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el Café Royal 迷戀倫敦的理由
2019年03月19日01:27

其實要愛上倫敦這個地方,理由絕對不止一個。由日不落的歷史去到令人難以抗拒的英倫風,總有一部份的倫敦在你眼中顯得可愛而獨特,除了收不到手機訊號又經常壞車的倫敦地鐵之外,倫敦整體上還是可愛的。而在一條攝政街(Regent Street)上,彷彿就是倫敦華麗歷史的縮影,包括在街角,同樣充滿故事的Hotel Café Royal。

為了避債,酒商Daniel Nicholas Thévenon與妻子Celestine就由法國去到英國倫敦重新開始,就在攝政街開設了酒店前身的Café Royal餐廳。而在餐廳開業的1865年,Thévenon更加入藉英國,改名為Daniel Nicols,在當時還未有逃犯條例的英國落地生根,開始了Café Royal的序章。

而為序幕點綴的,除了有以其命名酒店內設施的王爾德之外,更有著寫出福爾摩斯的柯南道爾(Sir Arthur Ignatius Conan Doyle)及劇作家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眾人的名氣加上由Niclos法國親戚Eugène Delacoste主理的酒窖,令到Café Royal成為了倫敦當年最受歡迎的法國餐廳之一。

之後世人對於Café Royal的追捧並未有停止,由「玉婆」Elizabeth Taylor與Richard Burton兩人到唱出”What a wonderful world”的Louis Armstrong到拳王Muhammad Ali也好。走進Café Royal,內裡的食客就已經是最亮眼的背景,再加上他們的裝潢,最受歡迎實在不無道理。

不過在代表女皇的英國皇家地產(Crown Estate)於2008年決定重新規劃Café Royal所在的地方之時,大概就明白到溫馨的光境不過借出的道理。到期拿回的時間到了。但有時只有在下定決心重新整理的時候,才能再次重新出發。而來自以色列的The Set就成為了Café Royal的新主人,隨之而來的更有與Café Royal為鄰的倫敦消防辦事處(County Fire Office)和一間銀行兩者,三者而成就成為了今天的Hotel Café Royal。

在2008至2012四年間,Café Royal的設計就由簡約主義大師David Chipperfield操刀。鑑於三幢建築均為一級或二級建築,不能輕易作外觀上的改動,所以入住的你或許會發現在樓層之間的通道會有著一條小小的斜坡,而該處就是建築物之間的交界,而Chipperfield就在這樣的條件下開展修復工程。結果就是酒店居住樓層內整體並未有太多裝飾品,只是以簡約的線條及平實的色彩造出簡約而不簡陋的感覺。Chipperfield之所以有著大師美譽,大概就是能夠把「簡約」二字拿揑得絲毫不差。

不得不提的,必定是房間內以白底黑灰紋的卡拉拉雲石(Carrara Marble)鋪成的浴室。一塊塊雲石就拼湊成整個浴室。在用色方面,純白或者顯得蒼白,所以酒店方面就用上了有著黑灰色紋路的雲石作裝飾,令到整體環境在潔白中帶黑色線條,為空間帶來了更多線條美。而令酒店內雲石長期保持光滑如新的秘訣,在於酒店方面特意聘請了兩名專門負責的工人,以他們自己的家族知識與經驗打理雲石。

不過上述的,都是他們在2012年時剛以Hotel Café Royal之名重開時帶來的事情。當時還未開放的,還有現時的酒店大堂及以David Bowie為主題的Ziggy’s Cocktail Bar,而這些事物,就留待下篇繼續吧。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終極噴血內衣廣告 22位專業舞者盡情扭動

北上睇Queen 慎防河蟹版 6大刪改場口留意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