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證醫生治死老人 假證書和辦證機構為何屢禁不止
2019年03月15日09:23

  原標題:假證醫生治死桐廬老人,“李鬼證書”和辦證機構為何屢禁不止

  記者聯繫了一家證書代理,其表示可以做100多種證書。

  一年一度的3·15消費者權益日,如期而至。

  3·15晚會成為打假盛會,至今已有28年。2017年,3·15晚會曝光了一條月嫂證黑色產業鏈。節目中,杭州某家政公司聲稱,只需繳納650元,即可辦理一張“全國科技人才培養工程管理中心”頒發的金牌月嫂證。

  當時曝光之後,這家家政公司在次日“關門大吉”,隨之而來是整個家政服務行業的自查整改。

  但錢報記者調查發現,至今,各類“李鬼證書”,和背後的辦證機構,依然猖獗。

  花350元就能辦張火療資格證

  今年1月,因涉嫌傳銷犯罪和虛假廣告犯罪,火遍全國的某火療館,在相關部門介入下被紛紛取締。

  據媒體報導,天津老人杜玉青常常光顧的火療館,也關門了。房裡原本擺著的單人床和宣傳畫冊消失一空,那些之前還賣著保健產品的“老師”也立馬斷了聯繫。

  更讓杜玉青苦惱的是,原本想要靠火療掙錢養老的她,有些騎虎難下。去年12月,杜玉青繳納了一筆加盟費和培訓費,結果,“剛考下的火療證還沒捂熱乎,就出事了”。

  這張黑色的“火療證”,封面燙著“全國科技人才培養工程衛生專業技術證書”幾個金字,是杜玉青花了350元,跟著一位“老師”陸續學了一年,才辦出的。

  杜玉青的遭遇並非偶然。就在去年,冠著“今後康複理療也必須持證上崗”等標題的文章,開始頻繁出現在老人們的手機中。

  “推拿按摩、艾灸、刮痧、拔罐等,其療效與操作者的技能高低有直接關係,這使得‘全國科技人才培養機構’和‘中華醫藥學會’等機構頒發的資格證書,含金量更高了。”當時,不少網文稱,目前經全國科技人才培養機構審批同意,目前特有一批衛生專業技術證書,可依規定為報名學員簡化辦理手續,“確保手續齊全20日後出證”。

  從“中醫外治理療師”到“中醫艾灸理療師”的各類職業資格證書,被以900-1600元不等的價格出售。

  為了增加可信度,這些推送文章大多拍著胸脯保證,該證書是“中國科技人才培養管理中心頒發,當地衛生部門備案,國家承認的從業資格證書”。

  而實際上,這些證書並不合法,只是一門生意。

  專門拉人買課買證的傳銷組織

  2018年12月,廣東湛江警方破獲了一起新型組織、領導傳銷案件。自2016年8月起,傳銷組織以“深圳市幫扶農商貿事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幫扶公司”)為依託,打著“雙創扶貧”“幫扶農商貿”的幌子,做著傳銷的勾當。

  張勇(化名)就是其中一員。

  2016年10月底,他加盟了“幫扶公司”,註冊成為了公司“雙創幫扶”系統的一名“創客”。

  至於“雙創幫扶”項目,按公司說法,是為了“幫助數百萬複轉軍人和大學生創業、創新,做創客”。

  在網上,還能找到不少所謂“雙創幫扶”項目的對外宣傳。在介紹里,這些公司大多宣稱已與多個國家部門合作,目標是通過眾籌投資,激活大量沉澱的專利產品與專業項目。

  對張勇而言,他要做的很簡單——拉人買課。只要有人購買1000-10000元不等的全國科技人才培養工程課程,成為“創客”,他就能獲得返利。在幫扶公司內部,“創客”分多個等級,想成為下一階的“優秀創客”,張勇必須購買更多課程,獲取全國科技人才培養工程創新創業專業技術證書。

  對張勇來說,購買課程之後並不意味著真正接受培訓,其本質是收取“入門費”。2016年12月,他繳納20萬元,成為廣州市白雲區的創新創業培訓代辦點,為下線“創客”頒發專業技術證書。

  5個多月的時間,他發展下線“創客”408人。直到被捕時,辦公室里還有9張專業技術證書,沒來得及頒出。

  “被告人張勇(化名)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 去年9月,張勇一案二審,他難逃牢獄之災。

  醫死人的假證醫療師

  2017年7月,桐廬人張淳(化名)的父親去世了。讓張淳更憤怒的是,為了治病父親花費逾15萬元在桐廬微霸順勢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順勢公司”)接受治療,但一年來不僅未有緩解,反而加劇了病情。

  張淳的父親患有糖尿病。從2016年起,在順勢公司法定代表人方德忠的建議下,張淳父親開始停用胰島素,接受他的順勢治療。

  方德忠本人介紹中,其除了擁有全國科技人才培養工程頒發的順勢醫療師(高級)、中醫順勢藥劑師(高級)等多個頭銜外,還被該工程專家組特聘為“中醫順勢醫學培訓指導中心”主任,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中醫寧養師和臨終關懷師專業技術培訓工作。

  而方的順勢治療,他稱作是將中醫原理和順勢療法融合、創新,生產加工新藥物可以安全、無毒無副作用地解決高血壓、糖尿病、乙肝等各類慢性疾病。此外,新療法的最大功效,是可以治療被稱為“癌中之王”的胰腺癌。

  經過2個月的治療,張淳父親血糖急劇升高,體重驟減,醫院診斷其為胰腺癌、膽管癌。由於不願化療,醫院只能建議張淳父親吃藥控製,定期複查。

  “我爸在上海住院期間,方德忠打過幾通電話,說他那可以根治癌症。”拗不過求醫心切的父親,出院後張淳陪著父親在順勢公司購買了3萬元一個療程的胰腺癌特配藥。“肯定不信啊,但我爸說這是他最後的希望,我們只能滿足他。”

  前後五次療程,張淳父親的病情再度加重。而張淳這時候才得知,所謂的特配藥,是方德忠以病人家屬名義,從石家莊傅山中醫腫瘤醫院處配得的幾種中藥輔助藥物。

  “原本十幾塊錢的藥,冒充特配藥,翻了不知道多少倍賣給我爸。”方德忠的治療,當然難以見效。在服用了1323支康泰安口服液、785支聖液口服液、370粒延香鎮痛膠囊、610粒丹蓮安神膠囊後,張淳父親在順勢公司昏迷。

  2018年7月及11月,經兩次審理,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最終判決方德忠在未取得標準、無從業資格的情況下,為身患癌症的患者提供相關服務,違反公序良俗,令其返還相關費用。

  儘管法院已經判定,但在全國科技人才培養工程網站的管理人員名單里,方德忠的名字至今仍在副主任一欄里。

  從月嫂、火療、傳銷,再到非法行醫,多起事件背後都有“李鬼證件”的影子。而幾乎所有假證的來源,都指向一家機構——全國科技人才培養工程。

  作者:俞任飛

  來源:錢江晚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