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一鳴回憶創業曆程:小民宅里誕生第一版推薦引擎
2019年03月14日12:02

  新浪科技訊 3月14日上午消息,近日字節跳動CEO張一鳴在公司7週年慶典上首次提到,字節跳動是一家務實浪漫的公司。所謂務實浪漫,就是把想像變成現實,face reality and change it。體現在產品上,有同理心是務實,有想像力是浪漫。“同理心是地基,想像力是天空,中間是邏輯和工具。”A/B測試只是工具,測不出用戶需求,同理心才是重要的基礎。但是光有同理心還不夠,這樣只能做出有用的產品。想要做出彩的產品,想像力非常重要。

  演講中,張一鳴回顧了字節跳動早期的創業經曆,無論是第一版推薦引擎的誕生、移動互聯網廣告的探索,還是國際化的加速推進,都是務實浪漫的體現。

  以下為張一鳴演講全文:

  歡迎來自各個國家的同事聚在這個小小的報告廳里,進行我們的年會活動。2018年,我們取得了很多成績,也經曆了不少挫折和困難,很多同學為此付出了艱辛的努力。謝謝大家!過去的一年,不僅對我們公司而言,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對整個行業,甚至對整個世界都是。2015年,我們在沖繩辦年會,主題叫“巨變的時代”。當時我們感受到不斷髮展的科技,會對社會和世界帶來很大的改變,但我們沒有預料到科技帶來巨大改變的時候,也引起了巨大的反作用力,科技公司也會在這個過程中,經曆很多挑戰。

  過去,我站在這裏跟大家分享公司業務,行業格局,這些我今天都不想再說了。為了準備今天的分享,昨天晚上,我去了一個地方找靈感,也帶大家去看看。

  還是勾起挺多回憶的。過去有很多採訪,經常問我創業是否艱辛。我覺得並沒有。雖然擠在一個小小的民宅里,傢俱簡單,但是我們印象中,當時的日子都是挺快樂的,是一個新的開始,每天都充滿希望,最關鍵是在創造有價值的事情。即便並沒有住在地下室里的艱辛,跌宕起伏的曲折故事,但還是想起不少事情值得和大家分享。所以我今天主要講幾個故事。

  空間有形 夢想無限

  大家都知道,我們拿到第一筆融資,是在這附近的一家小咖啡館。其實還有兩筆融資也是發生在這個房子裡。公司創立半年左右,一個來北京旅遊的美國創業者,經過朋友介紹來公司參觀,聊了很多產品技術。他很驚訝,說這間公寓里團隊的技術是跟矽穀接軌的,他能不能做一筆投資?後來他就成了我們的投資人。

  在12年底,就在錦秋家園里,我們開始討論國際化的事情。我們在取“字節跳動”這個名字的時候,也想好了ByteDance這個英文名。那時候,同事中也沒幾個人出過國。但我們覺得,移動互聯網帶給我們的機會在全球都存在。

  過去這些年,我們一直在討論國際化。去年,我們說要加快國際化的進程。有個同事很積極,有一天跟我說下週要去印度調研。過了幾天,我問他你在哪個城市,德里還是班加羅爾,他說還在知春路……他在印度過海關的時候被攔住了。我說為什麼?他說他拿的證件不行。我說你拿的什麼證件?他說APEC證。他拿著一張環太平洋組織的證件,去了印度洋的國家。他說,上面寫著印度啊。我找了好久,看到一個縮寫IDN,這是印尼好麼。

  當然這並不能阻礙他去印度的熱情,隔了一個禮拜,他還是踏上了印度的土地。他還在抖音里發了小視頻,坐在“突突車”上,長途跋涉了兩次總算入關了,感覺還挺歡快的。這位同學在印度做了很多行業的分析和調研,還招了很多的候選人,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畢竟英語也不是很好。於是我就想到了唐僧西天取經。這位同事是誰,我就不說了,大家就當他是唐僧吧,反正取到了真經。

  我是想說,很多時候,儘管條件是有限的,不管是辦公空間小,還是語言不通,但夢想依舊可以很廣闊,可以追求創造非常大的事情。我曾經在一個工地上看過這句話,空間有形,夢想無限,我覺得特別契合。

  我前兩天,翻了下我的微博,發現一條私信。這讓我想起了我們最早做推薦引擎的故事。2012年底,頭條App發佈後不久,某晚在錦秋家園6樓辦公室,我叫上所有的PM和RD開會。核心議題:要做一個信息平台,看來勢必要把個性化推薦引擎做好。我們現在啟動不啟動這個事情?當時非常多的人擔心我們沒有“基因”和能力,紛紛表示擔心。我說,推薦我們不會,但可以學啊。於是我找到了《推薦系統實踐》這本書的作者,問他要一本電子版看看。他說書還沒出版,不肯給我,嚴重耽誤了我們公司推薦能力的進度。我只能網上找資料,自己想像著寫出了第一版的推薦引擎。現在他已經加入我們公司。

