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男童去世因“殺業重”,這所國學學校販賣了多少糟粕
2019年03月19日18:40

原標題:說男童去世因“殺業重”,這所國學學校販賣了多少糟粕

這兩天,一則題為“9歲男童上國學學校後死亡 校方:你們家殺業太重”的報導,在網上引發關注。

據上遊新聞報導,2016年,男童睿睿被父母送到了吉林四平市玉琨國學實驗學校,進行“全封閉”的國學教育。2018年12月11日淩晨,睿睿在醫院急救無效後死亡。之後,孩子家長與校方就責任等問題陷入紛爭。

睿睿父親周建奎曝光的通話錄音顯示,該校法定代表人還表示,親自為睿睿念了5天經超度靈魂,並表示:“你孩子得了白血病,是因為你們家殺業太重,作家長的應該懺悔。”

男童上國學學校後死亡,學校負責人竟然歸結為“殺業重”……如此迷信的說法無異於對男童家人的二次傷害,難免容易刺激男童家屬,跟教育的本義相違。

男童去世,學校是否應擔責、該擔何責,理應拿事實去釐清,而不是拿“你們家殺業太重”之類的輕佻話術甩鍋。

目前,孩子的病因並無確診報告,校醫是否喂食“小食粉”(該校醫務室自製的中藥粉,其成分為石膏、肉桂、丹參、乾薑等)、學校是否存在體罰等情況,也陷入羅生門,有待進一步調查。

可單從“殺業重”的回應來看,這所學校的教育質量就該打一個大大的問號。在當下這個遵循現代科學、常識和邏輯社會里,如此迷信和陳腐的“教育者”,果真能培養出合格的學生嗎?

據瞭解,涉事國學學校自稱是“設有小學、初中、高中全日製學曆教育的民辦寄宿製學校”。但我國《義務教育法》明確規定義務教育階段的教學內容和教科書必須由國家審定,“未經審定的教科書,不得出版、選用”。也就是說,沒有哪所“國學學校”能提供正常的義務教育內容,也沒有合法的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是能搞全面的“國學教育”的。

之前,歌星孫楠孩子到徐州的“華夏學宮”接受國學教育,結果被網友扒出“華夏學宮”根本就沒有辦學的教育資質,只是培訓機構。玉坤國學學校到底是什麼性質,是否具備辦學資格,也該由當地教育部門給出明確解釋。

說到底,對男童睿睿之死以及由此引出的各種問題,無關什麼“殺業”,是個別國學學校跑偏了,走到了教育的反面。一些人自信地認為在“國學”外衣的保護下,能夠毫無顧忌地行違規之事、傳播愚昧思想,殊不知,社會理性在發育,一些封建、陳腐的觀念早就被丟到了垃圾堆裡。

國學是國人的文化根脈,也有傳承價值。但從江西豫章書院、山東博雅教育學校虐待學生,到此次涉事學校又被曝出諸多亂象,不得不說,當下很多國學班魚龍混雜,有些當不起國學之名。特別是涉事校方面對男童之死,居然拿“殺業重”說事,這無異於以國學之名複辟封建迷信、傳播因果報應。

這顯然是國學難以承受之重——國學學校本不該成為醞釀愚昧、迷信、反科學的培養皿。

□沈彬(媒體人)

編輯 陳靜 校對 郭利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