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閃付破局之困:很多用戶使用是為了“薅羊毛”?
2019年03月18日05:02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本報記者 謝水旺 實習生 鄭潔 上海報導

  導讀

  “單純搞支付肯定不行,銀聯方向也不明確,一會兒二維碼支付,一會兒NFC。”趙義進一步分析,現在要在支付上打出一片天地可能性很小。

  3月10日,在央行新聞發佈會上,央行副行長範一飛回答了關於移動支付的問題,宣傳介紹了銀行業統一APP“雲閃付”。當天,銀聯的員工紛紛轉發這則新聞。

  範一飛介紹,人民銀行協調了商業銀行、中國銀聯等各方,從2017年開始在全國推行了移動支付便民工程。2018年,這一工程服務範圍進一步擴大到全國100個主要城市,而借由便民工程,雲閃付初步建成,現已經覆蓋公交、地鐵、菜市場、超市等十大便民場景。

  近年來,在移動互聯網趨勢下,支付寶、微信依靠二維碼支付崛起,實現“降維打擊”,支付行業格局發生深刻變革,銀聯的壓力可想而知。

  於是,2017年12月,在央行的指導下,銀聯與各商業銀行共商共建的銀行業統一APP雲閃付高調誕生,試圖在移動支付市場爭得一席之地。

  2018年9月,時任銀聯董事長葛華勇坦言,銀聯面臨三大挑戰,其中之一便是來自第三方支付的挑戰。後接任葛華勇出任銀聯董事長職務的原央行辦公廳主任邵伏軍強調,加快以雲閃付為重點的移動支付發展,以學習者和追趕者的姿態,積極運用金融科技,優化產品體驗,做好市場推廣。

  那麼,在財付通(微信支付可視為其支付產品)與支付寶二元支付結構成型的今天,含著“金鑰匙”出生的雲閃付,又能否破局,實現三分天下有其一?

  雲閃付初長成

  多位熟悉銀聯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移動支付便民工程主要依靠雲閃付落地。

  從誕生至今,央行領導多次出席雲閃付重要場合,可謂不遺餘力。

  比如,2017年12月11日,雲閃付正式發佈之時,央行副行長範一飛、中國鐵路總公司總會計師餘邦利、中國銀聯總裁時文朝、17家全國性商業銀行負責人、14家區域性銀行負責人等悉數到場,陣容強大,聲勢浩大。

  央行為何力推雲閃付?業內看法不謀而合。一位央行分支機構人士近日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我個人認為,更多從金融基礎和金融安全角度考慮,希望引入競爭,防止寡頭壟斷,有更多的支付工具給老百姓服務,更好促進移動支付發展。”

  “支付寶、財付通形成寡頭壟斷,市場佔比結構不大合理,需要推動優化移動支付體系,促使轉向合理市場結構,進行良性競爭。央行費了很大苦心,以銀聯為首,銀行業共同參與的一方,希望三分天下而有其一。”一位銀行業資深人士認為。

  2018年11月16日,第七屆中國支付清算論壇在京舉行,到任銀聯後首次公開亮相的邵伏軍提到,以雲閃付產品推廣和移動支付便民示範工程建設為契機,進一步提升各類場景支付服務的覆蓋面與滲透率。推動支付產品與服務向二級地市、縣域、農村市場下沉,彌補傳統金融服務的空白,降低金融服務門檻。

  雲閃付一週年來臨之際,即2018年11月26日,銀聯正式宣佈,雲閃付APP用戶數突破一億,雲閃付不僅彙聚了支付、卡管理、理財等基礎金融功能,也深入便民示範工程“十大場景”。

  雲閃付剛上線時,記者便已下載,但當時很多商戶不支援,且APP技術故障較多,偶爾使用幾次,便擱置了。

  近日為體驗產品,記者更新了雲閃付APP。3月7日,記者在陸家嘴世紀金融廣場太平洋咖啡店使用雲閃付購買了一杯咖啡,消費34元,優惠2.45元,並獲得0.12元紅包獎勵;3月13日,記者在浦東小區附近的聯合超市購買了商品,消費19.64元,優惠1.8元,並獲得0.14元紅包獎勵。

