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糖胖病 告別降糖藥
2019年03月20日04:09

原標題:逆轉糖胖病 告別降糖藥

  最新統計顯示,我國共有1.16億糖尿病患者,為了控製血糖,以免腎臟、眼睛、心腦血管等受損,一天三頓吃藥不敢“斷頓”。

  繼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發表“II型糖尿病可以逆轉”的研究成果後,廣東醫生徐穀根教授公佈其團隊十多年臨床研究成果:採用XG溯源系統根糖法,成功逆轉1000多例糖尿病患者。

  昨日,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正式成立全國首家廣東省糖胖病逆轉研究所,其內分泌科主任徐穀根教授擔任所長。同日,該所聯合省疾控中心慢非所、中大公共衛生學院等單位共同啟動“互聯網+糖尿病社區有效防控和逆轉”項目及“糖尿病防治與逆轉愛心工程”之“救糖行動”。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何雪華

  通訊員薛冰妮、朱璐詩、馮朱曉

  逆轉原理:改善“環境”拯救胰島β細胞

  省疾控中心慢非所所長王曄說,“逆轉”這一概念並非廣東醫生首提,引起最多關注的是《柳葉刀》發表的“II型糖尿病可以逆轉”的研究成果。“逆轉”,並不是完全治癒,而是將確診糖尿病後的“終身服藥”處理,變成“終身管理”。

  徐穀根教授指出,秘訣在於掌握胰島α、β細胞的轉換。人體有能量代謝的自我調節機製,胰島素實現降糖,將糖搬運到細胞,沒有胰島素當然不行,比如I型糖尿病,先天缺乏這項功能。但II型糖尿病,它並非胰島細胞凋亡,而是細胞轉化出了問題。正常人胰島α、β細胞,就像醫生一樣,會調配,門診人手緊張就多出門診,病房人多就往病房,維持著動態平衡。但糖尿病患者,降糖功能的胰島β細胞出問題了,部分轉化成升糖的α細胞了。

  事實上,大量醫學臨床研究表明,只要II型患者的胰島β細胞功能尚可,通過有效的治療手段,是可以逆轉的。徐穀根教授說,治療糖尿病,維持胰島β細胞功能,可考慮改變胰島細胞的“環境”“土壤”,“我們的辦法,就是綜合監測血糖、精準營養、運動鍛鍊、心理疏導等,打造一套行之有效的終身管理方案,最終實現停藥。”

  除I型糖尿病,幾乎所有的II型糖尿病都可在終身管理方案里獲益。

  “救糖行動”

  提供50個名額

  為推廣“終身服藥”變“終身管理”的糖尿病逆轉新模式,由省疾控中心慢非所、中山大學、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暨南大學紅會醫院相關專家參加,於今年3月-12月,在廣州市招募糖尿病人群,進行“利用生活方式干預減重治療糖尿病與傳統藥物治療比較”的人群隨機對照研究,啟動由廣東省糖胖病逆轉聯盟發起公益項目“糖尿病防治與逆轉愛心工程——救糖行動”。

  據徐穀根教授介紹,視情況提供約50個入組名額,參與研究的糖友將獲得相關免費醫療費用減免等優惠。

  例1: 停了胰島素,今年開始不用藥

  廣州女性居民郭素英,今年79歲,糖尿病已經整整相伴20年,血糖經常高達20mmol/l,每天需要注射胰島素50個單位。

  郭婆婆一直在接受正規治療,不過,因年紀增長,各種併發症也纏上了身——前兩年身體檢查,就發現了心肌缺血和視網膜病變。注射胰島素都不能拯救病情,郭婆婆很是憂心。

  去年,她參加了徐穀根教授團隊舉辦的“糖尿病逆轉體驗營”,經過3個月的糖尿病逆轉管理,她的血糖逆轉至正常值(6.5mmol/l),今年開始已經不用打胰島素和吃降糖藥了。

  例2: 九旬退休女教授告別降糖藥

  今年90歲的黃秀蘭,是某大學退休女教授,有20多年的糖尿病和高血壓病史,5年前得了次中風。

  在某醫院治療後,到內分泌科徐穀根教授處治療糖尿病,她嚴格按照徐教授的逆轉管理方案堅持執行6個月後,降糖藥不用再吃了,血糖、血壓都很穩定。

  現在,黃老教授不僅可以自己買菜做飯,平時還會抽空到省二醫內分泌科為糖尿病患者講課,分享自己的“糖尿病逆轉”經曆與心得。

  知識鏈接: 什麼是糖胖病?

  “糖胖病”概念於上世紀七十年代首次提出,用以強調肥胖與II型糖尿病之間的聯繫,指在患有II型糖尿病的同時伴隨體重增加,代表著肥胖II型糖尿病這一特殊患者人群。

  判斷一個人是不是“糖胖”,除了看他是否被診斷為糖尿病外,還要看他的體重指數(BMI),即體重除以身高的平方(kg/m),只要體重指數大於24kg/m,這類患者即為“糖胖”。

  II型糖尿病合併肥胖是能量過剩的集中體現,它會使心腦血管疾病患病風險升高,還可導致慢性腎臟病的惡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