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寵經濟遇上“智能+” 你養的不是貓咪而是噬元獸
2019年03月14日12:27

原標題:萌寵經濟遇上“智能+” 你養的不是貓咪而是噬元獸

近年來,你會發現身邊的鏟屎官、遛狗官越來越多,茶餘飯後不聊幾句貓貓狗狗,感覺自己已經開始與朋友脫節了。緊接著,以喵星人、汪星人為主的寵物大軍,開始大面積“侵入”家庭,迅速占領年輕人的生活,特別是在單身一族當中,更是備受寵愛。

然而,隨之而來的“它經濟”也被引爆。“它經濟”也叫寵物經濟,圍繞著這些寵物產生的一系列包括食物、用具、智能家居等,可以說撐起了超過千億元的市場規模。和過去的“吃飽式”喂養相比,時下年輕人對自己寵物的喂養,更加註重智能化、品質化,在這種彼此相互“抱團取暖”中,讓他們的生活煥發出新的活力。

鏟屎官一: 新疆妹子小越

春節回家全靠攝像頭“看家”

來成都兩年的新疆妹子小越,是個重度貓粉,現在養了兩隻英短。只有一有空,她都會上網逛一圈,看看有什麼可以為自家貓主人添置的“寶貝”。

小越外婆是四川人,當年屯墾戍邊時去了新疆,現在一大家人都在新疆生活。因為對故土思念,再加上對成都美食的喜愛,小越大學畢業後便來到了成都工作。“一個人在這邊上班,每天回來都冷冷清清的,有了VN和EZ終於覺得有了點家的味道。”在朋友的的遊說下,小越一次性養了兩隻貓。

小越基本每天回去都會給兩隻貓貓做好吃的,忙碌一天后回到家,兩隻貓就蹲在門口迎接,她覺得特別治癒特別幸福。但一個人養兩隻貓,有時候也會遇到很多問題,就比如,春節回家!

“春節我要回新疆,但飛機上又不能帶寵物,周圍好多寄樣養店都關門,同事也都要回老家,可把我難著了。”就因為這個問題,去年臨近過年那段時間,小越整個人都憂心忡忡的,直到同事給她出了個主意。

原來,同事讓她買個智能喂食器。小越立馬下單了智能喂食器,順帶買了個遠程家裝攝像頭。“回家前,我在喂食器裡面添了足夠的貓糧,遠程攝像頭也放在了客廳,隨時查看兩隻貓的情況,順便也幫我‘看家’。”小越說,這種智能的小玩意兒確實很方便,而且家人很支持她養貓,爸爸媽媽平時沒在身邊,有兩隻貓的陪伴也算是一種情感的寄託。

“我很支持年輕人養寵物,特別是像我這種空巢年輕人。”對於年輕人養貓,小越認為,要根據自身的情況而定,貓主子一生很短,它們比男女朋友更忠誠,陪伴你的時間也更久。最重要是要有始有終,要對它們負責。

鏟屎官二:銷售經理Jane

掃地機器人解決了大半的煩惱

最近剛拿到在掃地機器人的Jane,長舒了一口氣:“這下家裡的貓毛終於可以解決了。”

Jane,成都本地人,銷售經理,有一隻養了七年的英短小藍貓Even。每天早出晚歸,回家之後還有幾個寫了一半的方案等待補充,手機長時間開機,充電寶也是隨身攜帶……這就是Jane的持續多年的生活狀態。

“我一直很喜歡貓,但是唸書的時候完全沒機會養。後來工作了租了一個很大的loft,於是就買了一隻小貓,這一養就是七年。”談起自己養的貓,Jane顯得有些滔滔不絕。

大學畢業到現在,Jane就一直從事銷售工作。這份工作對女孩子來說尤為辛苦,但是可觀的薪酬,讓她一直咬牙堅持到現在。“我的貓不僅是我的家人,還是我工作煩心事的傾聽者。”Jane告訴筆者,由於工作的特性,她經常要面對形形色色的客戶,在家的時候她經常把工作上的事情向Even吐槽,心情瞬間開朗很多。

工作上的困難自己從來不怕,但是這次的問題讓她有些犯愁——一屋子的貓毛!以前,Jane只是一般銷員,上下班還比較固定,工作之餘的時間都比較靈活,遇到換季Even脫毛,自己用掃帚、拖把、膠布都還能清理乾淨。但自從坐上的銷售經理的位置,自己的時間完全不由自己掌控,家裡的貓毛到處都是,完全不敢請朋友來家裡做客。

