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那點事|VETO和BETO:邊境牆議題“反噬”特朗普
2019年03月20日06:29

原標題:美國那點事|VETO和BETO:邊境牆議題“反噬”特朗普

當地時間2019年3月15日,美國華盛頓特區,美國總統特朗普行使其任內首次否決權,否決了國會的決議。 東方IC 圖

美國當地時間3月14日晚,隨著12名共和黨人“倒戈”,美國國會參議院最終以59:41的結果,通過了眾議院發起的阻止總統特朗普宣佈國家緊急狀態的議案,這意味著國會兩黨在反對特朗普“邊境緊急狀態”上達成一致。15日,特朗普簽署否決令,否決了國會阻止其宣佈的國家緊急狀態的議案。

共和黨贏得戰役,可能輸掉戰爭

自2月26日眾議院通過針對特朗普“緊急狀態”的反對議案以來,過去的半個月,特朗普團隊一直在做各種努力,以讓更少的共和黨參議員支持該議案,確保議案在參議院擱淺。

為此,特朗普本人幾度呼籲本黨參議員尤其是面臨2020改選的議員支持“民選總統和邊境安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人米奇·麥康諾(Mitch McConnell)幾乎“每天向特朗普報告一次本黨籍參議員的思想動態”;副總統彭斯四處拉攏和打壓可能“反水”的共和黨人;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向亞利桑那州共和黨參議員瑪莎·麥莎莉(Martha McSally)作保,該州的國防預算資金不會被挪用建牆。

即便如此,12名共和黨人還是站到了民主黨一邊,支持眾議院否決“緊急狀態”。這一結果並非不可預測:早在特朗普宣佈緊急狀態之初,《國會山報》(The Hill)就曾報導,10名共和黨參議員表態不讚成。臨到投票,該10人中只有2人臨時換陣,另外8人都沒有改變立場,且另新增4人,使得最終“倒戈”人數達至12名。這意味著,過去半個月,雖然共和黨高層苦心經營,但違背黨意投票的黨員人數不減反增,這從根本上證明了“緊急狀態”的“不得黨心”。

如果說此次投票中共和黨尚留一抹“亮色”,那就是面臨2020年改選的22名共和黨參議員中,只有緬因州的蘇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一人站到了總統的對面,而最早持不讚成意見的10人陣營中,最終投票時脫離陣營的兩人柯瑞·賈德納(Cory Gardner)和湯姆·提里斯(Thom Tillis),也均面臨2020改選。這意味著,特朗普的確如願製止了絕大多數面臨改選的參議員在此輪投票中“反水”。然而,這一黨派對黨員的施壓,或許恰恰證明共和黨在“邊境安全議題”上已經缺乏“上智”和“大道”,其在局部對個別黨員的成功彈壓,未來的代價可能是輸掉整個參議院。

褪色的議題和不歸的總統

“墨西哥人將為美墨邊境牆付錢”成為2016年大選中特朗普最為響亮的口號之一。執政初期,美墨邊境問題未被列入特朗普的優先議題,隨著去年大篷車難民在美墨邊境雲集,邊境安全議題進入公眾視野,特朗普順勢操作,使該議題急速發酵,至今大致經過了三個階段:

公共討論期。該階段,針對特朗普口中的“邊境危機”,智庫、媒體以及國土安全部等美國政府部門都進行了反複考證(Fact Checking)。但民意在“美墨邊境到底有沒有危機”這一核心問題上出現了以黨派為界的分裂,共和黨選民內部對於邊境危機有著較高的認同,該議題因此成為特朗普回應選民基本盤的一個有力工具。

政府停擺期。在國會拒絕撥款之後,特朗普讓“邊境危機”進一步發酵,其全國電視講話把這一議題熱度推向頂點,民主黨主導的眾議院拒絕“有修牆撥款才有政府開門”的交易,隨之而來的聯邦僱員生計問題使得“邊境危機”產生了負面衍伸效應,多數選民認為共和黨應當對政府停擺負責。至此,“邊境牆”在特朗普的政策工具箱中淪為雞肋。

