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開發迎第3個十年 委員建議出台新一輪優惠政策
2019年03月15日01:46

  西部大開發迎來第三個十年 成都提供了哪些方面的經驗

  21世紀經濟報導 文/李果

  2019年是西部大開發戰略提出的第二十個年頭。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了將“製定西部大開發新的指導意見”的工作任務,這表明,西部的開發和開放工作即將步入一個新的階段——3.0時代。

  過去二十年,西部的發展取得了一系列成就。國家發改委公佈的數據顯示,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以來,西部12個省區的經濟總量持續增長,特別是2012年以來,西部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速達到8.9%,高出全國增速1.8個百分點,而2018年經濟總量在全國經濟總量的占比已上升到20.5%,成為我國經濟增速最快的區域。

  “其中也包括縮小了東部與中西部的發展差距,如成都市已經成為全國新一線城市的首位,而貴州、西藏等地區的GDP增速連續多年排名全國前列。”西南交通大學教授、四川省決谘委委員駱玲說。

  下一個十年乃至更長的時間,西部又該如何發展?這成為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眾多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以及社會各界關注的重要話題。

  新一個十年機遇期

  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員盛毅認為,從西部大開發過去二十年的發展來看,各個階段的發展重心並不相同。

  “第一個十年的西部大開發,主要是進行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的建設。”盛毅表示,第二個十年,主要突出重點地區的發展,比如國家先後批複了三個經濟區,即成渝、關中天水、北部灣,希望從點到面推動西部地區的發展。同時也加大了對一些重點產業的扶持,比如西部的特色產業,電子信息、汽車等,這使得西部地區在第二個十年中發展得更快一些。

  現在即將要進入西部大開發的第三個十年,西部的開放開發又該從哪些方面入手呢?

  對此,全國政協委員李香菊建議,在2020年西部大開發優惠政策到期後,繼續出台新一輪優惠政策,並將期限延長至2035年。如製定更加優惠的西部大開發稅收政策,其中包括擴大政策覆蓋面,對高新技術類企業實施減半徵收;增加優惠方式,實行投資抵免、加速折舊、再投資退稅、延長虧損結轉期限等比現行政策更為優惠的方式等。

  全國人大代表曹清堯則建議利用地理區位優勢打造國際物流園區,發揮成渝主導功能,同時輻射周邊城市,讓成渝城市群不論是在陸海新通道還是“一帶一路”建設中都發揮重要的作用。

  全國政協委員方光華建議國家“更加關注西部地區的創造力發展,更加註意培育和扶持西部的比較優勢”。

  駱玲認為,需要注意的是,現在宏觀經濟拉動因素已經由過去的投資拉動變為高質量發展。因此在下一個十年的西部大開發政策製定上,應圍繞如何釋放西部地區內生經濟的發展動力展開,即增強西部經濟的造血能力。

  國家正在推動全方位的對外開放,而西部地區開放的載體之一便是擁有三個自貿試驗區,“如成都在自貿試驗區方面已經有了很好的探索,也為國家貢獻了很多的經驗,我建議能否出台相關政策,進一步釋放這些地區的經濟活力,使得西部地區從內陸變為開放的前沿。”駱玲表示。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表示,隨著第三批自貿試驗區的成立以及“一帶一路”倡議的落實,西部地區將成為我國經濟的前沿陣地,基礎設施等條件有望大為改善,都將成為未來深入推進西部大開發的有利條件。

  盛毅認為,下一個十年,應該進一步擴大西部對外開放,“西向開放在近幾年開始步伐加快,如成都開通的蓉歐快鐵,已經成為西部內陸對歐開放的橋頭堡,在第三個十年,如何進一步擴大西部的對外開放將是非常重要的任務。”他建議,製定新一輪西部大開發的政策時,要建設現代化的經濟體系,“除了要加大產業發展力度,還要進一步發揮西部地區科創資源的優勢,在西部地區形成具備自主創新能力的新興產業,提高製造業的技術水平和推動傳統產業的綠色發展。”為了更好地支撐西部地區的發展,還要按照主體功能區的要求,進一步優化生產力和人口在城鎮的佈局,進一步向西部經濟較為發達的城市群和都市圈集中。

