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疑迷姦女同事續:曾自搧耳光道歉 卻被判無罪
2019年03月20日19:27

  原標題:男子疑似迷姦女同事:他曾自搧耳光道歉,一審卻被判無罪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劉熙(化名)認為自己被鄒某迷姦了。一年多後,這對她來說仍像個噩夢:“渾身是傷”、“內褲上全是血”……

  兩人是遼寧撫順市某單位的同事。事發第二天,鄒某到劉家跪地自搧耳光認錯。然而,他卻在一審時當場翻供,並被判無罪。

  同事約飯

  2017年6月13日晚,劉熙離家外出,徹夜未歸。

  劉熙的母親發了瘋似的給女兒打電話,但劉熙的手機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到了半夜劉熙終於接通電話,只“嗯”了一聲,又失去了聯繫。

  對於這通電話,劉熙毫無印象。

  她只記得自己礙於面子,且考慮到有另一位同事在場,她答應了鄒某的吃飯邀請。三人先在劉熙家附近的串吧吃了飯,後鄒某又提議一起到酒吧喝酒。劉熙吃飯時喝了一瓶半啤酒,又在酒吧喝了兩杯調製威士忌,她“開始頭痛,變得神誌不清”。

  第二天醒來時,劉熙發現自己已在家中。她的母親看到她“頭上有血印子,渾身是傷”,“內褲上全是血”。但昨晚發生了什麼,劉熙全然不知。

  劉母翻看女兒的通話記錄,給一同吃飯的兩個同事打去電話。鄒某接到電話後來到劉熙家,跪下自搧耳光,說“我錯了”。

  鄒某稱,劉熙昨晚喝多了,自己將她帶到了將軍街的一個賓館。

  劉熙這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被強姦了。

  證據不足

  “這就是一起類似台灣的迷姦案,得趕緊取證。”當天下午,劉熙到撫順市順城區將軍派出所報案時,所長跟她說道。

  做完筆錄後,劉熙去撫順市中心醫院做了處女膜破裂檢查,提取了尿樣,並將案發時的帶血內褲交給警方。

  “處女膜5點(方位)斷裂到根處,10點(方位)斷裂到根部”,醫院出具的一份《撫順市通用門診病曆》記載道。

圖/微信公眾號“津雲”
圖/微信公眾號“津雲”

  事情接下來的發展出乎劉熙預料。

  警方沒有盡快立案,在事發近半個月後才對鄒某進行了第一次的詢問。劉熙的代理律師王振江告訴週刊君,劉熙及其家人多次聯繫警方,都被告知要“等”,還在研究。

  2017年7月20日,劉熙的尿樣鑒定結果出來,檢測出有苯二氮卓類安眠藥成分。王振江告訴週刊君,這是一種處方藥,警方對劉熙的所有購藥和住院記錄進行查詢都沒有找到相關記錄。

  劉熙認為自己被“下藥”了。但一直到7月31日,警方才立案。就在當天,嫌疑人鄒某被取保候審。

  更讓劉熙預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雖然檢察院就鄒某涉嫌強姦向法院提起公訴,2018年4月,順城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定指控被告人鄒某犯罪事實及罪名均不成立,宣告被告人無罪。

  法院作出這一判決的理由為證據不足。

  鄒某此前對劉熙一家承認自己犯了錯,且接受警方詢問時也承認自己與劉熙發生了性關係。但在一審庭審現場,鄒某當場翻供,稱劉熙案發時是裝醉,主動提出要與他開房,且最後並沒有發生性關係。

  最關鍵的一點在於,劉熙交給警方的案發時內褲“未檢出嫌疑人鄒某的DNA,精斑”,其陰道檢測也沒有發現鄒某的DNA信息。

  一審判決後,撫順市順城區人民檢察院認為該判決認定事實有誤,判決鄒某無罪錯誤,並依法提出抗訴。

  2018年2月1日,該案二審開庭,至今未宣判。

  違規操作?

  強姦罪,是指違背婦女意誌,使用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行與婦女發生性交的行為,或者故意與不滿14週歲的幼女發生性關係的行為。

  其他手段,是指採用暴力、脅迫以外的使被害婦女不知抗拒或者不能抗拒的手段,具有與暴力、脅迫相同的強製性質。

  劉熙及律師認為,劉熙就是被強姦了。但他們稱,撫順市順城區法院對鄒某是否與劉熙發生性關係拒絕認定,對劉熙被鄒某帶入賓館時的狀態拒絕認定,對劉熙體內檢出安眠藥予以忽視。

圖/視頻截圖
圖/視頻截圖

  “法院為什麼這樣做,我們很難做出判斷。”王振江說。

  劉熙一方懷疑警方辦案流程存在問題。

  王振江認為,警方在劉熙報案時就應該立案,且強姦屬於暴力犯罪,不應該對鄒某取保候審。

  廣東格林律師事務所律師楊恩雄接受週刊君採訪時表示,強姦罪一般需要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如果公安機關認為嫌疑人取保候審不致於發生社會危險性的,可以同意取保候審,“決定權在公安機關”。

  河北美東律師事務所律師宋福君告訴週刊君,立案時間沒有具體規定,報案時警方就應該給受害人做筆錄,找嫌疑人和賓館等核實,不應該多次找報案人詢問。

  此外,強姦犯罪等不能判處緩刑的,不能取保候審。“但有一種情況,就是證據不足。”宋福君稱,認定強姦事實必須要找到嫌疑人的體液。

  “沒有射精就不能叫強姦嗎?”王振江稱,公安機關曾詢問過鄒某是否射精,鄒某答“我忘了”。

  楊恩雄告訴週刊君,司法解釋以及刑法學說,只要雙方生殖器結合就屬於強姦既遂。目前DNA等檢測結果,可以作為重要定罪證據使用,但如果有完整的證據鏈證明實施了強姦行為,同樣可以定罪。

  但讓劉熙一方覺得蹊蹺的是,部分關鍵證據丟失了。

  “為什麼6月13號,14號這兩天的視頻全沒有了?為什麼單單是這兩天?其他日期的都有?”王振江稱,公安機關只調到了目前網上流傳的時長一分多鍾的視頻,賓館前台、電梯、樓道等關鍵位置的監控視頻都沒有找到。

  楊恩雄表示,如果被告人供述矛盾的,不能作為認定被告人有罪的依據。證據不充分,只能判定無罪。

  宋福君則認為,鄒某一審時當場翻供,法院應該追究。只要公安機關沒有刑訊逼供,且在詢問嫌疑人時有記錄和同步錄像,就應該反複核實認定。

  此外,警方受案後應盡快去賓館提取監控視頻,調取視頻時也有執法記錄儀。

  面對劉熙方對公安機關辦案流程的質疑,撫順市公安局督查支隊和信訪電話說“順城公安辦案沒毛病”,並多次問“你們知道鄒某舅舅是幹什麼的不?”王振江稱,這些都有錄音。

  “我們只是猜測,不好說人家有沒有干擾案件,不能妄下結論。”王振江表示。

  參考資料:

  [津雲關注]撫順疑似迷姦案一審嫌疑人無罪檢方抗訴 二審開庭女方提交新證據質疑警方辦案流程,2019年2月3日,津雲

  遼寧撫順疑似迷姦案調查:女方稱被強姦,男方稱對方自願,2019年2月23日,上遊新聞

  [津雲關注]撫順疑似迷姦案二審後女方公佈關鍵證據 案發賓館監控錄像曝光,2019年3月16日,津雲

  文:《中國新聞週刊》新媒體記者 羅曉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