緊急狀態期。隨著國會足額撥款可能性的喪失,特朗普一邊被迫重開聯邦政府,一邊又心存不甘地聲稱,將宣佈國家緊急狀態來從其他渠道籌資建牆。眾議院隨後發起反對議案,共和黨主導的參議院被迫接招,邊境安全議題出現了之前從未有過的“反噬效應”,成為撕裂共和黨內部的一道裂痕,議題的價值與功能,朝著負面的方向發展。

短短的四個月的時間內,特朗普借邊境安全議題與自己的鐵杆選民進行了一次深度互動。應該說,特朗普對這一議題的操弄總體上沒有太大失誤,即便此次參議院否決了特朗普的“緊急狀態”,幾乎所有共和黨議員依然承認“邊境危機”的真實存在。

然而,沒有失誤不代表成功,突出反映在特朗普的支持率並沒有因為該議題而上升,反而在政府停擺期出現了顯著下降。目前特朗普已對參眾兩院的議案行使否決權,兩院幾乎不可能以三分之二以上的票決推翻總統的否決,即“緊急狀態”最終將進入司法程序,週期將變得漫長,特朗普也很難繼續通過其擅長的大眾媒體或黨內動員方式予以操縱,這意味著特朗普在邊境安全議題上已經接近於走到了盡頭,共和黨參議員的否決,正是對總統在這一問題上愈行愈遠的抗議。

民主黨的彎道超車

過去兩年,由於共和黨把持國會參眾兩院,民主黨一度“人寡言輕”。特朗普始終將“經濟、安全”等共和黨熟悉的“硬議題”作為政治生活的“主旋律”,迴避民主黨擅長的氣候變化、槍支管控、性別平等、分配正義等“軟議題”,在“移民”這一中性議題上則大做文章、攻擊對手。

雖然民主黨在今年元月即重掌眾議院,但由於美國政府在去年12月22日開啟了關門模式,民主黨對於美國政治生活的真正介入,實際是在1月25日政府重新開張之後。

政府關門期間,民主黨將主要精力花在應對特朗普邊境牆議題上,反複闡明“不存在邊境危機”和“尊重移民權利”,但這一切都被特朗普的電視講話和一條條推特所湮沒。2月9日,普林斯頓大學曆史與公共事務教授Julian Zelizer在CNN專欄中感慨,“在國家政治生活中,保持住話語權殊為不易。長達35天的政府關門,圍繞白宮的花邊報導讓所有其他嚴肅討論寂然失聲”。

政府開門之後,民主黨明顯降低了對邊境牆議題討論調門,轉而選取“眾議院立法”+“2020總統大選黨內動員”這種過去兩年從未出現過的模式,正式開啟了“嚴肅討論”。

在眾議院層面,民主黨擅長的“軟議題”在國會層面得以重新建構:氣候變化方面,2月6日,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組建了應對氣候危機專責委員會,召開了5年來首次氣候變化聽證會;槍支管控方面,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召開了8年來首次槍支暴力防控聽證會,並於2月27日通過了25年來美國首部控槍法案,要求對更廣泛的購槍者進行背景調查;3月以來,眾議院多個委員會開啟了60餘項針對特朗普商業集團的調查。

在2020年選舉層面,與共和黨全黨押寶特朗普不同,16名民主黨人報名參加黨內初選,並開始全美範圍內的巡迴動員。這就意味著,所有參選人都將對照本黨核心議題逐一勾選以完成自我議題設定,建構既符合本黨利益又兼具自身特徵的個性化政策表達,眾議院層面集中反映民主黨核心訴求的法案或決議案,也將在參選人一次次的集會演講中進一步明晰、固化。

