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豐能源創始人病故 企業發展面臨眾多變數
2019年03月15日14:38

  來源:投資有道

  長豐能源步入多事之秋!2019年1月30日,加拿大中概股長豐能源在多倫多聯交所發佈公告稱將暫緩港股IPO計劃。隨後的2月22日,長豐能源再次發佈公告披露,公司創始人、執行總裁兼董事長林華俊因健康原因將辭去公司的所有職位,新的執行總裁與董事長將由原公司副總裁、董事林司茵擔任。而據多方求證,長林華俊已於3月病故。

  根據公開信息披露,三亞長豐海洋天然氣供氣有限公司(公司海外上市主體:長豐能源,證券代碼:CFY)是一家主營城市燃氣、燃氣設施建設、汽車加氣站等業務的燃氣供應商和綜合性能源利用投資開發企業,公司1995年成立於海南三亞, 2008年2月其海外主體長豐能源有限公司在加拿大多倫多聯交所(TSXV)上市。截至此次實控人變更之前,林華俊一直都是公司的實控人。

  (圖片來源於網絡)

  創始人林華俊或已病故,其女兒“掛帥”

  據有關人士信息,長豐能源的創始人林華俊已於今年3月因病去世,而具體病因並未詳細透露。我們獲取消息後第一時間致電長豐能源官網上披露的公司座機以及分公司電話求證,卻均未有人接聽電話,也沒有自動轉接的語音提示,顯得極不正常。同時,我們也向該公司的官方郵箱發送採訪函,仍然是沒有任何回覆。但接近長豐能源的人士向我們證實,林先生的確去世,相關的喪事活動都已經舉辦。

  若消息屬實的話,創始人林華俊的去世恐怕會對長豐能源的正常經營產生較大的負面影響。據網上信息查詢,林華俊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為2018年9月29日,他出面接受某媒體關於能源發展的採訪,採訪中林華俊還表示長豐能源正調整公司發展戰略,力爭成為能源體系變革的先行者。

  2019年2月22日,公司突然發佈了實控人與管理層的變動公告。公告披露,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執行總裁林華俊因健康原因將辭去在公司的所有職位,並任命公司副總裁、董事林司茵作為公司新一任的董事長兼執行總裁。林華俊將繼續作為長豐能源的顧問。此外,公司高級顧問黃煒強將作為新的董事會人員填補林華俊離職後的董事會空缺。

  根據公開信息瞭解,林華俊是1950年生人,早年從事房地產業務,後轉向天然氣領域,1995年成立長豐能源,擔任了超過了20年董事長,旗下資產包括有長豐能源、法電長豐(三亞)能源有限公司、三亞長豐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湘潭市長豐深冷能源有限公司等諸多公司。新上任的董事長林司茵為林華俊之女,曾任長豐能源副總裁兼董事會秘書。此外,我們還發現林司茵2018年1月才被董事會選任為公司董事,僅僅過了一年,就坐到了董事會的頭把交椅,上升速度著實驚人,交班明顯有點倉促。

  香港IPO已經暫緩,前後說法互相矛盾

  2019年1月30日,長豐能源發佈公告稱,據公司財務顧問分析,目前香港股市的波動較為消極,會一定程度上影響香港投資人對IPO企業的投資熱情。基於對市場的判斷,董事會決定推遲此次港股上市的IPO計劃,直至香港資本市場環境有所改善。公司公告還披露,董事會將繼續關注香港股市,以及全球資本市場,適時向所有投資人披露港股上市的最新計劃。

  如公告所述,長豐能源暫緩IPO的主要原因竟然是因為香港股市不佳,擔心投資人投資熱情不高。然而我們統計發現,港股今年以來並不像公司所描述的那樣市場不振,恒生指數從年初的不足25000點,一路上揚至近30000點,漲幅達到了20%左右,市場火爆。所以,市場消極肯定不是公司此次推遲IPO的真實原因。

  其實,這已經不是長豐能源第一次推遲港股的IPO計劃。早在2018年7月12日,公司就發佈公告披露:公司一直致力於推進港股IPO的進程,但2017年以來,由於公司新增的多個項目尚處於開發階段,盈利狀況需在全面運營後才能體現在業績中,因此公司董事會決定推遲原定於2019年上半年公司在港股上市的計劃,並推動新增項目盡快在財務報表中體現,以此增加港股IPO的公司估值。

  前後兩個公告對於推遲港股IPO的原因各執一詞,還互相矛盾。這種矛盾可能恰恰就是長豐能源現狀的一個真實表現。因為林華俊多年一直親手掌舵企業,其突然生病直至去世,對於長豐能源這樣的民營企業的影響無疑巨大,企業管理層在重大戰略問題上或無法絕對統一,在港股IPO問題上的說法前後不一也源於此。

  尚存重大訴訟未結,新掌門面臨曆史抉擇

  此外,長豐能源目前還有重大訴訟在身!其與中國京安有限公司(簡稱:中國京安)的股權糾紛案尚在審理之中,該案件涉及到國有資產的流失問題。

  根據公開信息瞭解,中國京安原名中國京安總公司,是公安部1986年成立的部直屬警用裝備企業,於2017年根據國家相關文件要求改製為中國京安有限公司。該公司1999年曾為林華俊的長豐能源提供巨額的資金支持,也曾一度擁有長豐能源50%的股權,但是後來以林華俊為首的利益集團通過“連環套”讓中國京安合計1100萬元的借款與股權都化作了泡影,巨額國資流失。

  2009年,中國京安將長豐能源重要關聯方長凱實業及當時的法人代表林華俊告上了法庭,要求返還侵占的股權款750萬元,緊接著2014年9月中國京安就長豐能源侵占350萬元股權一案,再次將長豐能源以及法人代表林華俊一紙訴狀告上了法庭,要求重新調整長豐能源股權結構,歸還屬於中國京安的合法股權。隨後中國京安與長豐能源就上述案件開始了長達數年的“拉鋸戰”,據裁判文書網顯示,雙方之間圍繞這些借款和股權之間的官司已經高達10餘件,

  其中中國京安已經在不少案件上獲得了勝訴,但始終沒有得到執行,沒有拿回長豐能源的合法股權或者等價股權款。中國京安方面已經公開表示將繼續窮盡一切法律手段。

  然而,作為過去案件主要被告人的林華俊卻突然病故,這使得案件又多了一份曲折。在通常情況下,民營公司的創始人已經在市場經營多年,人脈資源深厚,現在突然撒手西去,新任領導者能否完全繼承以前的關係,商業合作夥伴能否繼續給力支持,都面臨著極大的變數。所以,長豐能源新掌門人能夠涉過權力交接的險關,可能就要看其魄力與智慧了。快刀亂麻解決包括以上訴訟在內的一些曆史遺留問題,讓企業輕裝上陣,或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