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都挺好》的道歉:生而為人父母 我很抱歉
2019年03月14日14:33

  原標題:來自《都挺好》的道歉:生而為人父母,我很抱歉

  來源:環球人物

  父母之愛是一種需要努力、進化、被教育而完成的高級感情。

  作者:咖喱

  “一想到為人父母不用經過考試,就覺得真是太可怕了。”

  日本作家伊阪幸太郎的一句話,就解釋了最近爆火的國產劇《都挺好》里所有的矛盾。

  如果撕掉溫情的包裝,相信在很多孩子眼裡,父母也是不合格的。電視劇《都挺好》就塑造了這樣的一對典型:蘇母重男輕女、頑固強勢,蘇父懦弱自私、虛榮無知。成長於這樣的家庭,大兒子蘇明哲在盛讚之下變得清高好面子,還有一副上帝視角;二兒子蘇明成在溺愛之下變得恃寵而驕,啃老又天真;女兒蘇明玉從來沒體會過擁有港灣的安寧快樂,性格倔強而冷漠。

  這樣一個看起來勉強和氣的家庭,因為強勢老媽的突然去世,所有的不堪過往和家庭成員的性格缺陷都漸漸凸顯。

  我們聽慣了那些話——“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父母做什麼都是為了你好!”“無論如何,他們都是你爹媽!”,《都挺好》卻將隱藏在中國文化最深處的一道隱形傷疤撕開了。

  傷疤背後,赤裸裸的是:遇上“有毒”的爸媽,可能毀終生。

  “包辦型父母”

  ——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電視劇《都挺好》中,承包萬人槽點的無疑是郭京飛飾演的老二蘇明成。

  當然,郭京飛的求生欲還是蠻強的,劇還沒開播,他就像是有了預期,在微博上提前主動認錯。果不其然,電視劇開播沒多久,蘇明成立馬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鼠”。網友紛紛表示,這個“媽寶男”實在太氣人了!

  而劇中的“媽寶男”蘇明成又是怎樣養成的呢?

  蘇家的家境一般,可蘇明成屋裡卻有一台嶄新的電腦,而女兒蘇明玉參加中考的時候,母親連一本輔導教材都捨不得給她買。但蘇明成好吃懶做,整天揩家裡油,母親還樂嗬嗬資助2000塊讓他旅遊。

  成年後的蘇明成一直花錢如流水,蘇母就繼續“實力護短”:為了幫兒子買房娶媳婦,蘇母不惜賣掉老房子;兒子結婚之後,蘇母依舊毫無底線地接濟他生活費,還美名其曰“借”的,不過不需要還。

  有網友給蘇明成算了一筆賬,這些年他啃的老加起來高達40萬,變成了十足的“吸血鬼”。

  這還不算,關鍵是,他還從不覺得這有何不妥,反正“那是我媽給我的” “父母偏心那是他們的問題,與我何干?”

  就是在這種過度保護下長大的蘇明成,走入社會後卻發現,工作只能靠自己,混了10年,他在單位始終只是個“小蘇”;看到明玉混得比自己好,能做的就只是咒罵明玉“有點臭錢就瞎得瑟” 。

  實際上,被父母長期捧在手心裡的他們,從未獨立過。一旦家人離去,才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是,自卑心理如期而至。但是由於這些人有恃無恐慣了,無法接受自卑,便把它轉移到別人身上,變本加厲傷害別人。

  臨床心理學家Ellen Weber Libby說:“如果父母的天平持續集中在某個孩子身上,很容易讓他的未來產生巨大變化”。被偏愛的孩子,早就養成了“以自我為中心”的價值觀。

  去年,微博上流行過一篇文章《北大畢業留學生發萬字長文數落父母,12年不回家拉黑父母6年》,作者描述了從小到大成長過程中,父母對他“關懷備至”的教育方式和影響,將自己與家庭決裂的根源歸結為父母從小對自己的“過度關愛”。

  越是親近的人,越容易進入他們的道德盲區,父母過分的關愛在潛移默化中孵化出了一個個“啃老族”“媽寶男”,更有甚者,將過度關愛演變成“愛的暴力”。

  本屆奧斯卡最佳短片《包寶寶》就揭示了這樣一個問題,無數中國孩子都是在父母的“過度保護”下成長的。而當父母的愛用力過猛,就會變成“暴力”:聽話才是乖寶寶,不聽話就把你吃掉。

  “討債型父母”

  ——辛苦養大的“韭菜”該收割了

  有些父母把萬般寵愛集中到一個孩子身上,其實是抱著一顆私心——孩子長大了一定會“湧泉相報”“全力盡孝”。

  可這樣的父母如果功利心過強,只是把子女當成投資和附屬品,老了就會肆無忌憚地索取。

  劇中有這樣一個情節讓我們看到了蘇家父母的功利心:父母賣掉女兒的房間,給大兒子湊錢出國留學,親戚朋友趕來慶祝。歡慶聲中有句台詞:你們以後就等著享清福吧!

  蘇家父母聽到這句話,簡直心花怒放。因為他們就是這樣想的——只有兒子出息了,當父母的才能享清福,女兒不是用來養老的,所以無所謂。

  他們將兒子的出息視為自己天大的功勞,掛在嘴邊說個不停。究其原因不過一點:因為這類父母,是把養育孩子視為投資。說這句話就是在討債!

