金庸筆下的胡一刀你很熟 那麼這位“胡二刀”呢?
2019年03月20日17:50

原標題:金庸筆下的胡一刀你很熟 那麼這位“胡二刀”呢?

記者:韓章雲

在河南省郟縣茨芭鄉齊村東邊,走進一條小胡同,叮叮噹噹的金屬敲擊就聲不絕於耳。

胡同盡頭,“胡二刀廠”幾個金黃大字簡單貼在影壁上,影壁旁的農家院就是胡陽傑的家。

今年33歲的胡陽傑是“胡二刀”的第四代傳人。

  

“胡二刀”三代傳人的資料

鋒利耐用、選料考究、手感舒適的胡二手工廚刀已傳承百年,在郟縣乃至周邊縣市久負盛名。

2013年,郟縣胡二刀具鍛造技藝也被列為平頂山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

  

胡家刀廠鍛造的各式現代廚刀

在這個開關一按、電流一通、機器一轉,就能批量生產的大機器時代,胡家手工作坊里的打鐵聲,讓人恍如隔世。

備受敬重的鐵匠

94歲的胡海濱是胡陽傑的爺爺,老人是“胡二刀”的第二代傳人,也是當下胡家鐵藝最權威的匠人。

  

“胡二刀”第二代傳人胡海濱

由於年歲已高,腿腳不便,胡海濱不再操持鐵匠鋪的事務,但是每當子孫們在作坊里忙碌時,胡海濱總是在一旁鎮守,對打出來的刀親自把關。

  

94歲的胡海濱觀看兒子們打鐵作業

胡海濱15歲跟隨自己的父親學打鐵,17歲時跟隨部隊參加抗日戰爭,解放後回到家鄉繼續做鐵匠活。

一輩子打鐵,胡海濱對鐵匠這門手藝最有發言權。

  

作為“胡二刀”的第二代傳人,胡海濱還是一名參加過抗日戰爭的老兵。

“只要是和鐵有關的東西,沒有鐵匠不會做的東西,屠夫的刀、木匠的鑿、練武的大刀、長劍、鐮刀鋤頭耙子犁等各種農具,只要給我拿個樣子,我都能做出來。”

農耕時代,鐵藝與生活、生產緊密相依,胡海濱說,那個時代,鐵匠是個吃香的行當。

  

胡家刀廠陳列著近百年來胡家鍛打的老物件

除了打造生活用具,抗日戰爭時期,胡家的鐵匠鋪還為郟縣當地的抗日武裝及各村寨的民兵守衛打造槍管、大刀長矛,提供了大量武器。

當年郟縣城西的太樸寨寨牆還為此事銘刻作傳。

  

胡家人手工鑄打的各式刀具

“‘大刀向鬼子砍去’,這背後都有鐵匠的功勞,那個時候咱們武器落後,但是人不能孬,不能任鬼子欺負。”胡海濱說,正是因此,胡家在當地百姓心中頗受敬重。

千錘百煉成就“百煉精鋼”

打鐵是個力氣活,但做一名合格的鐵匠卻是個技術活。

  

胡家人在作坊里勞作,打鐵是個體力活。

“百煉鋼”工藝是胡家祖傳的技藝,一塊沙鐵經千萬次反複摺疊鍛打,排除雜質,使鐵的成分趨於均勻,組織趨於緻密,久煉成鋼。

胡家用“百煉鋼”工藝做的精鋼刀具,削鐵如泥而又柔韌有餘。

如今,胡家做的最多的手工鐵器以各種廚刀為主,就算是最簡單的一把手工鍛打的“胡二刀”精鋼菜刀,也要經過至少25道工序。

選一塊好鐵裁成所需大小,將鐵塊開槽,夾入鋼條,在1300攝氏度的火中燒紅,火候控製是鐵匠工藝的基礎,也是最難掌握的技術。

  

從原料鐵中截取所需的大小,然後開始“熱活鍛打”。

  

火候的掌控是鐵匠必須掌握的入門技能

夾著鋼條的鐵塊燒紅後要趁熱鍛打,在鐵匠的術語中這一過程叫“熱活鍛打”,錘頭與燒紅的鐵塊有節奏地撞擊,一時間火花四射,清脆的叮噹聲宛如風鈴般動聽。

  

燒紅的鐵塊在捶打之時,火花四濺。

反複“熱活鍛打”之後,鐵與鋼融為一體,菜刀也逐漸成型,此時還需要冷鍛,又是千百次地反複捶打刀身,捶打的次數越多鋼鐵的質量越高。鍛打到最後,鋼為刀刃,鐵鑄刀身,“好鋼用在刀刃上”的俗語就是這麼來的。

然後是修剪刀型、開刃、淬火等一系列工藝。

  

一系列工序過後,刀身還需持續冷鍛

烈火炙烤的作坊里,幾錘下去,打鐵之人就已汗流浹背,呼哧喘氣,常年勞作,鐵匠們都練就了一雙渾厚有力而佈滿老繭的雙手。

  

