銳參考 | 美網友突然開啟“誇誇”模式:“神奇的中國, 你們應當感到自豪!”
2019年03月19日22:10

原標題:銳參考 | 美網友突然開啟“誇誇”模式:“神奇的中國, 你們應當感到自豪!”

參考消息網3月19日報導(文/逸軒)

又一個科幻故事即將成為現實!

1941年,美國小說家艾薩克·阿西莫夫在他的科幻小說中虛構了這樣一種技術:在太空收集太陽能,用微波束將其傳輸到其他星球。

78年後的今天,中國正在將這一天馬行空的想像變為現實——計劃建造空間太陽能電站,通過微波束或激光束將電力傳輸回地球。

空間太陽能發電站計算機模擬圖。(《中國日報》網站)

毫無疑問,這一大膽計劃瞬間吸引了國內外的關注。在驚歎、期待和讚賞聲中,也有美國媒體稍顯落寞地感歎:

美國人曾經半途而廢的這件事,中國人正在努力將其變為現實!

“中國人最擅長的就是深謀遠慮,不像美國”

中國要在太空建造太陽能電站的消息甫一公佈,便吸引了美國人的高度關注。

“中國計劃在太空建造一個太陽能電站,這是當年美國放棄的計劃”。

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網站17日刊載的文章在大標題中這樣寫道。

CNBC網站報導截圖

在這篇洋洋灑灑一萬多字的文章中,對美國作為太空強國的驕傲、對中國後來居上的焦慮、對美國政府半途而廢的惋惜……種種複雜的心情躍然紙上。

美媒的心態不難理解,要知道,最早提出在太空建造太陽能電站的國家正是美國。

CNBC回顧道:1968年,美國航空航天工程師彼得·格拉澤正式提出關於太空太陽系統的提議,隨後與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達成協議,準備將科幻小說變為現實。

然而,由於美國聯邦政府的更迭,計劃沒能繼續推進,直到多年後才重新考慮。但此時美國要面對的情況是,中國、印度、日本和歐洲都在致力於太空太陽能發電項目。

在美國媒體看來,正是因為該項目需要長期投入,而美國政府無法長期規劃,最終導致美國最早提出的概念半途而廢。

“中國人能夠考慮到50年以後的事情。”文章援引美國全國航天協會主任霍普金斯的話評價道。

“中國人最擅長的就是深謀遠慮,不像美國。”他的言語中難掩對美國政府的失望。

與霍普金斯同感的,還有眾多美國網友,他們紛紛對“一心只想修牆”的本國政府開啟“吐槽”模式。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點讚”中國項目

美國的自嘲與落寞之外,是世界對中國開展此項目期待與認可的目光。

不少外國網友在相關報導下,直接進入“誇誇”模式,爭相為中國點讚:

同樣關注著中國空間太陽能電站計劃的,還有聯合國環境規劃署。

“中國計劃在約3.6萬公里高度的地球同步軌道上建設太陽能電站。”聯合國環境署在一週前(12日)從環境保護的角度如是描述道。

文章介紹,理論上來說,空間太陽能電站在99%的時間內都可以穩定接收太陽輻射,其強度是在地面接收的6倍以上。

聯合國環境署認為,在全球變暖問題日益嚴重的今天,中國在清潔能源利用方面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

“中國的空間太陽能項目聚焦於重新構想我們的能源系統。”文章稱讚道。

與此同時,英國、新西蘭、澳州、日本、印度等國的媒體,則更多地將焦點放在了中國在太空領域探索的不斷髮展上。

不少媒體都提到中國或將成為首個在太空建造太陽能電站的國家。

新西蘭“新聞原料”網站直言:中國正在將可再生能源推向新的高度。

新西蘭“新聞原料”網站報導截圖

印度《經濟時報》則看到了差距:太陽能有很大的發展潛力,但在印度面臨不少問題。

“與此同時,中國正在開闢道路。”文章稱。

“腳踏實地,仰望星空”

事實上,在太空建造太陽能電站這一宏大願景,絕不可能一蹴而就。中國政府和科學家通過不懈努力和詳細規劃,曆經十數年的努力,才一步步接近目標。

2008年,我國將空間太陽能電站研發工作納入國家先期研究規劃。

2010年,多位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院士做出了《空間太陽能電站技術發展預測和對策研究》報告,為建造空間太陽能電站繪製時間表。

2017年,首個臨近空間太陽能無人機——彩虹太陽能無人機試飛成功。

資料圖片:圖為2017年5月24日拍攝的彩虹太陽能無人機試飛現場。 (新華社)

2018年,中國首個空間太陽能電站實驗基地在在重慶市璧山區啟動;“空間太陽能電站系統項目”(“逐日工程”)啟動儀式暨高峰論壇在西安電子科技大學舉行。

昨天(18日),最新的消息傳來,中國航天科工集團三院稱,該院提出基於臨近空間太陽能無人機來構建空中局域網的飛雲工程,取得階段性成果。

“彩虹”“逐日”“飛雲”……在中國邁向建造空間太陽能站的路上,從來不缺少浪漫與創新。

“腳踏實地,仰望星空”,中國在宇宙太空領域的紮實探索,也正在贏得世界的認可與尊重。

(編輯/逸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