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習慣性囤積大量數據信息時 也許你患上了這個
2019年03月17日00:19

  原標題:當習慣性囤積大量數據信息時,也許你患上了這個——

  參考消息網3月17日報導 英國廣播公司3月12日刊登了題為《按下刪除鍵,為你的數字生活大掃除》的文章,作者是凱莉·奧克斯,文章摘編如下:

  我的收件箱有兩萬封未讀郵件,手機里有三萬張照片,筆記本電腦上此刻開著18個瀏覽窗口。雜亂的數碼文件入侵了我的生活,讓我不知所措。

你手機里有多少照片,多少未讀郵件?(視覺中國)
你手機里有多少照片,多少未讀郵件?(視覺中國)

  最新研究表明,在工作和個人生活中累積下來越來越多卻不願意刪除的“數碼囤積”,和真實生活中的亂堆雜物一樣,會讓我們壓力倍增。據悉,“數碼囤積”還造成個人和企業的網絡安全問題,有時找到需要的郵件比登天還難。

  什麼是“數碼囤積”

  “數碼囤積”這個詞2015年首次在一篇論文中出現。一名荷蘭男子每天拍攝上千張數碼照片,又花數個小時整理這些照片。論文寫道,“他從來沒有用到或看過他儲存的這些照片,卻堅信它們將來會有用處。”

  “數碼囤積”的定義是“毫無意義地囤積數碼文件,最終導致壓力和混亂”,論文作者認為數碼囤積可能是一種新型的囤積症。

  荷蘭這名男子囤積數碼照片之前曾囤積實物。諾森布里亞大學囤積課題研究組的組長尼克·尼夫說,他注意到實物囤積的研究課題也轉移到了數碼空間。

來診斷一下,你有沒有患有“數碼囤積症”?(視覺中國)
來診斷一下,你有沒有患有“數碼囤積症”?(視覺中國)

  在2019年早些時候發佈的一項研究中,尼夫和他的同事詢問了45個人關於處理郵件、照片和其他文件的方式。人們囤積數碼文件的原因各異——純粹因為懶,認為可能用得著,不敢刪除,甚至想留下某個人的“把柄”等等。

  人們不刪工作郵件,最普遍的原因是認為將來可能有用,包含工作中需要的信息,或者可以讓做過的事有依據可尋——都很有道理,但最終導致了囤積上百封可能看都不看一眼的郵件。

  尼夫說:“人們也發覺了這是個問題,但礙於他們機構慣常的做事方式。他們收到大量郵件,但又不敢刪除,於是越積越多。”

  如何解決

  那麼怎樣才能判定自己是不是有“數碼囤積症”呢?

  澳州莫納什大學副教授達爾莎娜·賽德拉開始探究數碼囤積時,問了好幾個人這個問題。她發現幾乎每個人都能回想起很難找到要找的東西的經曆。

  在2018年12月她發表的一篇論文中,她調查了846人關於數碼囤積習慣以及他們遭受的壓力的問題。他們發現了數碼囤積行為和受訪者遭受的壓力存在關聯。

  賽德拉說,傳統的囤積症會讓人們難以做決定,還能引發焦慮難過。“我們發現,在數碼空間里,我們自覺或不自覺,或多或少地進入了焦慮狀態。”

把整理歸檔當作是與看牙醫一樣必不可少的事情。(視覺中國)
把整理歸檔當作是與看牙醫一樣必不可少的事情。(視覺中國)

  威斯康星大學教授奧拉韋茨說,囤積並不是說我們儲存了多少信息,而是我們對數據是否有“切實的掌控感”。如果有,就不是囤積。但奧拉韋茨指出,當我們儲存的數據越來越多,大多數人會失去這種掌控感。

  所以我們為什麼會弄得一團糟呢?奧拉韋茨說,Google雲盤(Google Drive)這樣的平台“公開引誘”人們囤積,因為儲存文件太容易了,又幾乎不提醒人們翻閱,“存起來就能找到的想法給人們提供了虛假的安全感。”

  有些人認為既然科技公司讓人們能夠儲存數據,也應該幫助我們化解“數碼囤積”傾向。賽德拉認為很快會有與平台無關的跨設備檢索和數據整理方式,類似於不同的手機應用間能夠同步共享聯繫人信息。

  奧拉韋茨指出,科技公司應該重新考慮一下,他們如何造成了我們的某些囤積傾向。但她更希望人們自己負責整理數碼文件,把整理歸檔當作是與看牙醫一樣必不可少的事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