  在當時,做推薦引擎對創業公司來說,難度還是很高的,那時候有很多人在做類似的App,有些人是靠不可擴展地運營,有的人嚐試通過簡單的定製實現個性化,真正下決心做推薦引擎的公司很少,失敗的很多。

  但我們覺得,如果不解決個性化的問題,我們的產品只是做些微創新,也許能拿到一些移動互聯網的紅利,但不可能取得根本的突破,不能真正的創造價值。在任何時候,我們都要努力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說起移動互聯網,當時整個行業是對移動互聯網廣告也是沒有信心的。覺得屏幕很小,並不適合放廣告。當時廣告形態都是banner、積分牆之類的,轉化效率很低,用戶體驗也很不好。

  但我問張利東,他卻說特有信心,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用戶反饋郵件箱里經常有人說想來打廣告。雖然這些用戶可能單筆廣告費不會超過5千塊。我們認真思考了下,覺得個性化推薦信息流廣告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我們得找個廣告主,驗證一下。2013年9月,利東終於找來了一單生意,國美的北太平莊店。那時候,我們還沒有廣告系統呢。那怎麼辦?我們在信息流直接編碼(hardcode),把廣告的素材數據和地理位置範圍投放硬編碼寫到了業務代碼裡面。為了證明廣告有效,我們還設計了閉環:刷到廣告後,點擊收藏文章,拿著文章,到這家國美店買滿200元東西,就送食用油。

  剛開始,我們把推薦半徑設為3公里,結果一個上午過去了,沒有用戶去,我們就把半徑擴大到10公里,有十幾個用戶,又繼續擴大,最後輻射範圍最北到了北五環,最南到了南二環,來了一百多個人,終於把禮品送出去了。儘管效果很難說算好,我們還是非常興奮,好歹實現了移動互聯網定向閉環LBS廣告啊。

  讓我想起了《史蒂夫·喬布斯傳》里提到,17歲生日的時候,喬布斯爸爸送給他一輛車,接下來一段話都在描述那個車有多破,但最後喬布斯說:but still it is a car。這就是我對我們第一個信息流個性化推薦廣告的感受。

  做正確的事 而不是容易的事

  我們的頭條尋人,現在已經找到8521個人了。平均每天彈窗80+例尋人啟事,最多一天找到了29名走失者。

  做這件事,我們也有過很多討論。大家可能都見過404尋人,很多公司做過,在一個根本打不開的頁面上,放上尋人啟事,用戶看到的時候,小孩可能都走失一個月了,而且也不在同一個城市。咱們公司也有同事很早就提議要這麼做,但我堅決反對。這個方法,根本找不到人,都是噱頭,不如不做。如果我們要做,就認真找到能解決問題的辦法。

  到了2016年初,我們的用戶已經達到一定密度,我們又重新討論,有沒有可能,從LBS廣告到LBS尋人。在燕郊有了第一例成功案例後,我們認真仔細地做了測算,找到一個人要用多少成本,1億DAU的時候,是不是就能大規模的解決需求了,我們有沒有機會和能力承擔全中國的尋人信息。到如今,頭條尋人已經是最有效而且找到人數最多的平台了。後來,我發現美國有一個系統叫AMBER Alert,跟我們自己摸索出來的系統很相似。希望我們所有的公益項目都認真追求可持續、大範圍、高效率,不要做表面工作。

  前段時間,我們啟用了一個新辦公地點紫金數碼,裝修問題在頭條圈被廣泛討論,很多同事吐槽辦公室氣味不好。我們因為團隊成長太快,老是要搬新辦公室,所以一直有這個問題。我也問房產的團隊,為什麼不能解決。他們說,按照最高標準測試,也絕不超標。我們確實嚐試了各種辦法,但這是一個行業難題。有些公司的做法,是多擺點綠植,但其實只是心理安慰作用。

  那我就說,我們真的嚐試世界上最有效的辦法了嗎?有沒有可能介入生產環節,有沒有可能聯繫材料專家,從工藝和流程入手,徹底解決問題。雖然很難,也許不能在一個月,一個季度搞定,甚至一年內,都解決不了,我們還要想辦法去嚐試,希望明年,我們在這方面能有有突破。不僅幫幾萬員工解決搬家時會遇到的空氣質量問題,可能還是很好的商業機會。

  有一天我看到咱們HR寫的招聘PM的JD,特別生氣。有一條寫著:有五年以上互聯網產品經驗,具有日活千萬量級以上的產品規劃和產品迭代實施經驗。我跟這個HR說,按照這個要求,陳林、張楠,我們公司一大批PM,一個都進不來,連我自己都進不來。別說千萬DAU產品了,他們加入前,連百萬,甚至十萬DAU的產品也沒做過。

