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ume對Live新形態的挑戰,越來越像初音未來?
2019年03月13日18:11

原標題:Perfume對Live新形態的挑戰,越來越像初音未來?

3月,結束亞洲巡演的日本電音三人組Perfume(電音香水)即將開啟北美之旅,除紐約、芝加哥、達拉斯、西雅圖、聖何塞、洛杉磯外,還會首次去往加拿大,在多倫多開唱。2月23日,結束Future Pop上海站巡演後的Perfume在網上放出十年前外灘夜景的合照對比,同時感慨時光飛逝。2019年,三名成員都邁入了30代。

2009年在上海

2019上海巡演後

2月23日,Perfume上海站巡演在國家會展中心虹館舉辦。

去年的橫濱Arena演唱會現場,のっち(大本彩乃)發表了一番“邁入30歲的人生感言”:“要說生日當天(9月20日)和9月21日的風景有什麼不同,那也沒什麼變化。小時候把30歲當作了不起的大人看待,想不到一晃這麼多年,30歲的自己還穿著閃亮亮的短裙,站在舞台上。當年,那三個廣島女生真的很年輕呢,如此想來有一種和觀眾共同成長的感覺。不知當年來看Perfume的大叔們還好嗎(笑)。”

2000~2001年西脅綾香(あっちゃん)、樫野有香(かしゆか)、大本彩乃(のっち)三人先後相識,2003年正式結成Perfume。算來這已經是Perfume成立的第15個年頭(正式出道12年)。從廣島的地方偶像,到2006年活動轉移至東京,由中田康孝擔任製作人,轉型流行電音歌手。Perfume近年不斷挑戰虛擬視覺效果與現場舞蹈的結合,走的是一條非典型的進化成長道路。一方面,她們仍保留著早年偶像女團的痕跡——Nocchi三十歲感言中的“陪伴觀眾成長”就是證據;“陪伴成長”也是巡迴演唱會的一個暗線主題,曆屆大型巡迴演唱會的時間地點標註在特製T恤上,同時出現在開場影像中。

另一方面,“願那些大叔們在看新人偶像團體的空檔,也偶爾回來看看Perfume”的發言,顯然是句玩笑。Perfume的舞台演出已經完全超出了偶像歌舞的範疇。本次“Future Pop”巡演的開場部分8首新專輯《Future Pop》歌曲,使用了去年4月“Perfume×Technology”NHK特別節目“Reframe”的編舞。在NHK版長達近一小時的無觀眾、無對白表演中,使用了大量合成視效,剪影的屏幕投影與現場舞蹈融合。積累了數次紅白歌會、奧運倒計時演出經曆後,Perfume儼然成為NHK為大型直播演出、特別是2020年東京奧運會做準備、挑戰全新視覺效果的“禦用歌手”。

NHK BS Premium播出8K版“Perfume×Technology”特別節目

精準到毫秒的影像配合、精準到釐米的舞台設計,這意味著Perfume的live演出似乎必須面對另一個問題:如果舞台表現過於倚重前期設計和技術呈現,是否意味著臨場感被削弱,Perfume已經無限接近“初音未來”了?

演唱會的價值,在很大程度上由台上台下的互動是否成立決定。民謠歌手指揮現場大合唱,偶像團體台下整齊打call,是演唱會的應有之意,否則就與在家看DVD無異。Perfume編曲太洋氣不容許打call,燈光太高端不能受螢光棒干擾,全場編排完整不設置返場encore。於是在演唱會現場,觀眾的配合方式只剩下跟著跳舞一個方式。橫濱Arena現場觀眾展現出的舞蹈實力驚人,也不乏穿著整套MV打歌服來現場cos的觀眾,高舞蹈能力或許是Perfume粉絲的一大特點。

聲光電的刺激在大型現場一定強於自家音響。“Future Pop” 的第三部分重新編排了《Fake It》、《Flash》、《Party Maker》、《天空》四曲。《Fake It》的舞台視效立即把現場切換為迷幻模式,觀眾有默契地(或許無意識地)雙腳騰空;而《Flash》的舞台呈現又與原本《花牌情緣》主題曲的歡快感有所差異,變得更酷。

《Fushion》:かしゆか倫敦、あちゃん東京、のっち紐約,三地拍攝影像合成

舞台中央背景屏幕在Perfume的演唱會中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在舞台的三塊LED屏幕中,中央屏幕永遠不會單純捕捉live現場的近景畫面或者播放MV影像。前期製作的VR影像與現場捕捉畫面被融合在一起。如今的巡迴上不太可能再聽到早期代表作《Polyrythm》(ポリリズム,2007年)等耳熟能詳的歌曲了,但另外一些“老歌”在重新編排下呈現出全新的樣貌。《575》(2010年)、《Spice》(2011年)、《Party Maker》(2013年)的歌詞出現在主屏幕上,字體經過嚴密設計,躍動感與舞蹈結合得天衣無縫。

另一個互動形式是中場聊天MC。Live演出的動人之處在於“此時此刻身處同一空間”的珍貴性,能夠成功傳遞這一心理感受的藝人,才稱得上合格的表演者。比如在長達數月的全國巡演中,橫濱Arena有何特別?這是Perfume時隔九年重回同一個舞台,也是本次巡迴中第一場“首都圈”演出。樫野有香說,“每次演唱會東京場都會讓人緊張,有種與觀眾激烈碰撞、一爭勝負的感覺,今天(橫濱)的會場卻有種暖暖的其樂融融的氛圍。”而西脅綾香則講了一個當天早上發生的小插曲,在為狗狗做早餐時不慎把手劃破,血流不止,當時心裡的唯一念頭就是“怎麼能因為這種事把橫濱Arena的演唱會耽誤了?今天是如此特別的一天,觀眾們期待已久的一天,舞台下面有數百名支撐著演出的工作人員,後台特意準備了現烤的熱香餅……” 於是“創口貼”就成為了當天演唱會聯結現場觀眾的“密語”。如果說樫野有香的發言水平在藝人里算優秀,西脅綾香則是大師水準了。

2017年12月31日紅白歌會上,Perfume在涉谷高層建築屋頂上直播,與上一年椎名林檎以新宿東京都廳雙塔為背景的表演異曲同工。作為2020年東京奧運開幕式表演藝人的熱門候選,把城市地標與表演融合,也讓Perfume在國際視野下成為與“日本”、“東京”概念捆綁在一起的藝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