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女主播百億家產爭奪戰 贏官司後遭死亡威脅
2019年03月18日23:11

  原標題:“百億家產”爭奪戰 央視女主播贏官司後遭死亡威脅

  本報記者 郝成 北京報導

  光耀東方系企業掌舵人李貴斌病逝後,其妻子、央視女主播徐珺發現,就在被醫院下達病危通知當天,丈夫在多家企業的股權被轉至“小叔子”李貴傑名下。溝通無果後,徐珺在山東、北京兩地發起諸多訴訟,要求確認涉事企業股權變更無效。

  北京的一審判決中,徐珺訴求獲得支持,李貴傑一方上訴後,不久前已經二審開庭結束。但就在等待判決期間,近日徐珺在微博曝出自己“接到幾次死亡威脅”,並已向公安部門報案。

  3月18日,在有媒體報導“李氏家族首次回應”後,徐珺在微博(@主持人徐珺)寫出大段文字,稱有人“編造不實言論、混淆視聽、顛倒黑白”,並首次透露諸多細節,稱有人將其丈夫卡中大量現金轉走,“只給我們娘仨個留下四千塊錢”!

  全文雖未點名,但所指不言而喻。徐珺還在微博中稱,過往念及親情,對非法集資、涉黑、職務侵占等事並未舉報,沒曾想自己遭到惡人先告狀。有親友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徐珺在17日看到前述報導後,徹夜未眠。

  百億家產VS四千元

  李貴斌系光耀東方系企業掌舵人,該集團物業遍佈北京、上海、河北、山東、山西等地。僅據其官網信息,即擁有大型物業22處,其中北京9項:光耀東方中心、光耀東方廣場、中電信息大廈、京威世紀建築大廈、新中關大廈、中關村時代廣場、世紀天樂大廈、美博彙大廈、CBD東舍。

  粗略計算,其集團資產已過百億元。李貴斌與妻子徐珺均為聊城人,倆人育有一兒一女,兒子8歲,女兒2歲。“他們算是典型的山東夫妻,男主外,女主內。李貴斌和圈內人吃飯喝酒,也很少帶徐珺出來,但他很疼愛老婆孩子。”與其相熟的地產商透露,李貴斌極寵愛兒子和女兒,常拿出手機給朋友看孩子的照片、視頻。

  近年來,李貴斌希望企業能在海外上市,為此他常年熬夜辦公,健康狀況急劇惡化。“他以前曾患膽管癌,做過手術,很順利,但後來經常熬夜。”

  2016年末,李貴斌住院。2017年1月28日,醫院下病重通知。2月3日醫院下病危通知。2月13日,李貴斌病逝。知情人透露,李貴斌病重期間,徐珺帶孩子前往醫院後,被人勸回。“沒想到這期間發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記者獲得的大量工商變更材料顯示,就在醫院下達病危通知的2月3日,李貴斌曾“出現”在8家企業的股東會文件中,會場則分別位於北京、聊城、冠縣三地。

  根據變更材料,這8家企業的股東會分別在各自會議室召開,並形成了股東決議、股權轉讓協議。總體而言,即李貴斌將名下股權轉給弟弟李貴傑,除其中一家企業標明對價為1200萬元外,其他均為零對價。

  而變更之前,上述公司股權多數為李貴斌持六成,李貴傑與李某某(李貴斌前妻所生兒子)各持兩成。這場變化看似家族內部股權轉移,但實則對於李貴斌的妻子徐珺而言,則變成了近乎清零的“出局”。

  而徐珺2019年3月18日微博中更曝出,除上述股權轉移外,有人偷偷將丈夫李貴斌的個人銀行卡中資金轉走,“只給我們娘仨個留下四千塊錢”!

  2017年7月,由於溝通無果,徐珺在北京、山東兩地發起多個訴訟,請求確認上述股權變更無效。而相關鑒定指出,出現在一系列股權變更文件上的李貴斌“簽名”,繫手簽章而非簽字。

  一審認定變更無效

  在山東、北京相關案件開庭中,一份總時長30多分鍾的錄像,被作為證據提交法庭,以證明李貴傑受讓李貴斌名下股權是“合法的”。

  該錄像攝於2017年2月3日,畫面中,李貴斌半臥病床,“目光呆滯,注意力不集中,反應遲鈍,口齒不清晰,聲音微弱,對於很多問題都需要重複問才能做出簡單反應,而且經反複提醒,不知道自己的姓名是什麼、更無法正確簽字”。

  知情人透露,該視頻由李貴傑與律師等人用手機攝製而成,主要內容則是已被醫院下達病危通知的李貴斌簽署股權轉讓文件,將名下所有股權轉至李貴傑名下。

  錄像中,李貴斌似乎並不記得自己的名字,需要別人在旁反複提醒,卻仍未能寫對,而是莫名其妙地寫了“我”“賈貝賈”等字樣。

  對於李貴斌在2017年2月3日、4日的精神狀態及民事行為能力,海澱區法院委託北京中衡司法鑒定所進行了鑒定,鑒定意見書稱,李貴斌在2017年2月3日、4日患有器質性精神障礙,受所患疾病的影響,應評定為限製民事行為能力。

  該意見書在“分析說明”部分指出,這種精神狀態在處理複雜、重要事情或做出重大決策時,很難進行深入和全面的思考,不能全面保護個人利益,不能全面自主做出主客觀相已知的意思表達,根據《司法精神病學法律能力鑒定指導標準》,屬於限製民事行為能力。

  最終,在北京法院作出的一審判決中,徐珺的訴求得到了支持。不久前,相關案件進行了二審開庭,目前尚未宣判。

  但就在一審勝訴後不久,徐珺卻在微博稱:“已經接到過幾次死亡威脅了,也已經報了警並到羊坊店派出所錄了筆錄,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向社會公開此事,國家不是一直在加大力度掃黑除惡的嗎?怎麼有些人還這麼猖狂?!希望公安機關能早日介入。”

  而3月18日,徐珺更在微博中稱:“你們自知理虧,擔心法律不能被你們愚弄,就開始愚弄起不明真相的群眾了!你們自己幹的那些事自己心裡不明白嗎?非法集資、涉黑、職務侵占、惡意轉移公司資產……念及親情,一直未加舉報,你們反而惡人先告狀!”

  在此之前的3月17日,有媒體以“李氏家族首度回應”為題,對事件進行最新報導。報導中,李某某(李貴斌與前妻之子)稱,其父早前曾明確公司與徐珺無關,但報導未顯示該說法是否有相關證據。

  “她看了之後情緒很激動,昨晚徹夜未眠,今天下午才稍稍睡著了一會兒。”接近徐珺的親友告訴記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