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價月嫂向新生兒肚臍淋水 專家:從法律層面樹起誠信標杆
2019年03月15日15:46

原標題:高價月嫂向新生兒肚臍淋水 專家:從法律層面樹起誠信標杆

高價月嫂,護理不善嬰兒進醫院

“月嫂25000元,還得提前半年預約。”就在幾天前,當這句話登上熱搜榜單,眾多網友發出了質疑:月嫂價格動輒過萬,業內服務是否物有所值?

護理新生兒、搭配月子餐、睡眠時間短……月嫂的工作繁忙辛苦,理應得到一份不錯的回報。不過,在實際案例中,卻屢屢出現因月嫂不夠專業使寶寶或寶媽受傷的現象。對於先付款、再服務的月嫂市場,卻沒有太多細則保障這些受傷者的權益。近日,多位請過月嫂的家長向記者講述了各自的不快經曆,而月嫂市場的信用問題也在媽媽們的“怨氣”下日益凸顯。

向新生兒肚臍淋水

花13800元請的月嫂,卻往新生兒肚臍上淋水。因臍帶護理不善,女嬰在出生後的第15天便入院手術,寶媽則在月子裡日日以淚洗面。講述起剛剛發生的這段故事,家裡的“頂樑柱”郝先生也不禁陷入哽咽。

據郝先生講述,他早在妻子懷孕時,便於金月時代家政公司馬家堡店預定了一位月嫂。經該公司相關負責人劉老師介紹,公司的胡阿姨有著8年的月嫂經驗,可以擔此重任。今年2月8日,胡阿姨正式上戶,可到了當月14日,郝先生發現,寶寶開始頻繁哭鬧,胡阿姨則解釋稱“孩子小,就比較愛哭”,不建議去醫院。哭了三天,郝先生看到,孩子的肚臍腫了起來,像個小饅頭,決定帶孩子去醫院做檢查。

“臍帶怎麼護理成這樣?孩子需要住院手術。”醫院的結論讓郝先生與妻子心痛不已。冷靜之後,郝先生翻看平日裡高興時為寶寶錄的視頻,尋找護理不當的原因。在他展示的一段視頻中,記者看到,月嫂在為寶寶洗澡時掬起一捧水,淋在了寶寶的肚臍上。郝先生說:“我不經意間拍的孩子洗澡視頻,沒想到正好記錄下月嫂護理不周的畫面。新生兒肚臍不能淋水。”

“孩子住院當天,月嫂回了老家。自此之後,我再也沒見過她。只有她給我發的道歉微信。”在郝先生向記者出示的微信截圖中,名為“月嫂”的對話框中寫著:“對不起,我判斷失誤,我以為仔細消毒會好起來,讓寶寶受罪了,沒想到發展這麼快,昨天來醫院就好了”。

“如今,月嫂跑回老家,家政公司並沒進行賠償,連我付的13800元月嫂費都沒有退回。可我的孩子,一個那麼小的女孩兒打了麻藥,醫生說她的膀胱被切了一部分,如今肚子上留下一道疤痕。寶寶一哭,正坐月子的妻子就跟著哭,家裡老人也全部病倒。我晝夜陪在孩子身邊,熬得身心疲憊。護理不當除了給孩子造成影響以外,也給我們家帶來了許多精神上的傷害。”說起這些,郝先生幾次沉默。

記者梳理市場上多家家政公司與客戶簽訂的合同發現,臍帶護理都是一項明確包含在月嫂職責中的內容。

今天上午,記者撥通了中介方電話。電話裡的女士表示自己是該公司劉老師,並說:“月嫂是我們公司派的。服務10多天吧,孩子出現臍部發紅……17日去了兒童醫院,說是臍炎。”她向記者表示,一開始這位郝先生要求賠償80萬,後來從80萬變40萬。當記者詢問中介方打算賠償多少金額時,劉老師說:“不是想補償多少的問題,該怎麼著怎麼著。孩子住院費等(憑證)拿出來,按程序走也成。”記者又以劉老師的回應詢問郝先生,他表示,當時要求中介給說法,劉老師一直問他要求賠償多少錢,他想到孩子可能會有併發症、需支付高額護理費、再算上他與愛人的誤工費等,帶著情緒說了一句“80萬”,但冷靜、諮詢後認為不需要這麼多。他的最終目的是“要為孩子討一個公道,將來孩子長大了,要對孩子有一個交代。”

給產婦蒸了一鍋硬米飯

北京市民艾文是一名新晉寶媽。經過一年多的恢復,她覺得自己剛剛從產後抑鬱的邊緣和多項身體不適中走出來。不過,回憶起剛生下寶寶後那幾個月的艱辛,她還是覺得曆曆在目,一路走來好不容易。

