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問診網絡文學“投你所好病”
2019年03月18日10:05
趙春青 繪
趙春青 繪

  來源 工人日報

  作者 李婧璿

  伴隨著新媒體的飛速發展,網絡文學已成為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焦點,據相關權威部門統計,截至2017年12月底,中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到3.78億,占網民總數的48.9%;手機網絡文學用戶規模為3.44億,占手機網民的45.6%。2018年網絡文學用戶更是突破了四億大關。

  2019全國兩會期間,網絡文學是很多代表委員和網友共同關心的問題。前幾日,國家新聞出版署和中國作家協會在京聯合發佈“2018年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名單,《摯野》《零點》等24部作品入選。可以說,網絡的發展走上了越來越規範的道路。它的內容價值也為影視、視頻等行業注入了活力,優質IP層出不窮,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條。

  網絡文學在飛馳電掣發展的同時,還存在一系列顯而易見的短板。那麼,該如何推動網絡文學更快更好地成長?對此,代表委員們也紛紛提交了自己的提案議案。

  要有嚴格規範的審核標準

  近年來,不少導向偏差、內容低俗、侵權盜版的文學作品通過微信公眾號、微博、頭條號等新媒體和App在網絡上傳播,微信公眾號等新媒體平台和應用商店已成為低俗、盜版內容的主要傳播渠道。

  “情節比較嚴重的盜版、‘三俗’和導向不正確的問題,主要出在無資質的中小網站、服務器設在境外的非法網站和公眾號、App等自媒體方面。”中國作家協會網絡文學中心主任何弘在接受筆者採訪時表示,當下規範自媒體內容發佈,加強其內容管理刻不容緩。

  從目前情況來看,諸如微信公眾平台等新媒體平台和各大應用商店並未對微信公眾號或應用商店中上架App的相關行業資質進行審核,導致新媒體平台和應用市場中存在大量不具備相應資質的閱讀類公眾號和App,而這些公眾號和App中存在大量低俗、盜版內容。

  例如,在2018年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公佈的案例中,湖南永州查獲星輝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涉嫌傳播淫穢物品案,涉案公司未取得網絡出版行政許可,利用微信公眾號“大話美女”提供網絡出版物,單本書籍點擊量達數千萬次,其中點擊量較大的4部電子書籍經鑒定均為淫穢色情書籍。

  在全國政協委員、作家張威(筆名唐家三少)看來,強化相關網絡服務提供者的管理責任,對於保護網絡文學行業有著重要的作用。為此,張威帶來了《關於規範網絡文學類產品審核標準的提案》。

  張威在提案中建議,監管部門可以出台統一的審核細則,在細則中應針對各類型新媒體或App應具備的相關資質以清單形式列明。“有必要通過細則的方式製定統一的上架審核標準,明確新媒體平台和應用商店等網絡服務提供者應在閱讀類產品上線時核實其是否取得《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禁止未取得《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的閱讀類產品上線。同時,還應明確網絡服務提供者對有關證明文件進行查驗。”

  此外,張威還在提案中建議,加大違規處置力度:“對於存在審核不嚴,投訴較多卻仍不改正的新媒體平台、應用商店應加入黑名單,被列入黑名單的,應暫停提供服務,並進行整改。對於違規情況嚴重的,應當要求關閉服務器,並對運營者採取罰款等處罰措施。”

  據瞭解,截至2019年2月1日,360手機助手中有2200多個;OPPO軟件商店中有800多個;這些App中絕大多數都沒有取得相關資質。

  要有適應發展的助推規則

  “中國網絡文學目前在世界範圍內獨樹一幟的局面來之不易,但盜版、‘三俗’‘三觀’不正問題始終是影響網絡文學進一步高質量發展的毒瘤,需要通過有效的規範、管理、引導予以清除。”何弘表示。

  國家新聞出版署和中國作家協會多年來持續推動的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活動,先後推出《複興之路》《擇天記》《華簪錄》等多部優秀網絡文學作品。推介活動有助於遴選追求真善美、傳播正能量的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並通過其示範作用,引導網絡文學健康有序發展。

  讓更多優秀的網絡文學與讀者見面,在全國人大代表、貴州省文聯主席歐陽黔森看來,需要建立很好的作品審核發佈機製。“我覺得我們貴州文學網的經驗可以推廣,就是給網站的編輯提高待遇,因為網站編輯每天要看大量的投稿作品,我們需要激勵編輯的積極性。同時通過好的待遇,吸引有水平的人來從事這個職業,才能把好第一道關。”

  全國政協委員、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文化與傳播學院副院長郭媛媛認為,在網絡文學的監管上,一定要認清網絡文學的特點,對症下藥:“我們相關管理製度可能滯後,但是我們需要去適應尋找,找到網絡文學的發展規則。”

  “除了監管之外,我認為未來對於網絡社會中所建構的創作環境、創作體系、創作規則,都需進行再探索。因為網絡是人意識的集結,網絡文學則是它的結晶,人的意識是很難控製的,我們需要跟隨技術發展的腳步,進行引導。”郭媛媛說。

  要有“板凳一坐十年冷”的準備

  引導網絡文學高質量發展,一方面需要加強監管及有效引導,另一方面也需要網絡文學創作者及相關從業者注重加強自身建設,要“有所為有所不為”“打鐵仍需自身硬”。

  “網絡文學創作者要紮根生活,貼近老百姓,要承擔起社會責任,讓其作品能夠弘揚真善美,鞭笞假醜惡,反映時代,記錄時代、謳歌時代。”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出版集團副總編輯別必亮認為,網絡文學創作者要通過自身作品的文學感染力和表現力來打動讀者,“不是用‘三俗’的方式來吸引眼球,自媒體時代自娛自樂的方式,不利於網絡文學真正的繁榮和發展。”

  如何引導網絡文學精品化創作?全國政協委員、山東師範大學教授李掖平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她認為,網絡文學作家一是要靜下心來,認真思考自己寫什麼,怎樣寫,以及為什麼寫,從而確立一個為建構人類文明高地、提升人性向善向美的寫作目標;二是要沉下心來,認真研讀古今中外的文學經典名著,從題材選擇、主題向度、結構剪裁、語言運用等各個方面向文學經典名著學習,學習借鑒其成功的藝術經驗和審美特色;三是要耐下心來認真思考如何以獨到的感受和體驗、獨特的藝術構思和精妙的結構剪裁以及生動優美的語言,去敘述故事、編織情節、描畫場景、塑造人物,為偉大時代和廣大人民群眾創作更好的文學作品。

  “我們這一代文學創作者,受益於互聯網,更是受益於這個大時代。”全國人大代表、國家二級編劇、作家蔣勝男坦言:“一切網絡文學都來源於現實,任何一個題材都必須具備當下時代的現實需求和精神需求,才能獲得當下讀者的共鳴。”

  蔣勝男以個人寫作為例,說道:“我對歷史的書寫中,我最關注的其實還是書寫那個時代的人,古人曾經經曆過的困惑、痛苦,與現代人的情感是共通的,是能夠超越歷史,映照當下的。這是我本人創作的初心,也是時代發展下對我們所有創作者提出的要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