與民主黨方面的“熱熱鬧鬧”不同,共和黨當下依然被“特朗普牆”所綁架,深陷“緊急狀態”。除了2月底飛赴河內參加了一場並未如願的“金特會”,在剛剛過去的半個多月,特朗普和共和黨主要忙於應付眾議院提出的“緊急狀態”反對議案。而在同一時期,民主黨2020黨內初選候選人數量已經從2月26日(眾議院提出“緊急狀態”反對議案)的12名,上升到如今(參議院通過該反對議案)的16名,最新候選人前眾議員、政治新星貝托·歐洛克(Beto O’Rourke)仕途即起步於德州邊境城市阿爾帕索市(El Paso),他也因此成為對特朗普邊境牆最為嚴厲的批評者之一。

政府停擺結束以來,民主黨人在“流量天王”總統面前,似乎找回了自信,他們再未“隨特起舞”,而是從容以對。當特朗普2月15日宣佈“緊急狀態”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僅表示此舉“違背了美國憲法設計”,再無多言。3月11日,佩洛西對《華盛頓郵報雜誌》(The Washington Post Magazine)說,“除非發生徹底的、顛覆性的情形,否則不會動議彈劾,因為這容易導向國家的分裂”。置於元月以來75天的時空場景中,佩洛西此言不免發人深省:特朗普執政當下已是困境重重,彈劾不過是一種形式罷了。

邊境以外,路在何方?

2月底的“金特會”以來,特朗普似乎陷入了某種沉默。此中固然有寧心靜氣防範“緊急狀態”被否的因素,但在更深的層面,可能意味著特朗普及共和黨進入了風格切換期,即在特朗普首個任期過半、民主黨人控製眾議院的情況下,面對2020大選,共和黨必須在心態上實現從“完全的執政黨”到“相對的執政黨”的心態轉變。此番參議院共和黨人對於總統“緊急狀態”的否定,大致可理解為國會共和黨人“倒逼”白宮改革的第一步。然而,特朗普的優先改革選項——哪怕在其認為擅長的經濟和安全領域——並不明顯。

在經貿領域,3月初,白宮貿易代表辦公室發佈的《2018年貿易報告和2019年度貿易政策議程》中,特朗普最為看重的“雙邊貿易協議”議定進程緩慢,除“美墨加”和“美韓”協定已完成外,“列入議程”和“有待推動”的佔據了絕大多數。此外,美國2018年度對外貿易逆差達6210億美元,創十年新高;CNN發現,俄亥俄州457家鋼鐵廠家中,每1家從貿易戰中絕對獲益,就有14家利益絕對受損,每1家從貿易戰中相對獲益,就有4家利益相對受損。諮詢公司Morning Consult的數據顯示,俄亥俄州對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經從2017年1月的絕對多數讚成到如今的相對多數反對(51%反對,45%支持),這或許可以為此次參議院投票中俄亥俄州共和黨籍參議員羅博·波特曼(Rob Portman)的倒戈找到依據。

在外交和安全領域,河內“金特會”讓“交易的藝術”不再明顯;北約問題上,雖然特朗普一度威脅退出北約,但2月中旬,佩洛西率龐大的國會代表團出席慕尼黑安全峰會,重申美國對北約的承諾,而佩洛西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人麥康諾正在探討邀請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在四月訪美時到國會發表演講。在伊朗和沙特問題上,參議院共和黨人對於白宮的不滿意,已經積蓄了整整兩年。

經濟不如預期般美好,外交頻頻遇阻,墮胎權益、槍支管控、氣候變化、分配正義並非特朗普的強項,如今,邊境安全議題似乎也行至盡頭。

3月14日晚,當參議院共和黨人投票否定了“緊急狀態”後,特朗普在推特上寫下四個大寫字母“VETO”,以表將行使否決權之心。恰在同一天,民主黨人貝托·歐洛克(Beto O’Rourke)宣佈參選2020。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心,無數網民在特朗普那條“VETO”推特下方留言“BETO”,好像是總統又寫了錯別字。

習慣燈光和舞台的總統,在3月14日晚,竟然被自己的黨派反對,同時被自己的粉絲遺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