“在我月子裡的第20多天,月嫂為我蒸了一鍋硬米飯。我記得當時父母還沒下班,我剛睡醒,又餓又蒙,囫圇吞棗般吃了一大碗飯。吃完飯才想起來,老人們都說月子裡擔不得事,不能吃不好消化的東西。第二天,月嫂又做了一道火候偏小的胡蘿蔔炒肉片,一嚐,胡蘿蔔片還是硬的。”艾文對記者說,在吃硬米飯之後,她的胃就立竿見影般疼起來,疼了將近三個多月。一開始是天天疼;後來是隔幾天疼一次。她多次到醫院看病,嚐試吃西藥、中藥進行調理。如今,她仍然不敢吃任何涼的、硬的或是不好消化的食品。

“我責怪自己粗心大意,沒吃出米飯硬。但是從這件事也能看出,月嫂行業的培訓應該更加專業,註冊點評系統也應該建立起來。我的感覺是,許多月嫂都稱自己‘經驗豐富’,一介紹自己就說有著十年、八年的經驗。可這一點,我們作為客戶,並沒有什麼渠道去考證。”雖長期在北京居住,但為了方便父母照顧自己,艾文生孩子、坐月子都是在老家。她告訴記者,在小城市里,6800元也是中檔靠上的價格了。可這樣一位高價月嫂,卻在熟悉家裡廚具之後,輕視月子餐最該注意的事項,這說明該名月嫂的職業性並不強。

艾文還說,這件事是這名月嫂讓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失誤。其他的,還包括用家裡的鞋底刷給孩子刷尿布、打碎了家裡的兩個盤子、給孩子擠AD鈣劑時把膠囊掉入嬰兒口中……

口舌之爭知多少

還有一些媽媽們,比上面兩個案例中涉及的媽媽要幸運許多。她們大多表示,月嫂確實為自己和孩子提供了有效的幫助,但她們在講述中表達了同一個想法:在產後抑鬱邊緣徘徊的同時,還要忍受來自月嫂的“精神摧殘”。

“我興致勃勃喂孩子母乳,月嫂卻當著我與愛人的家長們大聲吼道,‘你別試了,你現在就沒什麼奶,過幾天也不會有太多奶’。她說的話根本不科學。”

“我家的月嫂幹活還行,但是時不時就要詳細描述上一家對她有多好,說那一家住著寬敞房子,同她一起吃得有多好。我家雖不大,但也沒有虧待她,她這樣一直說,讓家人們都很反感。”

“我最受不了的是挑撥離間的月嫂。一進家就問我,是否喜歡我婆婆,會不會吵架。本來我們相處很好,可那名月嫂還總在旁邊指指點點,雖然不會影響我們關係,但很影響心情。”

專家說法

從法律層面樹起誠信標杆

能否從法律層面,在如今的月嫂市場樹起一道信用標杆?國際關係學院法律系主任、教授畢雁英向北京晚報記者分析道,月嫂市場出現這種質價不符問題的主要原因包括:供給與需求不匹配,導致價格被不合理抬高,沒有體現優質優價,市場呈現出供給方佔據明顯優勢地位而消費者處於明顯劣勢的情況;月嫂行業還不成熟,缺少相關培訓,也沒有建立起行業服務標準和服務規範,雖然待遇越來越高,但人員專業性有待加強、服務意識也有待提升。

“考慮到此行業對母嬰人身健康具有直接的、重要的影響,政府應當加強監管,符合設定行政許可事項的範疇,應當考慮和論證將其納入事前監管的範圍,通過資格考核對從業者的能力和資質進行篩選和限製。”畢雁英表示,當前缺少規製的混亂的市場狀況也不利於保護雙方的合法權益。月嫂有相對高的待遇的同時,自身的利益和權利也很難有保障。一方面月嫂不願與公司簽訂固定的勞動合同,以便挑肥揀瘦,甚至隨意地撇開公司跟客戶“私簽”,所以,月嫂與家政公司的關係往往比較鬆散,成為流動性較大的群體,較難管理。另一方面,客戶為了降低成本,也經常與月嫂“私簽”。而“私簽”的結果是,一旦權利被侵害,獲得法律救濟的難度加大。

“解決問題的出路是,未來應當建立更側重於專業化的母嬰護理人員培訓和監管體系。”畢雁英說,該體系或包括完整的專業培訓製度、服務標準體系、服務規範、相關的法律製度規範以及行業誠信監督體系。

尹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