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企業高管遭車禍欲水滴籌百萬 遭質疑後籌款關閉
2019年03月19日15:33

  前企業高管遭車禍欲“水滴籌”百萬,遭質疑後籌款關閉

  艾陸琦、劉瀏/“揚子晚報”微信公號

  “揚子晚報”微信公號3月18日消息,近日,在眾籌平台“水滴籌”上的一則個人籌款求助引來熱議,題為“愛心接力!醒來吧,帆船哥,讓我們一起再去看看海!”的求助帖中,講述了主人公羅先生遭遇車禍陷入昏迷,需要百萬醫療費用的故事。文中介紹道,羅先生曾是雅虎、阿里高管,後來心懷夢想投身帆船事業,發起人希望呼喚認識羅先生的朋友加入籌款。前阿里高管、帆船玩家在普通人心中往往是財力雄厚的代名詞,出現在“水滴籌”平台上,讓不少網友覺得對比非常強烈,引發是否真的需要捐款的質疑。今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從水滴籌方面瞭解到,目前這篇籌款求助已經被中止,善款將原路返回。

  “帆船哥”遇意外家人籌款百萬

  近日,一篇個人籌款求助出現在“水滴籌”平台上,很快又發酵被搬運到了微博平台。引來爭議的是一位投身帆船航海的前企業高管,文中寫道:“各位朋友大家好,相信你們近期都沒能聯繫上hunter(羅先生英文名)吧”,原來羅先生在3月1日遭遇了嚴重車禍,肇事小車撞上了貨車尾巴,而貨車的鋼管砸掉下來砸到了羅先生。過去這揪心的13天里,經過醫院各種搶救,初步把他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但他依舊沒有醒過來,目前還躺在ICU病房裡,身上插著各種監護儀器的管子。專家給出的診斷是重型顱腦損傷,能不能甦醒、何時能甦醒以及恢復預期都未知。”

  在籌款提供的醫療鑒定中顯示,羅先生頭部受創,重型顱腦損傷,瀰漫性軸索損傷。由於治療週期長,恢復期長,ICU預估花費300000元(搶救),後續理想醫院治療405000元(促醒),後續康複花費295000元(複健),發起的籌款總金額為100萬元。

  羅先生的疾病診斷證明書 本文圖片均來自“揚子晚報”微信公眾號

  同時,文章中對羅先生的簡介是,他熱愛生活,富有激情和活力。有著50歲的年齡,30歲的外表,20歲的心,從雅虎到阿里到出來創業再到駕駛帆船遨遊大海,他從未停止過努力的腳步,永遠對這個世界保持著好奇心。

  水滴籌上的捐款帖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隨後在微博平台上找到羅先生的賬號,賬號上介紹為海南陸客旅遊項目開發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同時還是海南陸客號主帆手。紫牛新聞記者翻閱其微博,發現裡面很多內容都與帆船有關,還曾參加帆船比賽。

  hunter羅先生的賬號

  前雅虎、阿里高管身份

  讓網友炸開鍋

  發在“水滴籌”上的求助很快發酵,曾經的企業高管身份成為導火索,引來不少網友爭議。文中提到過雅虎和阿里的高管,也說明了現在的創業身份。有人質疑:“這種職位以前年薪至少大幾十萬,車子就不說了,玩的起帆船的都是有錢人。”“不管怎麼說發在公共平台,就會有不認識的人去捐款,也會被轉給更多人看,實際上是利用了更多人的同情心。”

  不過也有人反駁認為,“這有什麼問題?沒有隱瞞事實,沒有賣慘,只是讓他的朋友盡一份心意而已。”有網友表示,身份並不能代表他一定多有錢,每個家庭的財政狀況受很多因素影響,很有可能真實生活並非像很多外人想的那樣光鮮無憂。相比以往幾次在眾籌平台的“騙捐”事件,更多人表示這個籌款沒有隱瞞,也沒有“賣慘”相對比較真誠,更像是羅先生的朋友們之間發起儘可能的幫助。而且,發起人也備註了只發給傷者的朋友,並沒有要求發佈到社會上,這樣的籌款不存在利用別人同情心的問題。

  參與籌款友人

  呼籲“只在朋友中傳播”

