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錄取過程成焦點 “傳承因素”受質疑
2019年03月19日11:39

原標題:美國大學錄取過程成焦點 “傳承因素”受質疑

  中新網3月19日電 美國中文網刊文稱,自美國多個名校招生受賄醜聞被揭露以來,已有50人涉案遭到指控。這一醜聞也被放大到大學錄取過程,並被公眾更深一步地監視。此外,關於富裕學生可以通過合法但不合道德標準的方式、獲得入讀名校資格的爭論,也再次被提起。其中一個備受質疑的因素,是申請者的“傳承因素”——若申請者的父母或家人曾在被申請的學校就讀過,那麼申請者就有被錄取的優勢。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8年5月24日,美國馬薩諸塞州,哈佛大學舉行畢業典禮。

  文章摘編如下:

  在全球排名前10位的大學中,有4所大學在全面評估申請者時仍考慮“傳承”問題,這4所大學為: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斯坦福大學和哈佛大學。

  排名前10位的學校中,沒有考慮“傳承”因素的是:麻省理工學院、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牛津大學、加州理工學院、劍橋大學和華盛頓大學。

  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長期以來一直拒絕把“傳承”作為招生的優勢因素。英國教育學者思瑞富特(音譯,Nigel Thrift)在《高等教育紀事報》中寫道:“在發現美國精英大學同富人保持了良好聯繫、並為富家子女預留了招生指標之後,大多數英國人都對此感到非常震驚”。

  外界注意到,在世界前10大名校中,由於受到政府規定,名單上的公立學校——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華盛頓大學,在招生中並沒有考慮“傳承因素”。

  麻省理工學院招生辦助理主任彼得森(音譯,Chris Peterson)曾在2012年表示,“優先考慮錄取擁有‘傳承因素’的學生,不僅會從同等或更好的學生那裡拿走一個名額,而且還會從那些沒有父母‘傳承’優勢、但又克服了種種困難達到錄取標準的學生那裡,搶走一個就讀名校的位置”。

  “要明確的是:如果你進入麻省理工學院讀書,那就是僅僅因為你的努力、而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就那麼簡單”,彼得森說。

  布魯金斯學會兒童與家庭中心經濟研究高級研究員兼中心主管里夫斯(音譯,Richard V. Reeves)說,“傳承因素”只是大學招生部門考慮的眾多因素之一,這些因素給富家子弟在申請大學時帶來了顯著的優勢。

  “‘傳承因素’非常有利於富人,對某些體育運動特長生,音樂特長生等,也是如此。給學校捐款家庭的孩子,幾乎可以得到自動錄取的資格”,里夫斯說,“非法進入名校與通過金錢合法獲得錄取資格,只是程度不同,沒有本質區別”。

  此外,里夫斯建議,大學可以考慮採取經濟因素抽籤系統,以替換混亂的“傳承因素”招生製度。同時,這也可以讓招生製度變得較為公平。

資料圖片:哈佛大學校園

  “賄賂上名校”醜聞被曝光後,一石激起千層浪。除了聯邦對涉案人的控罪之外,近日,兩名斯坦福大學的在讀學生也發起集體訴訟,控訴錄取不公。

  原告之一奧爾森指出,她的標準考試成績和運動表現都非常出色,但仍在申請耶魯大學時被拒絕。“如果我當時知道耶魯大學的錄取系統是被操縱的、存在欺詐,那麼我不會花錢申請,”奧爾森說。她強調,自己花的申請費沒有為她贏得“一個公平的被考慮錄取的機會”。訴訟稱,正常申請的學生們不知道,不符合錄取條件的學生通過欺詐、賄賂、作弊和不誠信的手段,“從後門溜進來”。

  在訴訟中,斯坦福大學、南加大、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耶魯大學、喬治城大學、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維克森林大學等學校被列為被告。這些學校都在此前的聯邦起訴中受到牽連。此外,被指為這起錄取欺詐案主要操盤手的里克·辛格(Rick Singer)以及公司,也在這起集體訴訟的被告之列。

資料圖片:哈佛大學創辦人的銅像。(圖片來源:美國《世界日報》/丁曙 攝)

  行賄作弊,這是違法上名校的方法。不過話說回來,在美國也確實有靠錢上名校的正當方法。

  在哈佛大學被訴在錄取中歧視亞裔學生的案子裡,哈佛“傳承錄取政策”的有關數據也被原告“學生公平招生組織(SFFA)”曝光,在2009到2015年間,4664名符合傳承錄取政策的哈佛申請人中,有34%被成功錄取,而普通申請人的錄取率則為6%。

  “傳承錄取”偏向的是兩種申請人:校友的子女後代,以及給學校捐款者的子女後代。這兩種情況都可以提高學生被錄取的幾率,但程度各不相同——哈佛認為在發了錄取通知書以後,那些家裡也有過哈佛校友的學生,更可能接受錄取、最終進校讀書(出於經濟條件、家庭榮譽等因素),因此,偏向這類申請人通常只是為了提高這種雙向選擇的可能性。

  而如果是捐款人的後代,申請人就可能被選上所謂的“院長興趣名單(Dean’s Interest List)”,大大增加錄取幾率。根據SFFA在庭審時披露的數據,2009到2015年間,有2501名學生被列入“興趣名單”,這部分人的錄取率高達42%。

  但出於美國頂級院校的曆史背景,不管是哪一種傳承錄取,總體來說,都對白人更有利。普林斯頓大學的前招生官T. H. Rawls曾在《紐約時報》刊文,直呼傳承錄取是“為白人而設的平權 (Affirmative Action for Whites)”,因為校友大多也是白人。

  作為校友後代,的確不能保證被錄取,再說,不少校友子女自己也很優秀,但學校也的確會把一部分名額,保留給這部分申請者。Rawls說,據他自己的觀察,普林斯頓有大約5%到10%的學生,如果不是有傳承錄取政策,恐怕很難擠進該所名校。

  而繼此前關於平權法案的討論之後,這起案件也再次引發全社會對於大學錄取公平性的質疑。美國中文網在此前的評論中指出,在平權法案下設置的種族配額、富人的捐款、精英階層的校友關係等因素,已經擠壓了亞裔學生獲名校錄取的空間;如果大規模的錄取欺詐再無法得到根本性的遏製,無疑將進一步剝奪中低收入亞裔學生被公平錄取的權利。

責任編輯:何路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