  《都挺好》里倪大紅飾演的蘇大強就是一個赤裸裸來討子女債的父親。

  蘇大強第一次亮相,就蜷縮在沙發上,腦袋枕在兒子大腿上,滿臉寫著:我生你養你,現在是你來回報我的時候。

  除此之外,他有著自己的算計和精明。他將給二兒子蘇明成花的每一筆錢,都記在小本子上,就為了等到有一天“討債”時,能夠讓對方心服口服。如此一來,他就能心安理得“享清福”,還不斷惹麻煩,並享受子女為他收拾爛攤子的感覺。

  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討債型”父親也是真實存在的。

  藝人毛曉彤的爸爸媽媽很早就離婚了,是媽媽撫養她長大。而多年不聯繫的爸爸陷入經濟緊張時,就盯上了已經成為明星的女兒,在電視節目中公開向女兒索要5000萬贍養費,還聲稱如果不滿足自己的要求,就要毀了女兒的生活。

  如果說毛曉彤的爸爸是“吸血鬼”,那張韶涵的家人就堪稱“儈子手”了。早年間,張韶涵曾以一曲《隱形的翅膀》迅速走紅,但之後所賺的錢被媽媽全部揮霍一空,甚至還被媽媽指控吸毒,導致事業滑落。

  去年,張韶涵參加綜藝節目再度翻紅,接受採訪談及家事的時候也雲淡風輕,讓人以為她已經擺平了家裡的所有事情。卻沒想到,很快,她舅舅就帶著她坐輪椅的父親亮相,再次爆料,控訴她棄養,說她曾經答應每個月要拿6萬給父母,並為他們各買一棟房,但都未兌現承諾。家人甚至還要張韶涵下跪磕頭認錯,否則就要毀掉她。

  雖然《都挺好》中的蘇大強沒有張韶涵和毛曉彤父親那般面目可憎,但他心中同樣有著深入骨髓的傳統思想:將兒女視為私人資產,早年在子女身上花的錢算為投資,現在到了要連本帶利收回的時候了。

  正因如此,就很容易解釋,蘇家父母為何不願在女兒身上花錢,因為他們盤算著,女兒始終是要嫁出去的,即便投資也很難收回成本。

  “忽略型父母”

  ——我一定不是親生的

  在父母重男輕女觀念的影響下,蘇明玉從小就成了家裡的“透明人”:飯桌上媽媽夾過來的雞腿從來都沒有自己的份兒;因為大哥要出國、二哥要找工作,自己住的房間被家裡賣了,但沒有人事先詢問她的意見,甚至通知她一聲;本來可以考清華,但因為家裡條件緊張,在蘇母逼迫下只上了免費的師範學校……

  她渴望從父親那裡獲得一些肯定和支持的時候,蘇大強又是一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懦弱面孔,不是上廁所,就是看報紙……

  就是在這樣的家庭中,蘇明玉感受到了被冷落、被拋棄的絕望,變得渾身有刺,冷漠又強硬。

  母親去世後,她從未流露過一絲悲傷的神情,就像大哥蘇明哲說的,“你說起咱媽,就像是在說別人家的事”。同事眼裡的她,心狠手辣。為公司工作多年的員工,因裁員問題向她求情,她可以毫無情面地直接裁掉。

  即使強大如蘇明玉,這一生依舊一邊被原生家庭捆綁,一邊放不下自己的自尊,剪不斷理還亂,何況其他人。

  伊能靜在一次節目中談到自己婚變的原因時,直言是自己的原因,而這些因果直接和自己的父母有關。

  伊能靜從小沒有見過父親,連照片也沒有一張。只因父親在產房見到伊能靜後,一看她是女孩,便黯然離去,另組了新家庭。

  而在伊能靜之前,母親已經生了6個女兒,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母親都認為父親的離去是因為伊能靜的錯,便把糟糕的情緒都丟到了她身上。

  正是這樣的環境,讓伊能靜變得特別要強、敏感,也讓她在自己的感情生活中很難拿得起放得下。

  而這樣的伊能靜像極了劇中的蘇明玉,她們都遭受了原生家庭帶來的痛苦,也選擇在之後的人生中為自己套上堅硬的外殼。

  像蘇明玉、伊能靜這樣的孩子,從小就深刻體會到 “我是不好的” “我是不被愛的”。為了博得父母更多的愛和關注,大多數人掙紮在 “渴望愛與被愛” 的漩渦。因此,很小就懂得察言觀色。

  看過韓劇《請回答1988》的人都知道,德善是家裡的老二,她上有一個成績優異的姐姐,下有一個獨子弟弟。毫不起眼的德善,就這樣成了被忽略的孩子,連過生日都只能作為配角,和比自己早3天的姐姐一起慶祝。

  德善以為,“二女兒的悲哀是一直存在的,姐姐和弟弟,她都得小心翼翼謙讓著”,心思敏感又細膩。

  終於有一次,她忍不住大哭才引起了爸爸的注意。

  爸爸都驚呆了,從沒意識到自己的做法傷害到了女兒,於是請求原諒:“爸爸也不是一生下來就當爸爸,爸爸也是頭一次當爸爸,所以,我女兒稍微體諒一下。。。。。。”

  當然,並非每個家長都是“有毒”的爸媽,大部分父母也不是存心做出一些舉動對孩子造成傷害。但我們的很多技能、習慣和處事方式,都是從家長那裡習得的,包括如何與人溝通、互動,處理我們的情緒和需求。

  當那些最親密的人在用整個世界觀傷害你而不自知時,希望他們也可以像德善的爸爸一樣,重新審視一下自己。

  “與其說母愛或父愛是天生的,我更願意相信父母之愛是一種需要努力、進化、被教育而完成的高級感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