淬火是打鐵技藝中非常關鍵的技術

“做一把刀,質量好不好,取決於功夫下沒下到。”對於如何做一把好刀,胡海濱沒有不可言說的秘訣。

“一萬錘能打出一把刀,一千錘也能打出一把刀,表面看著都一樣,但是質量顧客回家一用就能知差距。”胡海濱說,多打幾錘少打幾錘別人不知道,但是鐵匠自己心裡清楚,“打鐵也是個良心活。”

  

胡海濱檢查做好的刀的質量

採用夾鋼工藝製成的“胡二刀”菜刀,刀身份三層,兩側是鐵,中間是鋼,刀刃異常鋒利且好打磨。

刀型的設計背厚刃薄、前寬後窄、前重後輕,可使提刀有力落刀輕便。刀把獨特的設計握感舒服,能減輕手腕的負擔。

胡家做的刀,除了硬,還可柔,胡海濱曾經做的柔鋼刀,柔可繞指。

其關鍵技術就是熱處理,淬火提高刀的硬度,回火處理則能提高刀的韌性。將鋼鐵的致硬致柔的特性發揮到極致。

  

火的掌控對提升鐵的質地至關重要

靠著過硬的質量,胡家做的的鐵器遠近聞名。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胡家鐵匠生意最紅火的時候,胡海濱鍛打的剪刀、斧頭、鐮刀和菜刀供不應求。

由於買的人太多,曾有“口袋摸斧”之說,顧客付完錢手伸進袋子裡摸斧子,摸到哪個就要哪個,根本無需精心挑選。

  

胡家打造的各式鐵藝老物件

1983年時,胡海濱就成為郟縣茨芭鎮有名的“萬元戶”,當時的許昌地區行署還授予胡海濱“勤勞致富”的光榮稱號。

鐵匠的沒落與新生

精湛的手藝、過硬的質量、終身免費售後,靠著打鐵,胡家曾無限風光,而大機器時代給手工行業帶來的衝擊,鐵匠首當其衝。

  

曾經的牌匾,見證了胡家鐵藝的風光。

“過去斧頭、鐮刀、剪刀都是經常做的,現在我都快20年沒做過鐮刀了,收麥子都是機器,誰還去一鐮刀一鐮刀割麥子?”胡海濱的長子胡橋定在高中畢業後繼承了父親的衣缽,他經曆了家族的鼎盛,也見證了的鐵匠行當的沒落。

  

“鐵匠難,剪子鐮”,在過去,能做好剪刀和鐮刀,說明鐵匠技藝過硬。

城鎮擴張、農業轉型、機器逐漸取代了人工,傳統的木匠、泥瓦匠、屠夫等行當逐漸消失,鐵匠的業務範圍也隨之縮減。

祖傳的打鐵手藝就這麼慢慢消失嗎?

62歲的胡橋定也不知道鐵匠的前途在哪裡,但是作為一名傳統匠人,他打心底裡是想把祖傳的手藝傳下去,好在二子胡陽傑從小耳濡目染家族手藝,對鐵藝感興趣,大學一畢業就回到村里繼承鐵匠鋪。

  

胡陽傑向爺爺胡海濱請教

作為“80後”,又上過大學,胡陽傑希望走“現代技術+傳統手藝”的路子,讓胡家鐵藝有新發展。

“純手工鍛打勞動量大,人力成本高,產量又跟不上,已經影響了胡二廚刀的傳承和發展。”認識到手工鍛打刀具的不足,胡陽傑在家庭作坊里改進了生產刀具毛坯的滾壓機、拋光用的砂輪機以及開刃機,還用氣錘代替手工鍛打,大大提高生產效率,產品也更接近完美。

  

如今,胡家的鐵匠鋪里也引進了現代機器,但是關鍵技術還是手工完成。

“但是做胡家刀的關鍵步驟,還是手工把持,比如‘熱活鍛打’前的火候掌控、決定刀刃鋒利耐用的關鍵步驟淬火等,都是手工來做。”胡陽傑說,機器的投用提高了生產效率,胡家刀的品質不僅沒下降,還做出了更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

良好的口碑,讓周邊縣市的消費者紛紛驅車來買刀,幫助“胡二刀”走過了最艱難的時期。如今,互聯網的普及,胡陽傑嗅到了擴展市場的新機遇。

  

質量過硬,不少消費者慕名前來買胡家的菜刀。

“這幾年大家重提匠人精神,城市里手工製品非常受歡迎,我計劃把我們家手工做刀的過程拍成小視頻放到網上,再通過網店、微店銷售刀具,並開通線下體驗,感興趣的人可以來親自做一把菜刀。”

  

顧客在展覽館里瞭解“胡二刀”的曆史

如今,胡陽傑新建了廠房,註冊了“胡老二”和“胡甲刀”兩個商標。“胡二刀”展覽館也已建成,胡家刀一年能賣上萬把,銷往全國各地。根據市場需求,胡陽傑還重拾了家傳的寶刀寶劍的鍛打工藝,滿足不同客戶的需求。

  

胡陽傑鍛打的唐刀

“做別人不會做的東西,做別人需要的東西,這就是鐵匠行業的前景。”對於未來,胡陽傑坦言任重道遠,除了傳承家業,他希望有更多人能對過去的農耕時代有記,“人不能忘了來時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