  很多同事加入我們公司的時候並沒有光鮮的背景或者很好的履曆,公司的產品經理,有設計背景的、運營背景的,還有代碼寫不好的工程師轉崗的。也許有人傾向於招背景光鮮的男神女神,但咱們更愛樸素的“小鮮肉”。我們招人一直秉承的觀念,是找到最合適的人,特質是不是真正契合,關注人的基本面。學校、相關經曆、title都沒那麼重要。寫這樣的JD很容易,本質上是偷懶,要發現人的特質才是困難的。

  也許暫時做不到最好,但要一直保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心態。不管是做公益、搞裝修還是招人。

  擁抱不確定性 大力出奇蹟

  頭條號現在已經有很大的影響力了,從圖文視頻問答,到直播支援扶貧,成為移動互聯網上非常重要的內容生態。2014年,我們決定做頭條號平台的時候,進展是非常緩慢的。產品非常簡陋,邀請作者非常困難。當時頭條號產品和運營在本職工作以外,每週都需要邀請作者入駐,在微博私信和微信公眾號後台給創作者留言,從“智能推薦是什麼”、“今日頭條是什麼”開始解釋,經常找幾百個人才有幾個願意入駐。內部也產生很多質疑,疑問我們能不能做起來。但我們還是覺得這對構建平台的內容生態非常重要,我印象中陳林特別堅持。在這種情況下,公司發動全體員工邀請創作者入駐,很多同事就從邀請自己身邊的自媒體朋友開始,所有同事都兼任頭條號作者的客服,答疑解惑,在內部溝通解決各類問題。

  回頭看,開始的時候我們的很多方法並不好,但是很努力、很專注,大力出奇蹟。

  短視頻業務也經曆過一些曲折。2015年年初沖繩年會的時候,我叫大家到一個居酒屋,第二次討論做不做短視頻。第一次是2014年,但當時整條知春路地鐵上都是騰訊微視的廣告,微博的秒拍也在全力推廣,我們心裡有猶豫。加上經曆了很多風波,精力上顧不上來。到年底美拍、快手已經起來了,我們感覺已經錯過了。

  16年底,我們又重新討論,覺得還是不能放棄,這會是一件給世界帶來很多改變的事情,我們還是要大力嚐試,不僅要做,還要做兩款,不僅在國內做,還要在海外做,不僅要在海外做,還要做好併購。

  後來我們真的收購了Flipagram,17年春節,我突然告訴團隊我們要去洛杉磯做整合工作,團隊個個面露難色,因為以前出國都很少,一致表示心虛。現在,公司已經有多個產品在許多國家取得進展了。

  照片里這個會議室,就是我們第一次去Flipagram的時候的辦公室。去年,我還硬著頭皮在LA做了一次CEO面對面。後來,看到有當地媒體說,我用halting English——“蹩腳”的英語——做了一次演講。

  講這兩個故事,是想跟大家說,做很多事情,初始都是很睏難的,要調動資源全力以赴嚐試很多次,才可能取得進展。現在,我們也有一些產品還不夠好,我們歡迎積極吐槽提建議,但不要那麼容易放棄希望。我覺得動不動就說“涼涼”是很勢利的。什麼是勢利,勢利就是只對錶面現狀的附和,不能超越現在,去想像還未發生的事情。我們要吸收真正有價值的吐槽,在重要的事情,正確的方向上要有旺盛的熱情、大膽的想像力、堅韌不拔的意誌,踏實去嚐試,大力出奇蹟。

  有很多朋友問我,為什麼要做社交,公司內部也有反饋,別跟某公司競爭,壓力很大的。我給大家看這張圖,是用戶用微信發送消息時抖音鏈接被屏蔽的截圖,去年我們僅在App內就收到20萬的用戶反饋,大家在問,為什麼不能通過微信分享鏈接?是你們的軟件出故障了嗎?為什麼不能給我媽媽發抖音視頻,為什麼不能給我同學發西瓜鏈接?我們可以放棄商業利益,避免競爭,不做某件事情,但是我們如何面對這20萬用戶的吐槽,這個問題要不要解決?

