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好《黑色小說》:和讀者的一場智力博弈
2019年03月19日14:10

原標題:楊好《黑色小說》:和讀者的一場智力博弈

醫科男生M熱愛文學,博士報到後便秘密潛去倫敦,試圖在創作中找到17世紀漢密爾頓公爵的高貴靈魂;藝術史女生W向大學請假半年跑去倫敦租住在古老的貴族區,也只為探索漢密爾頓公爵的秘密。在逃離自己的想像和真相的過程中,W走向了命運的終結。

在細雨迷濛的倫敦,一場別樣的故事緩緩展開……這是楊好新作《黑色小說》。3月16日,作家楊好和知名自媒體人薑思達、小說家邱華棟一起出現在北京,聊起這本不一樣的“黑色”小說。

楊好(左)、邱華棟在新書發佈會上

用純粹的白色支撐黑色的寫作

女作家楊好有著不循規蹈矩的人生經曆:她本科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劇本寫作專業,研究生從北京外國語大學比較文學專業退學。後赴英國獲得聖安德魯斯大學藝術史和蘇富比學院藝術商業雙碩士,之前曾出版藝術史研究讀本《細讀文藝複興》。

活動現場,主持人薑思達穿粉色衛衣,楊好身上卻是一件黑色皮夾克——兩者對比鮮明。薑思達首先拋給楊好一個問題,為何將小說取名為《黑色小說》?

楊好解釋,自己的人生底色一直有黑色存在。她從小喜歡閱讀,又受到西方文學影響,每天中午幼兒園都睡覺休息時,只有她精力旺盛,一直將時間投注到閱讀上。她曾經孤僻、不善和人交談,只想寫小說,而這樣的願望又被父母抑製。在讀書期間,她學了五個學科的專業,就連畢業劇本寫的也是黑色電影。這本小說於她而言,是積蓄已久的一次釋放。

“從小就覺得我是靈魂體被置換掉的人,我的內心非常的男性化。”楊好說,“無論是寫小說,還是做別的事,我都想開創新的類型,不想跟著任何人的步伐走。”在她眼裡,作家是一種充滿力量感的職業,她希望自己的寫作也充滿力量,而不是甜美的,因此可以稱作“硬核”小說。“每個人心裡都有雌雄同體的部分,我希望用純粹的白色支撐黑色的寫作。”

在邱華棟看來,顏色是有溫度的。最初,楊好還沒確定自己的書名時,他強烈建議使用“黑色小說”這個名字,這是書籍基本的氣質。小說的質地,讓他想起當代很多堅硬現實。每一個孤獨的生命個體,都像島嶼存在於世界上,被龐大的海洋包圍,小說的核心,就是關注這些島嶼如何建立聯繫,包括偶然、必然、路過、隨機的聯繫。

和讀者的對弈和遊戲

在邱華棟看來,《黑色小說》背離了傳統的線性敘事,可以從小說的任何一個段落拿起再放下,這樣的結構帶來一種陌生感,類似於馬塞爾·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當編輯當了很多年,我在《青年文學》當過主編,《人民文學》當過副主編。從閱讀感覺來講,它可能不是講故事的小說,也有點燒腦,好像邀請讀者進入她的世界,跟她下個棋。”

話筒傳遞給薑思達時,他認為楊好特別希望和讀者玩一場遊戲,閱讀的過程彷彿作者和讀者的智力博弈。“這個故事結構不同於一般敘事,我看到的是克製和冷靜。沒有大紅大紫的情節和裝飾性的修辭。”

楊好解釋說,希望小說能給讀者腎上腺素般的感覺。在文中穿插著奇幻的、脫離真實敘事的部分,正是對現實的折射。“我希望文學是叛逆的,有刺激性的,就像一個秘密,要等讀者自己來發現。”她希望自己能時刻保持冷靜,“我不能成為小說中一個演員。為了平複情緒,有時先放聲大哭,再回去寫作,小說是我的創作,而不是發泄,不能讓情緒影響到小說的節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