  向西部提供成都經驗

  值得注意的是,與過去二十年西部地區向東部地區學習經驗不同,下一個西部大開發十年即將到來,盛毅認為,西部地區內部也有諸多的經驗,可以相互借鑒和學習。

  作為西部地區的領頭羊,成都在發展中的很多經驗可以為西部地區所借鑒。

  第一是在對外開放方面,成都出台了《關於加快構建國際門戶樞紐全面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意見》,通過實施國際客貨運航線拓展計劃、國際班列提能計劃、國際供應鏈體系建設計劃等,增強了自身的對外開放度。“如成都以國際標準推進高質量國別園區建設,創新園區運營模式,搭建國際中小企業綜合服務平台,打造國際中小企業來華投資首選地和集聚地。”

  第二在對內協同發展方面,成都則提供了從單一城市發展到“都市圈”協同發展的新方式。

  進一步講,以成德眉資同城化而言,這是在四川省委作出“一干多支、五區協同”戰略部署後,成都主動擔當“主幹”責任的一個具體體現,也是構建區域發展新格局的體現。2018年,成德眉資同城化、成都平原經濟區一體化和五大經濟區協同化發展共簽署合作協議298項,總投資超過1000億元,探索“總部研發在成都、生產配套在市州”新型產業合作關係,協同協作、共榮共興發展格局正加快形成。

  “成都在對內協同發展方面的成德眉資同城化戰略,以及在發展新經濟方面,在全國率先成立新經濟委等,都可以被很多西部地區所借鑒,成都的經驗,也是西部大開發的經驗。”盛毅說。

  第三是成都更加註重營商環境的打造。隨著經濟的發展,西部多個省市的經濟體量已經比肩東部沿海地區。而在從追趕到超越的過程中,西部地區拿什麼同沿海地區競爭?

  答案是多樣的,但營商環境的營造,卻是很多城市的共同目標。可以看到,在今年的全國兩會期間,多位來自西部地區的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都提出希望進一步優化本地區的營商環境。

  成都則鮮明地提出了把打造一流營商環境作為“頭號工程”,抓實抓細“國際化營商環境建設年”各項工作,加快打造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營商環境,同時提出了其中包括“支持建設國際化營商環境先行區,設立四川自貿試驗區巡迴法院、成都知識產權法院和成都金融法院等專業法院,支持國際商事仲裁機構在蓉設立分支機構”的建議,以進一步從實處增強成都營商環境的質量。

  此外,創新亦是成都的另一項重要開放開發經驗。當下,成都已經將發展新經濟作為追趕世界先進城市的突破口。目前,成都在全國率先成立了新經濟發展委員會和新經濟發展研究院,規劃建設了獨角獸島,實施場景供給計劃、發佈城市機會清單。2018年,成都每天有超過110家新經濟企業在蓉誕生,4家本土“獨角獸”企業破繭而出,新經濟企業專利數量達5.65萬件,同比增長117%,新經濟活力躋身全國前三。

  正是基於此,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住川全國政協委員帶來了聯名提案《關於在四川佈局建設綜合性國家產業創新中心的建議》。

  委員們認為,作為支撐“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經濟帶髮展的戰略紐帶與核心腹地、新一輪西部大開發的核心增長極、國家重大改革的重要策源地,四川創新能力較強、產業基礎紮實,已建和在建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數量居全國第三,具備創建綜合性國家產業創新中心的良好條件。

  可以看到,以成都為代表的西部城市,正在成為新一輪西部大開發最大的變量和最強勁的動能。

  “統籌做好西部大開發工作,可以拓展我國經濟發展空間,可以增強防範各類風險的能力,可以支撐全國經濟穩中向好的形勢。可以說,把西部這盤棋走活了,西部地區經濟升級了,我國實現經濟轉型升級、邁向高質量發展的基礎將更加紮實。”國家發改委西部開發司巡視員肖渭明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