直到最近,在蘇寧商城上看到了掃地機器人,翻看了評論好多網友都用它解決家裡的頭髮、寵物毛,她也毫不猶豫的下了單。“在家裡用的時候,Even起初很怕,用了幾天它也習慣了,困擾我的問題也就解決了。”Jane告訴筆者,她現在每天出門都給掃地機器人設定好時間,家裡的浮毛至少減少了70%。像她這種工作性質,又是資深貓粉,完全不能做到工作生活完美兼顧,類似掃地機器人這種智能產品,讓她這種鏟屎官省去了很多煩惱。

“父母一開始不太理解,覺得在寵物上花費略多,怕影響自己的生活質量。”對於這種擔心,Jane覺得完全能理解。“父母也是擔心,怕我照顧不好自己。但自從他們發現養貓後過得比以前更自律、更好之後,也就從一開始的小擔憂轉變為跟我一起當貓奴了。”

“我覺得養貓不是一件趕潮流的事情,而是一件一做就是要堅持十幾年的大事。和貓貓長期相處,你或許會變得更有愛心,心情也會變得更加平靜。但要知道你的決定影響的是一隻小動物的一生,年輕人養寵物,需要更理性地去做判斷。”

鏟屎官三:廣告策劃阿順

理性吸貓,大價錢換來“大便宜”

廣告人阿順,現在養了一隻一歲的藍貓臭臭,出於職業的習慣,經常會在網上翻看有關貓的各種食物、清潔用品、智能喂養器具……“我們有個‘光榮鏟屎官’的微信群,裡面都是一些養貓的年輕人,大家經常會在裡面推薦好的產品,有時間還會約出來一起吃飯、玩桌遊。”

在成都工作的阿順,租了一個離公司比較近的房子,因為做廣告策劃經常都面臨著加班,但週末時間還是比較自由的,去年在朋友的帶動下,她也加入了鏟屎官隊伍。

“我屬於那種比較宅的女生,週末時間基本都是一個人待在家裡看。”阿順說,在養貓之前每天就上班回家兩點一線,然後週末也是一個人待在房裡看書、上網、看電影,這種生活感覺像是被社會遺忘了一樣。“別誤會啊,我一點也不孤獨,只是單純的覺得可以不被人打擾,自己宅著想幹嘛就幹嘛的狀態很舒服”。

後來有了臭臭,她的閑暇時光開始發生了變化。現在,她經常會和自己貓友約出去看電影、逛商場,經常的分享在網上淘到的好貨。“宅有宅的舒服,但跟貓友們出去玩玩聊聊天也不錯。因為有共同的話題,所以也不怕尷尬和冷場。”

這一系列的變化也正切中了新一代貓奴的內心。阿順告訴筆者,她經常會在網上上買一些貓糧、貓砂。在最近的蘇寧315全民煥新節上,她又買了戴森的除蟎吸塵器和科沃斯的掃地機器人,下單當日到貨後就開始用起來了。

這樣的花費真的值嗎?面對這樣的問題阿順算了一筆賬,貓春夏季換毛嚴重,買了戴森除塵吸塵器和科沃斯的掃地機器人,分別是1500元和2200元;買過一個貓用飲水機180元;500左右的貓糧可以吃4-5個月,貓砂大概一個月100塊,偶爾買營養膏化毛膏。“當然這也需要根據每個人的具體情況來看,雖然比較貴,但是吸塵器和掃地機器人一方面解決貓毛問題,同時也解放雙手,可以節約很多整理家裡的時間。而且,多用幾年算下來一天才一兩塊錢。”

在阿順看來,對養寵物的人來說,寵物是一種情感寄託,也許貓不是貓,而是“毛孩子”。

鏟屎官往往會將它帶入進人的消費邏輯,希望它也得到享受。同時,智能喂養充分解放鏟屎官,反過來說還是人的享受,既想享受毛孩子帶來的樂趣,又享受了儘可能簡便的生活。此後他們,也會因此願意有很多超乎想像的消費。

蘇寧易購總裁侯恩龍曾經說過,貓狗雙全走上人生巔峰。眼下的蘇寧易購315全民煥新節正火熱進行中,鏟屎官們可別錯過了討好主子們的良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