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企業家競選美國總統,“出線”可能性有多大?
2019年03月20日10:37

原標題:華裔企業家競選美國總統,“出線”可能性有多大?

▲資料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近日,不少媒體紛紛報導,美籍華裔企業家楊安澤(Andrew Yang)“宣佈參選2020年美國總統”,甚至有人稱之為“首位競逐美國總統的華人”。

一、並非首位參選者,開始準備有時日

其實楊安澤遠非首位爭取美國總統大選黨內候選人提名資格的華裔:早在1964年,祖籍廣東香山縣(今珠海市)、出生在夏威夷的華裔美國人鄺友良,就曾以共和黨人身份作此嚐試,成為美國華裔挑戰總統寶座第一人。

4年後他再作馮婦,可惜這兩次都卡在黨內初選階段,不過他曾在夏威夷、阿拉斯加兩個州內初選中勝出,也算令人刮目相看。

楊安澤本人也並不是“最近”才表示參選:他向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FEC)提交總統候選人提名申請的日期,是2017年11月6日,也就是一年多前。

所謂“最近”,是指他在北美時間2019年3月11日通過社交媒體宣佈,已從至少20個州的65000名捐贈者手中募集到政治捐款,從而滿足了參加民主黨內總統候選人提名第一輪辯論的資格要求,這是一週多前剛發生的事。

楊安澤祖籍中國台灣,1975年出生於美國紐約州,哥倫比亞法學院博士出身,畢業後放棄專業投入“創新產業”,從考試培訓出道,進而在2011年創辦了後來為他撈到第一桶金的風投機構Venture for America。

2012年,他被時任總統奧巴馬授予“變革冠軍”稱號,這是個由奧巴馬本人設立、專門鼓勵在社區中產生突出影響、對社區其他成員提供激勵和幫助者的獎項。

不過這個獎每週都產生一個,因此“含金量”並不像看上去那麼高。

2017年3月,楊安澤辭去Venture for America的CEO職位,當時就有傳聞稱他“有意從政”,果然不久後,便傳出他參選2020年美國總統的消息。

▲趙小蘭。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二、美國雖是移民國,亞裔從政卻步履維艱

雖然是一個年輕的、由移民和移民後裔組成的國家,但美國卻是個強調“融入主流社會”的“熔爐文化”國家。它對跟其“主流文化”反差強烈的其他族裔及其文化的“兼容性”,在幾個移民國家中是比較差的,而政治生活恰是“重災區”。

在美國曆史上迄今當選聯邦參議員的華裔僅一位,就是前面提到的鄺友良:他1958年當選夏威夷州共和黨參議員,連任至1977年卸任。

第一位當選聯邦眾議員的華裔是出生於中國台灣新竹的吳振偉,他1998年在俄勒岡州當選(民主黨),2011年卸任。

第二位也即第一位華裔女性眾議員是趙美心,她2008年在加州當選(民主黨),至今在任。

在聯邦政府擔任過部長的華裔迄今僅趙小蘭(出生於中國台北,2001年出任聯邦勞工部長)和駱家輝二人。

趙小蘭2017年出任聯邦運輸部長,這幾天因為“給波音737MAX站台”而名噪一時。

駱家輝無需多介紹,這位曾出任駐華大使並引發無數新聞熱點的名人,同時是美國迄今唯一一位華裔州長(1997-2005年任華盛頓州長)和唯一一位美國駐外特命全權大使。

市鎮一級曾出任過市長的華裔較多,最早的一位是1983年出任加州小城喜瑞都市長的黃錦波,他因曾多次亮相內地電視台並在1984年成為首位華裔奧運火炬手而名噪一時。

據不完全統計,迄今在全美當選、就任過市長的華裔,有近百位之多。

不過美國的“市”建製一般較小,大多數“市”比中國國內一個街道辦事處大不了多少,“市長”的影響力非常有限。

而曾擔任過大城市市長的華裔,則僅關麗珍(2011-2015,加州奧克蘭市長)、李孟賢(2011-2017,加州舊金山市長)等寥寥數人。

三、“自由紅利”不討巧,族裔支持不牢靠

由於現任共和黨籍總統特朗普過於“另類”,有意在2020年“搏一把”的民主黨人為數不少。

據多家美國媒體統計,截至當地時間3月14日,至少已有16位民主黨人宣佈競爭黨內總統候選人提名。

接連兩位當選總統都是“出於意外”(奧巴馬是首位非洲裔總統和“零售總統”,特朗普則是“首位非正統政治家總統”),而此前被廣泛看好、中規中矩的大熱門和傳統上被認為“最討巧”的中間派路線則備受冷落。

這一切都促使這些候選人中的新晉者爭先恐後“劍走偏鋒”,提出一個又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火爆綱領”,如沃倫的“拆分托拉斯”和“富人稅”,加斯洛的“給予非洲裔國家補償”,布蒂吉格的“把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增加到15人”等。

與之相比,楊安澤的競選綱領“人性第一”和“自由紅利”並不算太過出格。

“人性第一”援引馬丁·福特等未來學派學者論點,希望“自動化和機器人普及的步伐慢一點,等一等美國就業者”。

而“自由紅利”則提出不論工作與否,政府發給每個美國公民1000美元“保底月薪”,這兩項“高見”都分別有至少1名其他候選人同伴用其他方式提出過。

但美國是個注重競爭和機遇的社會,認為“福利越高社會效率越低、容易獎懶罰勤”者大有人在,正因如此奧巴馬的“全民醫保”才虎頭蛇尾,不了了之。

美國也一直是世界上唯一沒有實行福利式全民醫保的工業化國家。可想而知,在這樣一個社會里,俗稱“全民派糖”的“保底月薪”會收到怎樣的反響。

楊安澤本人是做“無煙產業”起家的,卻呼籲“去自動化”,這不僅會得罪美國實力雄厚的大財團和經濟上最活躍的創新階層,也未必能討“鐵鏽帶”(泛指工業衰退的地區)選民的巧。

不僅如此,美國負債率之高已到了嚇人的地步,“人人派糖”這筆錢從哪兒來?加稅還是加債?

華裔在美國人口中占比僅1.2%,且大分散、小聚居,即便華裔選票集中於一人,也很難確保此人在每個州脫穎而出,而這是獲得黨內提名乃至總統大選勝利的必要條件。

更要命的是,美國華裔並非鐵板一塊,而是因種種原因在許多問題上立場分歧乃至對立。在社交媒體上宣稱華裔支持自己的楊安澤,恐怕自己也清楚,這個“支持”並不牢靠。

迄今對楊安澤參選密集關注的主要是亞洲的傳媒和社交平台,而美國主流媒體則很少提及。

《紐約時報》在報導奧洛克參選時遍點民主黨已報名參選者,稱楊安澤出線“微乎其微”。這已算給面子的了,因為其他主流媒體,如CNBC、《華盛頓郵報》和《商業內幕》甚至連他的大名都給漏報了……

□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 王言虎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