  昨天有同學問我,對多閃有沒有預期?我說對多閃的預期就是沒有預期。如果保障這些用戶分享通訊的權利,是重要的需要解決的問題,我們的預期就是不斷想,不斷試,想辦法突破。

  我們是一群務實而浪漫的人

  外界對我們有很多描述,說字節跳動是個過於理性的公司,張一鳴是一個過於理性的人,什麼AB測試公司,App工廠之類的,我非常不認同。昨天去錦秋家園的路上,想起這些故事,我覺得,我們是一個非常浪漫的公司啊。同事跟我說是不是叫理想主義,浪漫有點貶義,聽起來不靠譜。我說不是,理想主義還不夠,浪漫比理想主義更浪漫,只不過我們是務實的浪漫。什麼是務實浪漫?就是把想像變成現實,face reality and change it。

  精緻的文藝不是浪漫,粗糙的宏大是浪漫,新事物都是粗糙的。曬情懷故意感動別人不是浪漫,獨立思考穿越喧囂是浪漫。有生命力是浪漫,面向未來是浪漫,擁抱不確定性是浪漫,保持可能性是浪漫。

  什麼是務實?大家往往會把做容易的事當做務實,其實不是,做正確的事才是務實,短期投機不是務實。大力出奇蹟是務實,刨根問底是務實,抓住本質是務實,尊重用戶是務實,認識世界的多樣性是務實。

  我們的團隊,無論是在錦秋家園有形空間里想像很大的事情,還是普通話都說不好的同學拿著APEC卡去印度調研,都是很浪漫的事情。甚至我們的字節範就是最浪漫務實的體現。“追求極致”是浪漫,“開放謙虛”是務實,“始終創業”是浪漫,“坦誠清晰”是務實,“務實敢為”既務實又浪漫。

  還有什麼是務實浪漫:有同理心是務實,有想像力是浪漫。

  有人說你們公司是不是只會AB測試。我發過一個微頭條:同理心是地基,想像力是天空,中間是邏輯和工具。AB測試只是一個工具而已,是測不出用戶需求的,同理心才是重要的基礎。如果沒有同理心,做出的產品肯定沒有靈魂,不能滿足用戶需求。但是光有同理心還不夠,這樣只能做出有用的產品。想要做出彩的產品,想像力非常重要。

  在頭條還非常簡陋,信息非常少的時候,我們就想像著頭條的feed連著一根智能的天線,天線連著無邊的信息海洋,每一刷,就會從海洋取回此時此刻此地你最感興趣的信息。所以我們努力涵蓋各種各樣有用的信息,從新聞到圖片,從三農到學術。

  抖音也是如此,想像全屏的視頻讓手機變成一扇窗戶,你透過這個窗戶看到一個豐富的世界,抖音是這個五彩斑斕世界的投影,感覺非常奇妙。如果沒有想像力,你可能只會做出一款對口型的熱門應用或者搞笑視頻軟件,抖音也不可能從一款炫酷的音樂舞蹈小眾軟件,演化成包容美麗風光、戲曲藝術、感人故事、生活消費的大眾平台。

  我們跟蹤一個個Bug,做用戶訪談,做AB測試是務實,但我們也有想像力,也浪漫。信息創造價值是我們的務實,記錄美好生活是我們的浪漫。

  電影《愛麗絲仙境漫遊記》,裡面有一句話,我印象很深,摘下來跟大家共享:

  "Alice laughed: "There's no use trying," she said; "one can't believe impossible things." "I dare say you haven't had much practice,"said the Queen. "When I was younger, I always did it for half an hour a day. Why, sometimes I've believed as many as six impossible things before breakfast.”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愛麗絲說,在早餐之前先想六件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我把這句話改了改:

  Romance is all about imagining interesting things that could happen in theory but not in reality yet.

  把“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改成“理論上可能發生,但事實上還未發生的事情”。浪漫就是如此。

  就像愛麗絲說的,每天每年都想一想有什麼事情可以發生,但不想不做就不會發生的事情。無論小事情還是大事情,無論工作中還是生活中。作為一個公司也應該保持想一想,我們能不能做出超越現在業界水平,超越目前產品,更創新更有價值的事情。希望我們永遠是一個有想像力的公司。

  關於務實和浪漫,還有一對相關的概念:ego和格局。ego的反義詞是格局,務實和浪漫本質上就是要做到ego小,並且格局大,這樣也才能有同理心,有想像力。

  從公司角度:有人說業務發展快,就不容易出現辦公室政治,因為發展快代表格局變大,大家就算ego大,也不容易碰撞,但公司一旦發展緩慢,就容易擠在一起了。大家可以想像下電子運動或者宇宙中的星球,ego小,格局大,有更大的發揮空間。相反的是一個箱子內裝了很多膨脹的氣球。

  “公司”這個詞的英文company,作為動詞,還有“陪伴”的意思。公司早期,我做過一個比喻,創業就像一段旅程,我們一起去看最美好的風景,不要在半途逗留徘徊,不走巧徑誤入歧途。我今天想再加半句話,希望能跟大家這一群既務實又浪漫的人,一起去看最好的風景。

  我的分享就到這裏。有一天我在抖音上刷到一個視頻,一個小男孩在歡快地奔跑。我當時有種感覺,其實全力奔跑就是我們的浪漫,running together,謝謝大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