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政治暴露美國民主虛假一面(國際論壇)
2019年03月18日05:22

原標題:金錢政治暴露美國民主虛假一面(國際論壇)

美國一向自詡為民主的燈塔,把自己貼上“民主”的標籤。但現實情況是,金錢政治造成大批民眾被排斥在政治過程之外,無法實現政治權利。金錢政治剝奪了美國人民的民主權利,壓製了選民真實意願的表達,形成了事實上的政治不平等。近年來,來自院外組織的資金占選舉總費用的比例變得越來越大,來源不明的競選讚助費不斷增加,普通美國人對選舉結果的影響日漸減小。金錢政治暴露了美國民主的虛假一面。

金錢是美國政治的潤滑劑。在美國進行政治活動,時刻都離不開金錢。因此,籌款成為所有美國政治人物的首要任務。

近年來,美國不斷放寬對政治捐款的限製。美國法律此前規定,每個競選週期內個人對聯邦候選人的捐款上限為4.86萬美元,對政黨捐款上限為7.46萬美元,總額12.32萬美元。但美國聯邦最高法院2014年做出裁定,取消個人對聯邦候選人及政黨參與競選活動最高捐款總額的上限。這意味著,富人可以沒有限製地向自己支持的政客捐款。除直接向競選人提供政治捐款外,美國富人和企業還可以通過“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來進行政治捐贈。美國法律規定,“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以獨立運作的方式發動宣傳攻勢,支持或反對某個競選人,向其捐款,沒有任何金額的限製。

無限製的政治捐款為有經濟實力的個人或集團提供了用金錢影響政治的渠道。接受捐款的黨派和政治人物必然要以政府職位做回報。在政治捐款人中,大金主和超級籌款人特別重要。“超級籌款人”是指擁有大量財富和社會關係、能為候選人籌集大量資金的人。2008年大選時的“超級籌款人”,有相當一部分人得到內閣職位或成為顧問。根據聯合國極端貧困與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2018年5月發佈的報告,美國內閣成員財富總額達43億美元,政府已經成為富豪的代言人。長期以來,美國政府都有任命大金主擔任駐外大使的傳統。

美國的選舉已淪為金錢遊戲。選舉的本來目的是表達選民意誌、確定政策方向和選擇合格的領導者。但是,美國的金錢政治卻扭曲了民意,把選舉搞成了有錢人才能參與的遊戲。

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花費的選舉費用越來越多,從2004年的7億美元,增加到2008年的10億美元、2012年的20億美元。2016年美國大選總共花費66億美元,成為美國史上最昂貴的政治選舉。美國中期選舉費用快速升高。2002年到2014年間舉行的4屆中期選舉,分別花費21.8億美元、28.5億美元、36.3億美元和38.4億美元,2018年則達到創紀錄的52億美元。根據西班牙《世界報》網站的分析,如果這筆資金分派給435個眾議院席位和34個參議院席位,平均每個席位的選舉費用達1104萬美元。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贏得一個參議院席位的平均成本為1940萬美元,贏得一個眾議院席位平均至少要花費150萬美元。2018年舉行的得克薩斯州參議員選舉成為美國曆史上最豪華的國會議員競選,其中僅民主黨候選人貝托·奧羅克一人就籌集了創紀錄的6910萬美元。高額的選舉費用大大提高了參選門檻,排除了絕大多數人參加競選的可能。

遊說活動暴露美國金錢政治的本質。政治遊說是美國政治過程的一個環節,是各個利益集團發揮影響的合法形式。各種利益集團僱用說客,對國會議員及其助手進行遊說,影響法案的製定和修改,謀求自身利益。

40多年來,美國遊說業發展迅猛,呈爆炸性增長態勢。1971年,美國僅有175個註冊說客,到1981年增加到2500個,2009年又增加到13700個。這意味著,平均每位美國參眾兩院議員身邊,就有20多名說客出沒。據不完全統計,在華盛頓的遊說公司約有2000多家。利益集團在說客身上的花費與日俱增,1998年為14.4億美元,2011年已狂飆至33.3億美元,14年時間增長幅度達131%。高額遊說投入帶來巨大回報。2005年,醫藥業的年遊說費用為3.25億美元,但從布殊政府通過的有關法案中可以受益1390億美元。1998年,當國會準備製定針對菸草業的限製法案時,各菸草公司投入6740萬美元遊說費用,大肆開展遊說活動,最終阻止了這項由亞利桑那州共和黨議員提出的議案,保住了菸草業的龐大利益。只有財力雄厚的富人或企業才有能力進行遊說活動,才能發揮政治影響力。遊說製度充分說明美國政治是有錢人的政治。

美國的金錢政治無異於金錢遊戲。在動輒需要支出數十萬、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美元的門檻面前,絕大多數普通美國人都無可奈何。金錢政治是對美國民眾政治權利的巨大限製。

(作者為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

《 人民日報 》( 2019年03月18日 1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