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者|四川甘孜畫師“帶筆從警”,十分鍾繪出抓捕地形圖
2019年03月19日08:00

原標題:法者|四川甘孜畫師“帶筆從警”,十分鍾繪出抓捕地形圖

一個人骨瘦如柴,另一個人身材嚴重變形,分不清是人是妖,下面還有嚇人的骷髏。這幅圖是巴桑呷瓦畫的,寥寥數筆,將毒品的危害直接呈現出來。

今年39歲的巴桑呷瓦,是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一名公安民警。10年前,他是一名唐卡畫師。從警後,他將繪畫運用到警務工作——在抓捕行動中,他能短時間畫出現場地形圖;在邊遠牧區的治安管理中,他畫出的鎮村平面圖給派出所工作帶來便利。

近日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巴桑呷瓦介紹,藏區一些上了年紀的群眾不識字、不懂漢語,對很多法律法規和國家政策不太瞭解,於是,他將法律常識、扶貧政策等內容通過唐卡繪畫表現出來,“大夥一看就理解了”。

從畫師到警察,巴桑呷瓦的繪畫才能沒有荒廢,他在職業轉變中獲得了不一樣的成就感。

巴桑呷瓦在村裡通過白描畫向村民解釋惠民政策。 本文圖均為 澎湃新聞記者 胥輝 圖

畫師從警,繪圖填補科技盲區

巴桑呷瓦說,畫畫是他的愛好,當警察則是他的理想。

17歲的時候,巴桑呷瓦開始接觸唐卡繪畫。唐卡是藏族文化中一種獨具特色的繪畫藝術形式,頗受藏族人民喜愛。

大學畢業後,巴桑呷瓦做過教師。因為有唐卡繪畫的速寫、白描功底,他後來進入裝飾領域,成為一名裝飾畫師。

儘管喜歡繪畫,但巴桑呷瓦骨子裡一直有個警察夢。2009年,他如願以償通過招警考試,成為甘孜州康定市公安局的一名基層民警。

入警不久,巴桑呷瓦所在的塔公派出所要在轄區內對犯罪嫌疑人進行抓捕。行動之前,上級從各地調派民警趕來支援,但外地來的同事不熟悉嫌疑人所在區域的地形,需要提前入村偵查之後才能行動。可這樣一來,抓捕行動至少要延遲一兩天,而嫌犯很可能逃離現場。

情急之下,巴桑呷瓦拿出紙筆,迅速繪製出各個抓捕點的地形圖。上級領導一看,繪製出來的地形圖直觀精準,隨後,巴桑呷瓦手繪出各個抓捕點位的草圖,分發給每個行動小組。10多分鍾後,各個行動小組用他繪製的地形圖準確進入抓捕位置,嫌疑人被成功抓獲。

巴桑呷瓦一“畫”成名。當地許多人都知道,“有個警察畫畫很厲害”。巴桑呷瓦這時候也才意識到,在偏遠落後地區執行任務,傳統的手藝比較實用,很多時候可以填補高科技、智能技術的盲區。

巴桑呷瓦當年所在的塔公派出所,通信信號差,治安卡口系統和天網都沒有覆蓋,治安環境複雜。當地農牧民都是分散在偏遠的牧場上,地廣人稀,公安基礎工作開展難度很大。

“我就在思考,能不能把我以前繪畫的功底用在工作上。”巴桑呷瓦經過五個多月的調研考察,走遍轄區內所有的村社、寺廟,繪製了塔公鎮平面示意圖。這張頗具實用性的圖紙,讓派出所開展基礎工作變得快捷高效。

2016年,巴桑呷瓦被調至康定市沙德派出所工作。此前“嚐到甜頭”的他,繼續發揮自己的繪畫特長。他用兩個月的時間走遍全鎮各地,然後繪製了沙德鎮詳細的平面圖。根據當地實際情況,他還在沙德鎮與雅江縣蟲草山交接地域做了重點註明,為解決當地的地界糾紛提供了直觀的“技術支撐”。

藏民邀請巴桑呷瓦參觀家裡的唐卡畫裝飾。

唐卡畫里的法治常識和扶貧政策

2019年3月13日,巴桑呷瓦來到海拔3400米的紮日村。他在這裏開展扶貧工作已有一年多了。2017年7月,作為沙德鎮派出所的所長,他被派往甲根壩鄉紮日村指導脫貧工作。

這一天,進村後的巴桑呷瓦來到村委會活動室外面的院子裡,他站在一塊黑板前,用幾支彩色粉筆畫了一幅畫,上面有雪山、草地、藏民居,還有蜿蜒的小路。

巴桑呷瓦一邊繪畫,一邊將目前國家的惠民政策和畫上的內容一一對應,用藏語向村民解釋:“這是高原補貼、這是草地補貼……”他對院子裡數十位村民說,所有的惠民政策都在黑板的圖畫上,“只要記住這幅畫就行了”。

用繪畫的形式宣傳政策和法律,是巴桑呷瓦在派出所得出來的經驗。

作為藏區的一名派出所長,他除了維護轄區社會治安,還要開展法治宣傳教育。可很多老人不識字、不懂漢語,這給法治宣傳帶來一定難度。後來,巴桑呷瓦想到了繪畫的辦法。他的車上總帶著一些他畫的唐卡白描原圖,圖上是關於醉酒駕駛、毒品危害、管製刀具、未成年人保護等方面的內容。他通過唐卡繪畫,向群眾宣傳法治常識。

法治宣傳和政策宣傳,在形式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巴桑呷瓦用於法治宣傳的白描作品

巴桑呷瓦記得,剛到紮日村的時候,他問一些村民:“拿到草地補貼了嗎?養老金領了嗎?”很多人都說:“沒有沒有。”結果他去查,發現這些資金補貼全部都到了他們卡上。

原來,很多人只知道從卡里取錢,但並不知道裡面是什麼錢,更不明白國家發放這些補貼資金的目的和意義,卡里的錢對他們來說幾乎是筆“糊塗賬”。

巴桑呷瓦耐心跟老百姓解釋說明,很多人當時聽明白了,但下次再問又忘了。最後,巴桑呷瓦還是想到了唐卡。他說,藏區的人們,只要有眼睛,就看得懂唐卡。康定周邊藏民居里,許多居民都用唐卡畫來裝飾房屋內牆——這是當地老百姓最熟悉的一種藝術形式。千百年來,藏區很多社會、宗教、文化信息都是通過唐卡傳播的。

而繪製唐卡畫,正是巴桑呷瓦所擅長的。他開始用唐卡畫和群眾溝通,把需要宣傳的政策繪成一幅幅白描畫給老百姓看,這不僅達到了宣傳效果,還深受藏區群眾歡迎。

巴桑呷瓦有一個工作筆記本,上面有許多與脫貧攻堅、扶貧政策有關的白描畫,內容涉及義務教育、生態補助、醫療救助等。

巴桑呷瓦說,在這些繪圖中,他最在乎的是一個能幫助當地村民理清一年賬務的圖示——他希望以這種方式,刺激、提高村民的生產積極性和財富意識,引導他們做一些長遠規劃,早日脫貧致富。

畫師的繪畫技能,讓從警後的巴桑呷瓦有了與藏區群眾溝通的便捷通道,常給他帶來小小的成就感。

他說,他會繼續將自己的特長運用到工作中,為藏區的治安平穩和脫貧攻堅“獻出我的光和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