  記者還在雲閃付上成功開通了上海銀行III類賬戶;為了體驗理財功能,開通廣發銀行電子賬戶,成功購買了一款貨幣基金產品。

  可以說,目前雲閃付功能較為豐富,支援信用卡在線申請,信用卡賬單查詢及免費還款、借記卡餘額查詢、移動支付、投資理財等,還有手機充值、公共繳費、商城等服務。

  “這幾年做得不錯,比如APP功能、體驗、活動等。”談及雲閃付,一家城商行網絡銀行部人士如此稱。

  怎麼留住客戶是個問題

  毫無疑問,移動支付是雲閃付的主要功能,打開雲閃付APP,首頁宣傳語便是“支付先看雲閃付”。

  對於用戶而言,雲閃付最吸引人的地方還是優惠活動。“銀聯捨得砸錢。”多位銀行業人士稱,但不清楚投入資金情況。

  問題在於,用戶早已習慣使用支付寶、微信,多位銀行業人士坦言,很多用戶使用雲閃付,目的是為了薅羊毛,“優惠一次,勾搭一次”。甚至,多位受訪銀行業人士也只知雲閃付其名,雖然下載了,但較少使用。

  多位雲閃付用戶坦言,得知雲閃付有一分錢坐公交車的活動,開始使用,但優惠結束以後,就不用了,甚至卸載了。“家人朋友都不知道這個,轉賬發紅包也不方便,就繼續用支付寶、微信了。”一位雲閃付用戶近日如此評價。

  “怎麼留住客戶,確實是個問題。”多位熟悉銀聯的人士表示,最近雲閃付促銷力度較大,特別關注用戶數和用戶活躍度,會對每個項目進行全面評估,甄別用戶,還會開展交叉營銷,希望為客戶提供常用的賬戶和支付服務。商戶也願意貢獻資源,而不只是銀聯出錢。

  “現在受理環境確實好很多了,在大型商超落地較多。受理環境好了,對客戶有積極影響。”一位銀行人士近日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他常使用雲閃付在超市購物,可以享受優惠。

  一家大型商超福建營銷部人士近日也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跟雲閃付有一些合作,雙方各出一半資金,目的是拉動超市銷量,但銀聯投入力度較小。

  比如,去年做過兩次優惠活動,滿100元減50元,但優惠名額只有幾千個。全省那麼多超市,客流量太大,優惠名額很快用完了。他還表示,在技術層面,銀聯目前還無法實現單品補貼,也是未來機會點,這要看雙方合作力度。

  沒有殺手鐧?

  “以前,我們到商場買東西,每家銀行都有POS機,一共十幾台。後來,央行牽頭成立銀聯,不搞重複建設,一台POS機就可以了,互聯互通做得不錯。近幾年,支付寶、微信橫空出世,二維碼支付一下子把銀行卡打敗了。”上述央行分支機構人士坦言,阿里、騰訊的市場開拓能力太強,雖然雲閃付補貼多,且還是二維碼支付,但用戶已習慣支付寶、微信,這必將是個艱難的過程。

  對此,多位受訪業內人士看法不一。有人認為移動支付格局已定,很難改變,且雲閃付還沒探索出來;有人認為,只要有時間和決心,雲閃付還有崛起機會,市場會從兩強爭霸步入多強共存的局面。

  “還是沒有殺手鐧,也就是說,用戶為何要用雲閃付,而不用支付寶、微信。我覺得銀聯還沒摸索出路來。”一家大型互聯網金融機構資深人士趙義(化名)近日對記者表示。

  “單純搞支付肯定不行,銀聯方向也不明確,一會兒二維碼支付,一會兒NFC。”趙義進一步分析,現在要在支付上打出一片天地可能性很小。由於缺乏流量、生態和增量價值,雲閃付很難做起來,得想辦法差異化,不如在其他服務方面找出用戶的痛點。如果做好了,有了裝機量和活躍度,支付則是水到渠成的事,當然也不可能改變大格局。