  與微博上帆船手、創業家等身份相比,“水滴籌”中描述的羅先生家庭處境則顯得困難不少。“車禍之外,是更加艱難的現實,看不到盡頭的康複週期需要花費大量的醫藥費,肇事司機無力承擔索賠不可能,社保能夠報的額度有限。而真正需要面對這最殘忍現實的是羅先生還在讀大學的兒子和多年沒有參加工作缺失社會經驗的嫂子。”紫牛新聞記者看到,雖然籌款發起人顯示是羅先生的兒子,但是描述口吻則是他的朋友,他們在得知情況後迅速成立了“hunter回來”工作小組,有些人墊了幾十萬醫藥費,有些人第一時間聯繫了醫院,有些人從北京請來了專家,有些人時常去探望,他們都感恩於羅先生,並盼望著他能夠完好如初的回來。

  羅先生生活照

  紫牛新聞記者留意到,文中的開頭和結尾,兩次提到“目前我們這篇文章只發給羅先生的朋友看,主要呼喚認識他的朋友加入籌款,不發佈到社會中,請各位朋友私下在他的朋友中傳播。”與一般籌款的“求擴散”相比不同,明顯有意為籌款劃出了一定的邊界。紫牛新聞記者注意到,目前這篇捐款求助被轉發409次,共收到885筆捐款,共計157627元。

  資深帆船教練:

  帆船停泊一年就要20多萬

  紫牛新聞記者在網絡上搜索到一篇介紹羅先生的公眾號,文中他以自述口吻介紹了他合夥創始帆船俱樂部的故事。由互聯網公司開始進入帆船領域,最開始公司從法國引進了兩艘帆船,博納多first 40.7,每艘船的價格六百到七百萬,從此開始紮根三亞。為了玩帆船他每天徒步50公里,參加過無數次杭州的毅行者41公里,甚至研究了很多自己的訓練方法。

  羅先生微博上發的玩帆船的照片

  國內資深帆船教練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帆船運動確實花費不菲,但是和玩法也有很大關係。“如果買一艘帆船的話根據級別不同,價格從數十萬到上百萬都有,維護的費用也不少,一艘帆船在深圳一年的停泊費用可能就要20多萬,花費不菲。而對於一些專業運動員來說,每年飛往全國各地、世界各地比賽,也是一筆開銷。不過如果僅僅是興趣,以俱樂部依託練習,也就是很普通的開銷。”紫牛新聞記者注意到,對於羅先生的介紹中,並沒有提及他是否擁有帆船。通過天眼查發現,海南陸客旅遊項目開發有限公司註冊資本為1000萬,但羅先生並沒有占股份。

  羅先生微博上發的與友人合影

  水滴籌當天就接到舉報

  已經關閉籌款並退款

  今日紫牛新聞記者聯繫了水滴籌平台工作人員,對方表示在3月14日發起籌款的當天,水滴籌平台就接到了網友的舉報,加上籌款情況中並未充分說明患者家庭經濟情況等信息,水滴籌主動關閉了這起籌款,據瞭解,目前發起人也已經申請退款。

  水滴籌的工作人員對記者介紹,平台沒有面向私人和公開籌款這一分別,主要是發起人基於社交平台進行傳播,將項目鏈接發到朋友圈來籌款,任何內容一經傳播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到。發佈籌款信息後,可能有人將這條籌款鏈接轉發出去,因此也被眾多網友看見。對於水滴籌的項目審核流程,工作人員介紹,籌款發起人需要提交求助說明、患者所在醫療機構開具的醫療證明等材料,經平台初步審核通過後,求助項目方可上線和生成籌款鏈接。

  項目發起後,發起人需對患者家庭經濟狀況做真實、全面、客觀的說明(主要是房產、車輛、醫療保險等信息),並向愛心人士進行公示。

  在籌款過程中,水滴籌會通過患者的好友證實、舉報、評論等社交信息,以及輿論信息監控系統收集全網數據,對籌款項目的風險進行綜合評估。此外,水滴籌與部分醫院也建立了溝通渠道,可以進行患者信息的核實。

