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吉波普不笑》:一次性服用完畢更佳
2019年03月14日14:15

原標題:《不吉波普不笑》:一次性服用完畢更佳

對於2019年新版《不吉波普不笑》而言,網飛(Netflix)這樣習慣一次性釋出全部資源的網絡平台或許是最好的播出渠道。

這部根據元祖級輕小說改編的動漫作品,完全顛覆了傳統文學作品中主角核心情感和線性敘事的模式,沒有絕對的核心人物,敘事視角多變,時間是非線性的,又夾雜諸多幻想設定,在電視台上以每週一集的速度更新,要求觀眾必須經過長時間間隔努力回憶過去的劇情,並在腦海中完成故事的拚圖。“燒腦”並不是輕小說創作的初衷,動漫改編為渠道所累,精彩在更新間隔期間被嚴重稀釋。

《不吉波普不笑》海報

《不吉波普不笑》的故事並不複雜,外星人降臨地球並被送往研究所進行研究,研究出的複製品成為食人魔,並在殺死研究所人員之後出逃。這個名為曼提克爾的食人魔可以通過傳輸神經毒來改造人類,她潛入學校,改造女高中生並沿著人類高中生的人際網絡製造更多“奴隸”,以完成對人類社會的最終改造。

另一方面,離開研究所的外星人成為“共鳴者”流落街頭,且努力尋找複製品並消滅之。共鳴者在普通人類中找到了知己,然而厄運從未遠離過他們……

危機四伏的大環境中,“不吉波普”出現了。“不吉波普”意思是詭異的氣泡,是青春期女生分裂出的第二種人格,都市傳說中她的出現是為了防止女孩變醜,在女孩韶華遠去之前殺掉她,實際上不吉波普的存在是為了對抗人類的威脅。

這次危機中,不吉波普出現在了原本普通的女高中生宮下藤花的身上。

宮下藤花有一位了不起的神秘同學名叫“霧間凪”(“凪”為日本漢字,釋義:風平浪靜),霧間本人並沒有超能力,但在腦力和武力上都堪稱人類中的佼佼者,有能力對抗變異的社會威脅,被稱為“炎之魔女”。職業小說家父親在對抗複製品的過程中犧牲,拒絕成為平凡人的霧間主動踏入了搜查、對抗複製品的戰鬥中……

這些人物構成了《不吉波普不笑》世界觀中的明線和暗線、主線和副線。如果按照常規小說的創作邏輯,《不吉波普不笑》的架構無法讓它成為輕小說創作的元祖作品,恰恰是它打破了傳統小說創作的常規,才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啟蒙了“物語系列”作者西尾維新、《空之境界》作者奈須蘑菇、《奇諾之旅》作者時雨澤惠一等知名輕小說作者。

1997年,小說家上遠野浩平的出道作《不吉波普不笑》獲得第四回電擊遊戲小說大獎,獲獎後次年二月開始在電擊文庫連載,出版當年為電擊文庫創下了四百萬的發行量。輕小說“不吉波普系列”成為一代輕小說作者的啟蒙之作。正因為它很重要,電擊文庫二十五週年慶才選擇了這部作品進行改編。

2019年版本並不是《不吉波普不笑》第一次被改編成動漫作品,2000年的中文譯名為《幻影死神》的作品講述的也是同樣的故事,只有十二集,新版本則有十八集。

新版本製作一波三折,先是小說此前的插畫作者緒方剛誌因未收到動畫製作方聯絡而在社交網絡上表示不滿,後續雙方達成和解;後來將原定於2018年播出時間延後至2019年1月;由於經費有限,《不吉波普不笑》的打鬥的場景大多在先行預告中做了集中展示,吸引了很多觀眾的注意力,但很快就會發現預告片欺詐的存在——尤其是對於沒有讀過輕小說也沒有看過2000年版本的觀眾而言,只看前幾集既難進入狀態,也很難搞清楚動畫片到底要表達什麼……

儘管在設定上,《不吉波普不笑》大膽引入了外星人、精神分裂、超能力、食人屬性複製品等設定,但在青春期自我找尋和變異的特徵上還是相當符合動漫常規,既有輕小說改編動畫的範式在觀眾和這部相對陌生的作品之間搭建起了一座橋樑。只要觀眾有耐心,單元情節一次看完,並不會出現理解上的障礙。

動畫的片頭曲和配樂都做得相當出色,富有科幻感、日式本土風情之餘又恰到好處地強化了內容情緒。動畫的動作場景雖然不多,但《不吉波普不笑》的兩位導演都給予了充分利用,動作戲的衝擊性和表現力並不因為稀少而減弱,反而是敘事劇情中的亮點。畫風穩定,光影運用在渲染氣氛上功不可沒。製作完成度很高了。

儘管《不吉波普不笑》受製於播出形式和製作無法實現與小說比肩的經典程度,有缺憾,但還是值得看一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