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跡還是贗品?從一張疑似卡拉瓦喬作品透析藝術市場規則
2019年03月19日07:40

原標題:是真跡還是贗品?從一張疑似卡拉瓦喬作品透析藝術市場規則

意大利畫家卡拉瓦喬(1571-1610)被認為是一位充滿神秘感的藝術家,他的暴躁不羈的一生為他的生活帶來災難,卻為他的藝術作品賦予了靈光和神秘色彩。然而,近日一張被認為是卡拉瓦喬的未署名作品即將上拍,引起了西方學者對於卡拉瓦喬作品真贗的討論,研究認為卡拉瓦喬可能與其他畫家分享工作室並共同創作。這徹底反駁了他是一個瘋狂、糟糕、危險的孤獨者的“人設”,這是藝術市場不希望看到的。從這張新發現的卡拉瓦喬作品中,也可以依稀體會到藝術市場的一些規則,東西方的相似性。

新發現的油畫《朱迪斯與赫爾弗尼斯》,發現者認為出自卡拉瓦喬之手

米開朗基羅·梅里西是巴洛克時期意大利最著名的畫家,他更加為人所知的名字是卡拉瓦喬(1571-1610),他的作品風格獨特,且有超越時代的意義。卡拉瓦喬真正確立了明暗對照法,對物理真實和心理真實都深入的觀察。一般認為卡拉瓦喬屬於自然主義或寫實主義的畫法,但約翰·伯格卻認為卡拉瓦喬的畫法更具強烈的主觀性,他的作品和觀眾之間沒有古典寫實主義所強調的距離感。但更被人津津樂道的是卡拉瓦喬充滿了謎團的一生。

1600年,他突然出現在羅馬的藝術圈,此後就再沒有缺少佣金和資助,但將自己的成功經營得很糟糕,他在世時經常與人爭鬥,甚至致人死亡,也因此聲名狼藉,不得不遠走他鄉,至今屍骨所在何處,依舊是謎。

同樣,藝術品市場也總是在尋找這位凶悍的藝術家失落的作品。近日,一件由藝術品商人發現的被認為是17世紀布面油畫《朱迪斯與赫爾弗尼斯》(Judith and Holofernes)引起了是否應該歸於卡拉瓦喬名下的爭論:

這件保存完好的、未署名油畫是2014年法國圖盧茲的拍賣師馬克·拉巴布(Marc Labarbe)在一座房子的閣樓上發現的。藝術品商人埃里克·圖爾昆(Eric Turquin)通過多年的研究比對,尤其是嘴唇、下頜、眼瞼的畫法,以及朱迪斯挑釁的眼神、將赫爾弗尼斯斬首的劍等細節中認為這是一幅卡拉瓦喬失落已久的傑作。

作品中朱迪斯面部細節

這幅作品將於6月27日在圖盧茲上拍賣,並以歸於卡拉瓦喬名下的價格,給出了1億到1.5億歐元(約合1.15億到1.7億美元)的高額估價。

圖爾昆認為,這幅作品是卡拉瓦喬第二次以這一血腥的舊約故事為主題進行創作,描繪了一位猶太遺孀通過引誘一位亞述將軍並在將軍的帳篷中殺了他來拯救被圍困的城市。

卡拉瓦喬,《朱迪斯砍下霍洛芬斯的頭顱》,1598-1599,羅馬國家古代藝術美術館藏

大約在1600年,卡拉瓦喬在羅馬繪製了這幅作品的第一個版本, 這件作品現收藏於羅馬國家古代藝術美術館(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第二個版本中,朱迪斯穿著寡婦的黑色衣服,年老的女傭站在她的右邊,這件作品被認為是1607年在那不勒斯完成的。在此前的一年,卡拉瓦喬在鬥毆中刺死一名男子,隨後逃離羅馬。

那不勒斯一家銀行中收藏《朱迪斯與赫爾弗尼斯》複製本

第二個版本的繪畫至今都是通過一幅高質量的複製品而為人所知的,這件複製品歸於弗拉芒畫家路易斯·芬森(Louis Finson)名下,他是卡拉瓦喬崇拜者,被認為擁有丟失的原版繪畫。該複製本如今在那不勒斯一家銀行中收藏。

新發現的油畫《朱迪斯與赫爾弗尼斯》(局部)

在2016年11月的一個展覽中,意大利米蘭佈雷拉美術館將那不勒斯銀行的《朱迪斯和赫爾弗尼斯》掛在圖盧茲發現的作品旁,並標示歸屬存疑。展覽期間藝術史學家等相關人士曾被邀請赴“博物館研究日”,以評估這一發現。

對此,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歐洲繪畫部主任凱斯·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在一份報告指出,儘管圖盧茲發現的這幅繪畫有“無可否認的高質量”,但它其中有一些被很多學者認為對卡拉瓦喬的作品而言“過於粗糙”的細節。

新發現的油畫《朱迪斯與赫爾弗尼斯》(局部)

克里斯蒂安森先生補充說,最近發現的《朱迪斯和赫爾弗尼斯》在技術上“完全符合卡拉瓦喬作品的特點”,除了老仆人臉上的皺紋,皺紋畫在蒼白的底上,而不是畫家慣用的棕色,這一點在繪畫的其他地方也可以看到。

佛羅倫斯大學的吉安尼·帕皮(Gianni Papi)認為圖盧茲發現的作品由卡拉瓦喬的崇拜者芬森完成的。“這幅畫中有幾個元素讓他認為這不是卡拉瓦喬的作品,比如仆人的頭和赫爾弗尼斯的頭,他認為赫爾弗尼斯的頭畫得“太過沉重,有像動物一樣的牙齒,在我看來這對卡拉瓦喬來說很奇怪”。

新發現的油畫《朱迪斯與赫爾弗尼斯》(局部)

“美術館研究日”由佈雷拉美術館館長詹姆斯·布拉本恩(James Bradburne)組織。雖然他不是一位專門研究卡拉瓦喬的學者,但他非常熟悉他自己的美術館中卡拉瓦喬1606年左右的作品《艾瑪斯的晚餐》。布拉本伯恩先生在接受採訪時說,當他在圖盧茲發現的畫作中看到朱迪斯精緻的左手袖口時,立即想起佈雷拉美術館所藏的畫作,“畫筆的筆觸在叫喊著卡拉瓦喬”。其它相似的精彩細節,如在劍柄上使用的金粉,以及在窗簾左側所用的極長且自信的筆觸,這顯示出這是卡拉瓦喬的作品。

新發現的油畫《朱迪斯與赫爾弗尼斯》(局部)

對此持否定意見的克里斯蒂安森在研究報告中說,雖然沒有達成共識,但他和另幾位學者認為,圖盧茲的這幅繪畫很可能是卡拉瓦喬的失傳作品,“儘管可能有他人介入”。這反過來表明,卡拉瓦喬可能與其他至少一個畫家分享了他的那不勒斯工作室。這徹底反駁了他是一個瘋狂、糟糕、危險的孤獨者的名聲。

新發現的油畫《朱迪斯與赫爾弗尼斯》(局部)

雖然這對藝術曆史學家來說很有意思,但對拍賣行或收藏家來說,這可能並不是他們想要聽到的關於價值超過1億歐元的畫作的消息。因為藝術市場希望像卡拉瓦喬這樣的天才獨自創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