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狀腺癌商保紅利將消失? 業內:已不是重疾病
2019年03月18日15:19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近日,中國人身保險業重大疾病經驗發生率表(簡稱重疾表)修訂工作啟動。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到,對於業內探討已久的甲狀腺癌是否全額賠付問題,是此次重疾表修訂工作中反複討論的一個問題。

  “由於醫療技術的發展,一些重疾在檢出率和醫療費用上確實已不再是人們原來所認知的重疾了,甲狀腺癌就是一個典型代表。”一位保險精算師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患病客戶在獲得補償之餘可能會從中獲益,這也與重疾給付類產品的設計初衷有所偏差,同時也會引來更多逆選擇的客戶。”

  在業內人士看來,隨著醫療技術的發展,商保對於重疾或癌症的範圍而進行定期修訂調整是合理的。由於香港、台灣保險市場的重疾險癌症範圍一般不包含甲狀腺癌,若此後內地保險市場也對此作出特殊約定,意味著這項商保紅利將消失。

  一位保險業人士認為:“新舊客戶差異無法避免,但總體不會影響客戶獲得保障的初衷。”記者從業內獲悉,修訂建議通過提高新增病種的成本與門檻,對拆分病種、無實際意義的擴展病種範圍等亂象進行約束。

  甲狀腺癌商保紅利消失?

  世界衛生組織2014年發佈的世界癌症報告稱,我國2012年甲狀腺癌新發病例數占全球新發病例數的15.6%,死亡占13.8%。當年全球甲狀腺癌新發病例數為29.8萬例,死亡4萬例。在女性最常見的惡性腫瘤排名中,甲狀腺癌排名第八,在男性中則排第18位。

  “檢出率高、治療費用低”是甲狀腺癌在重大疾病中存在爭議的關鍵點。

  據瞭解,目前國內甲狀腺癌的手術治療費用相對便宜,對於常見的低度惡性甲狀腺癌,在醫保報銷的情況下在萬元左右,具體手術費用與腫瘤大小、淋巴結轉移等情況有關。同時,隨著醫療技術的發展和人們健康意識提高,甲狀腺癌的檢出率不斷提高。有研究顯示,對於甲狀腺癌,以往很多人是帶癌生存至去世。

  在業內人士看來,對於治療效果比較好且費用相對低廉的此類癌症,若賠付標準與其他大病一致,其實已經喪失了保險經濟補償的意義,這與重疾險的內涵保障功能已有相悖。

  “這是一個必然的發展趨勢,現在香港地區的重疾險一般會把T1N0M0的甲狀腺癌列為輕症,只能賠付基本保額的20%左右。”一位核保部門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甲狀腺癌的輕重程度看病理分型,乳頭狀癌和濾泡狀癌發現得早,治療以後確實影響很小,但如果是未分化癌或者髓樣癌,對以後的生命還是會產生很大影響。”

  由於內地的重疾險產品還沒有作具體的區分,只要確診甲狀腺癌就可以獲得100%保額賠付。

  據統計,在保險公司2018年的理賠報告中,發病率最高的三類重疾基本是惡性腫瘤、心血管疾病、腦血管疾病。在惡性腫瘤中,甲狀腺癌是不少保險公司占比最高的病種,一些保險公司甲狀腺癌的賠付已占到其總體賠付的40%。

  一位保險公司人士坦言:“甲狀腺癌如果可以排除重大疾病的範圍,對於現在整個行業理賠率惡化速度肯定是有很大幫助的,防止劣幣驅逐良幣。”

  對於消費者而言,這是否意味著甲狀腺癌商保紅利消失?上述人士認為,新舊客戶差異無法避免,但總體不會影響客戶獲得保障的初衷,所以監管也會謹慎推進,比如未來可能會分步執行,先降到輕症,減少賠付比例,再逐步調整相應的費率。據悉,若剔除甲狀腺癌的重大疾病保障責任,新產品的保費也會有相應的降低。

  建議新增輕症定義

  目前,各家保險公司對於重疾病種的認定,均以我國現行的《重大疾病保險的疾病定義使用規範》為基礎,保障範圍應當包括惡性腫瘤、急性心肌梗塞、腦中風後遺症、冠狀動脈搭橋術、重大器官移植術或造血幹細胞移植術、終末期腎病6種必保疾病。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到,修訂建議中對重大疾病輕重程度作了區分,最終體現為上述必保疾病範圍縮小。保險公司在產品設計中,對於承保重大疾病的選擇可以僅包含惡性腫瘤(重度)、急性心肌梗塞、腦中風後遺症(重度)、冠狀動脈搭橋術、重大器官移植術或造血幹細胞移植術以及終末期腎病。

  在上述必保範圍之外,修訂建議定義輕症,增加保障範圍。

  最典型的是上述甲狀腺癌。據悉,惡性腫瘤(輕度)包括:TNM分期為T1N0M0期或更輕分期的乳頭狀或濾泡狀甲狀腺癌。TMN是國際上對腫瘤進行分期的系統。T1N0M0表示腫瘤小於三公分,且未侵犯至其他周邊組織;N0表示無周邊淋巴結侵犯、轉移;M0表示無遠端轉移。

  定義高發輕症是未來重疾險發展的趨勢。記者注意到,此前就有案例顯示,在行業缺乏輕症定義下,消費者和保險公司產生了理賠糾紛。

  給疾病分級,定義輕微腦中風、冠狀動脈介入手術等高發輕症,這在業內人士看來,有利於削弱信息不對稱、減少銷售誤導,更好地保護消費者權益。同時也應注意到,輕症理賠經驗數據暴露不充足,相應定義尚未經過長時間檢驗。

  重疾種類比拚噱頭不再

  在業內人士看來,重疾險產品的競爭已經進入白熱化,重症和輕症的名錄也越來越多,多次賠付也是未來重疾險發展的趨勢,甚至已經有提出重疾無限次賠付。

  一位保險公司人士表示:“商保公司重疾創新放開多是基於數據積累和風險評估的,當然也不排除個別公司的大膽嚐試,但通常都會將總體賠付風險的可控作為前提,但對消費者而言,繁多的重疾種類並不意味著保障的成分也相應地增加。”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此前保險公司可以增加規範以外的其他疾病種類,並自行製定相關定義,拆分病種、增加罕見病等操作並不少見。

  比如,目前不少保障種類繁多的重疾險產品中,不少都包含伊波拉(一種十分罕見的病毒)的保險責任,但這種疾病是發病率極低的大病。

  而修訂建議對於保險公司自行增加規範意外的其他疾病種類,在中國大陸地區無已發現病例將除外。

  在業界看來,重疾險定義完善之下,未來比拚疾病種類的噱頭營銷將不複存在。據瞭解,修訂建議通過提高新增病種的成本與門檻,對拆分病種、無實際意義的擴展病種範圍等亂象進行約束。這意味著,目前市場上號稱覆蓋“百餘種”重大疾病的重疾險,在未來實際留存的疾病種類將面臨“縮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