  “哪怕是在一系列審核結束,公示完畢,水滴籌將善款打給發起人,仍然會繼續要求發起人更新治療進展,同時會通過輿論信息系統實時關注全網相關信息。”這位工作人員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紫牛新聞記者注意到,引起爭議的籌款信息說明中,雖然提及羅先生種種經曆,以及其家庭目前面臨巨額醫藥費等狀況,但並沒有充分說明患者家庭的經濟情況,包括所擁有的房產、車輛和醫療保險信息。“針對什麼經濟情況的患者可以發起籌款,沒有強製性的規定,但平台不建議經濟情況足以支撐醫療費用的家庭發起籌款,發起人對患者家庭狀況做出的說明,主要是房產、車輛、醫療保險等信息也會向愛心人士進行公示。”

  曾有“女老闆”患癌

  發起輕鬆籌被曝騙捐

  隨著網絡眾籌平台越來越為人熟知,各類因此引起的糾紛也層出不窮。3月4日,湖北武漢的楊女士患鼻咽癌後發起20萬的輕鬆籌項目,20萬元很快籌滿,但是反轉隨後到來。楊某被曝光經營著一家年營收千萬的公司,名下有房有車,質疑其存在詐捐行為,甚至有網友爆料,其經常出國旅遊。楊女士承認自己確實是一家初創期小公司的公司法人,有一套房產。 被舉報後,平台工作人員也與她進行了溝通,為了不給輕鬆籌帶來負面影響,她決定將所有善款一一退回。

  在接受採訪時,楊女士表示自己只是創業者而非“老闆”,積蓄全部投入到了公司中,員工16人加上上下遊合作方的壓力,讓她一時無法周轉出資金。“大部分工資要還房貸,僅有一輛5萬元的車拖貨”楊女士同樣表示,發起眾籌主要是面向親戚朋友,選擇輕鬆籌平台,是因為不想用文字和圖片刷屏打擾親友,所以選擇利用平台設置籌款鏈接。由於網曝內容涉及公司,楊女士稱可能還會起訴對方。

  輕鬆籌平台,公司對於經濟能力並沒有硬性規定,擁有一套自住房可以申請,但是名下擁有兩套及以上,則無法通過申請。

  籌款家庭很難劃準繩

  平台應更多救急救窮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南京愛德基金會佘紅玉秘書長。她認為從情況說明上看,羅先生突遭車禍,至今仍在ICU重症監護室救治,屬於可以救助的人群。而籌款發起人本來可能是出於善意,在得知傷者後續康複治療需要昂貴費用的情況下,為其籌款。但此舉應該區分是向個人募捐與在公益平台上面向全社會愛心人士募捐的區別。

  目前國家和法律並沒有明確的條文界定什麼樣的家庭可以申請網絡籌款,基本都是籌款發起人自主的選擇。像水滴籌這樣的社交籌款平台,是國內免費的大病籌款平台,主要服務於經濟困難的大病患者家庭,為他們提供愛心救助,通過社交網絡獲得更多愛心人士關注,以此募集善款。

  “這種基於社交平台進行傳播,通過轉發籌款鏈接到朋友圈而獲得關注和籌款的方式,很難達到像發起人描述里‘號召朋友私下傳播,不擴散到不認識的人和社會中’這一要求。”佘秘書長認為,對於家庭情況尚可或者家境良好、可以負擔治療的家庭,在病情危急的情況下,如果朋友和親屬想要幫助患者,或者患者本人確實短時間內需要緊急周轉的費用,可以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提供一個捐助的渠道,私下給他們家庭捐款,或者是公司內部幫助籌款,這就是面向小範圍人群而非全社會愛心人士的途徑,把公共資源留給更貧困的家庭。

  此外,佘秘書長認為從水滴籌等公益籌款平台來說,更多是救貧救急,還是要從源頭上對發起人提供的被救助人信息資料進行審核,除了發起後進行公示、利用輿論監督和網友投訴舉報外,在信息發佈的審核流程中最好可以驗證其家庭經濟情況,包括房產、車輛、醫療保險等,製定平台自己的界定標準,什麼樣的家庭可以籌款,什麼樣的家庭不建議籌款,不予通過審核,這些都需要平台去把控和掌握,最大限度地能讓愛心人士捐出的善款幫助更有需要的患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