  趙義認為,銀聯不妨發揮地位優勢,立足長板,做對客戶有增量價值的事。不妨做個超級網銀入口,比如,圍繞銀行卡,就可以做很多,查詢各銀行卡的餘額,轉賬,購買理財等。

  實際上,銀聯已在上述領域發力。比如,逾330家銀行開通借記卡餘額查詢功能。“享優惠”頻道開設理財信貸頁面,集合展示銀行相關產品,目前主要是廣發銀行、上海銀行等中小銀行的基金產品和理財產品,以及新網銀行的信用貸款產品。

  “從用戶角度看,目前雲閃付好處在於:一是由於銀聯和銀行的緊密關係,實現卡管理,解決了多卡用戶的痛點,轉賬也比較方便;二是囊括了所有信用卡產品的優惠信息,還可以直接在APP里使用,別的APP無法做到;三是服務費優勢,比如信用卡還款免費。”中國支付網創始人劉剛分析稱。

  聯盟各方的“心思”

  除了“外患”,雲閃付運營也存“內憂”。

  雖然,在雲閃付誕生時,銀聯總裁時文朝表示,雲閃付是商業銀行、中國銀聯等產業各方協力同心、共建共享的移動支付產品,但實際推廣時,銀聯與銀行各有“心思”。

  “雲閃付APP相當於是個統一入口,管理各個銀行的賬戶,可以開通銀行III類戶。”多位銀行業人士表示,銀行主要起到配合作用,如營銷活動等。

  但多位銀行業人士表示,當地央行對雲閃付推廣有指導性考核,雖然並非強製性,但有銀行人士直言,並不市場化。

  一位不願具名的知情人士反映,銀聯也存在借力直接給銀行佈置任務的現象,讓銀行出營銷費用,但增加的是雲閃付的客戶,因此,銀行並不滿意。

  但有城商行總行人士表示,可能是地區差異,當地央行沒有考核,有幫忙推廣但並非硬性任務,銀行本著自願原則,也可以不出營銷費用。

  無論考核有無,在實際運營中,銀行推廣的積極性不高卻是事實。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詢問上海、廣州多家銀行網點人士,均表示沒有推廣雲閃付任務。“我們推自己的手機銀行和聚合支付,反正沒人管過雲閃付。雲閃付對銀行又沒什麼好處,銀行只會盡力推自己的產品。”一家國有大行廣州某支行人士坦言,有安裝雲閃付,但很少用。

  記者瞭解,更多是銀行總行層面配合推廣雲閃付,有城商行總行人士表示,銀行的積極性確實不高,而且還有自己的考量,銀行不會單獨推廣雲閃付,只是本行營銷活動時,同時幫忙宣傳。

  “銀行還有私心,在宣傳時強調自己產品的優惠,而且讓客戶下載雲閃付的積極性也不高。舉個例子,我行信用卡有消費滿100元減40元活動,別的銀行信用卡有消費滿100元減50元活動,全都展示在雲閃付上,客戶就用其他銀行產品了。總之,我們銀行不太積極主動。”上述城商行總行人士坦言。

  上述不願具名的知情人士還稱,銀行在某種壓力下要出營銷費用,銀行推廣也不積極,聯盟無法形成合力,甚至對立,可能成為一盤散沙。希望打破現有模式,僅將雲閃付作為一個功能,嵌入各家銀行手機銀行APP,用雲閃付幫銀行拉客戶,同時,也保留雲閃付APP,屆時全國這麼多銀行都推雲閃付,相信會更有未來。

  “但可能比較困難,之前也跟銀聯提過這個想法,但銀聯並沒有接受。”上述城商行總行人士稱。

  益普索最新報告顯示,目前移動支付市場,財付通和支付寶的共同滲透率為93.3%,接近移動支付整體用戶滲透率94.7%。財付通和支付寶用戶規模分別達到9.1億和7.4億,用戶滲透率分別為86.4%和70.9%。對於雲閃付而言,要實現“三分天下有其一”,任重道遠。(編輯:周鵬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