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推特等社交媒體巨頭封殺新西蘭槍擊案視頻
2019年03月17日02:18

  新浪美股 北京時間3月17日訊,週五,新西蘭清真寺槍擊案在Facebook上進行了直播,並被發佈在YouTube和Twitter上。這是一個可怕的例子,說明社交媒體平台可以被用來傳播恐怖主義,儘管其所有者為遏製恐怖主義花費了大量資金。

  新西蘭警方表示,對兩所清真寺的襲擊錄像“非常令人痛心”,並敦促人們不要傳播這段錄像。襲擊造成49人死亡。然而,這段視頻週五在網上廣泛流傳,各大科技平台爭相撤下這些冒犯性的帖子,結果卻在其他地方再次出現。

  這段17分鍾的視頻顯示,一名槍手穿過一座清真寺,向倒在地上的朝拜者開槍。視頻中可以看到這名男子的部分面部,他似乎在近距離槍殺了一名受害者,然後重新裝彈,繼續實施暴行。

  一位Facebook公司的女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在新西蘭警方發現這段視頻後刪除了它,並刪除了槍手布倫頓-塔蘭特(Brenton Tarrant)的Facebook和Instagram賬戶。塔蘭特已被控謀殺。

  Twitter公司的人表示,已經暫停了塔蘭特的賬戶,並正在努力將視頻從平台上刪除。

  Alphabet旗下子公司YouTube的一位發言人說,該公司已刪除了數千個與這起事件有關的視頻,“令人震驚、暴力和圖片內容在我們的平台上沒有立足之處”。

  儘管受到公眾的強烈抗議和政治壓力,這三個平台都在努力屏蔽、揭露和刪除暴力內容。

  他們在旨在檢測暴力的人工智能系統上投入了巨資,並僱傭了數千名版主來審查用戶標記的內容。但這些平台上億用戶發佈的大量內容,以及評估哪些視頻越界的難度,給這些公司製造了一個雷區。

  此外,即使主流平台採取了行動,令人不安或冒犯性的內容也常常存在於網絡的黑暗角落。例如,上週五晚些時候,槍擊視頻在包括4Chan和Gab在內的網站上廣泛播放或下載,這些網站深受右翼極端分子和言論自由絕對主義者的歡迎。

  邁阿密大學法學教授、網絡民權倡議(Cyber Civil Rights Initiative)主席瑪麗·安妮·弗蘭克斯(Mary Anne Franks)表示:“這起最新的暴行只突顯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沒有可靠的方式來提供社交媒體直播服務。”

  自2016年推出視頻服務Facebook Live後,數十起暴力行為被實時播出,其中包括2017年克利夫蘭一名男子被謀殺。當時,Facebook承認其審查內容的過程存在缺陷,並承諾將加以改進。

  另一方面,Facebook Live在2016年直播了明尼蘇達州菲蘭多-卡斯提爾(Philando Castile)被槍殺的事件,很多人說這個例子顯示了直播可能帶來的好處。

  麻省理工學院公民媒體中心主任伊桑-紮克曼說:“總的來說,我認為直播對全世界都有好處——直播警察的強製能力,就像菲蘭多-卡斯提爾的例子一樣,在讓當局負起責任方面發揮了極其強大的作用。”“這個問題是對有關暴力直播的報導做出的及時回應,並強化了反對傳播這些內容的平台。”

  雪城大學傳播學助理教授詹妮弗-格里吉爾(Jennifer Grygiel)建議,在悲劇發生時,YouTube暫停播放包含相關關鍵詞的視頻,並在發佈之前對這些視頻進行調整。格里吉爾教授說:“這些內容違反了他們的社區標準,所以我沒有要求他們做任何超出他們所說的事情。”

  YouTube拒絕就延遲置評。

  Facebook說,它有1.5萬多名承包商和員工在審查內容,這是該公司一個包含三萬員工的安全問題部門的一部分。

  YouTube也對它認為具有紀錄片或新聞價值的暴力內容做出了例外。新西蘭槍擊案發生後,Facebook的內容政策團隊將該事件定性為恐怖襲擊,這意味著任何對該事件的讚揚或支持都違反了公司的規定。一位發言人說,Facebook團隊也一直在刪除冒充槍手或聲稱事件沒有發生的人的賬戶。

  在這段視頻被刪除後,Facebook設置了一個過濾器來檢測和刪除任何類似的視頻,並使用人工智能來尋找不完全匹配但也描述了槍擊過程的視頻。這位女發言人說:“我們正在把找到的每段視頻都添加到內部數據庫中,這樣我們就可以在再次上傳時檢測並自動刪除視頻副本。”“我們敦促人們向我們報告所有情況,這樣我們的系統就能阻止視頻再次被分享。”

  她說,當Facebook檢測到其他網站上的視頻鏈接時,會通知其他網站,以便這些平台刪除這些鏈接。

  人工智能專家表示,目前還沒有一種技術能夠對流媒體平台上的暴力行為進行萬無一失的檢測。甚至教機器識別揮舞槍的人也很睏難,因為有許多不同類型的槍,以及握槍的不同姿勢。電腦也很難區分真實的暴力和虛構的電影。

  視頻分析公司Agent Video Intelligence的首席執行官伊茨克-卡坦(Itsik Kattan)說,“有一種看法是,人工智能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探測到任何東西,但問題在於,你還有多少空間可以發出虛假警報。”

  撤下暴力視頻並不能阻止其傳播。

  雅加達衝突政策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Analysis of Conflict)所長西德尼-瓊斯(Sidney Jones)表示,當大型科技公司刪除暴力視頻時,它們通常已經通過電子郵件和即時通訊應用程序傳播,並且仍然可以訪問。

  她說,“ISIS”通過直播恐怖襲擊來吸引追隨者和關注,現在其他暴力行為者也在以類似的方式使用社交媒體。“這是恐怖主義的經典目標,就是播種下你將是下一個目標的想法”。(林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