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名校”深陷食品安全漩渦 曾欲注入A股公司
2019年03月13日14:10

  原標題:成都“名校”深陷食品安全漩渦!學校已停課整頓,曾欲注入A股公司

  來源:證券時報·e公司

  大家還記得那座“名校”成都七中實驗學校?

  作為川蜀名校,正版的成都七中一直是眾人皆知,但在兩年前卻上演過成都七中狀告“成都七中”的奇事。時間拉回到2017年5月,皖新傳媒(601801)曾欲13億元併購成都七中實驗學校,但此舉遭到成都七中的強烈反對,並就高達投資、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的侵權行為提起了訴訟。

  兩年後,成都七中實驗學校又惹上了更大的風波,目前該校深陷食品安全漩渦。從3月12日晚間以來,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便開始跟蹤事件進展,經過徹夜調查,發現這並不是一起簡單的孤立的食品安全問題,這背後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影響或也不僅僅局限在一個學校,可能涉及20~30家知名學校和企事業單位。

  經過記者調查,在這個事件背後,一家名為“四川德羽後勤管理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德羽)的企業逐漸浮出水面。有數據顯示,這家企業外包的學校涉及的學生在10萬人以上,事件發生在成都七中實驗學校是因為偶然的因素,如果不是被突然發現,這個問題還要掩蓋多久,學校後勤社會化服務存在什麼問題還不得而知。目前,據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瞭解到,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現在已停課整頓,什麼時候複課等候通知。針對此事件監管部門的調查結果,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將持續關注報導。

家長質疑食堂食安問題
家長質疑食堂食安問題

  轉眼間,又快到一年一度的315了,但在315消費者權益保護日前夕,學校的食品安全問題再次牽動了千萬家長的心。

  3月12日,本來是個好日子,這一天是植樹節,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但就是在這個好日子,成都爆出轟動當地教育圈、家長群的食品安全事件,當日成都七中實驗學校小學食堂爆出食品安全問題,引發社會各界高度關注。

  一位該校學生家長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反映,成都七中實驗學校食堂存在嚴重食品安全問題。

  有家長從學校食堂倉庫中掀出來不少來曆不明食材,包括魷魚、豬肚、臘肉、雞腿、鴨血粉等,並搜出一堆食品調味劑、添加劑。其中,就有長毛了的牛肉餅,從視覺上看比較噁心,從嗅覺上則散發出陣陣的惡臭。

  當然,這些食材是不是有質量問題憑直覺也不法判斷,只有等權威部門的檢測結果。

  3月12日晚間,百餘名成都實驗七中學校學生家長堵在了食堂庫房的門口,阻止有人企圖將這些東西轉移出去。在此過程中,學生家長們情緒激動,於是雙方陷入僵持。3月13日淩晨,成都市有關方面開始介入,安撫家長情緒,啟動調查工作,開始依法依規處理此事。

  經過3月12日和3月13日淩晨的徹夜發酵,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瞭解到,現在事件已經有了比較積極的結果。當地政府監管部門已經開始介入調查,涉事的問題食品材料已經被封存送檢,學校方面也出台瞭解決問題的措施,整個事件正在向解決問題的方向發展。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第一時間聯繫到冠城集團高層瞭解情況及解決方案,但該人士僅歎了一口氣,並未作出過多回應。

七中實驗曾遭七中起訴
七中實驗曾遭七中起訴

  資料顯示,涉事的成都七中實驗學校隸屬成都冠城集團,這是該集團下屬教育產業項目的龍頭。

  目前,成都七中實驗學校是一所十二年一貫製大型民辦學校,占地300餘畝,設有小學部、初中部、高中部、國際部,現有140個教學班,在校師生6000餘人,施行寄宿製。冠城集團旗下微信公眾好“冠城學子”的資料顯示,冠城旗下目前有兩所學校,分別是成都七中實驗學校和眉山冠城七中。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瞭解到,成都七中實驗學校於2003年正式開辦,曾由冠城集團成立高達投資,負責學校的具體運營,而成都七中則投入品牌和師資、管理。實際上,這種合作關係就是大眾俗稱的“名校辦民校”,在過去十多年里風靡一時。

  按照2017年皖新傳媒的併購規劃,該公司將於當年5月24日下午14點30分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對聯合皖新金智收購高達投資65%的議案進行非累積投票表決。

  但恰恰是在此臨門一腳之際,作為“七中”的祖師爺,成都七中突然於5月23日在其官方網站發佈維權聲明,依法維護其自身合法權益,同時澄清事實。據成都七中表示,根據該校與高達投資簽訂的《合作協議》的約定,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的固定資產歸高達投資所有,“七中”、“七中實驗”以及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的教學科研成果等軟件資源屬於成都七中所有。

  成都七中聲明指出,該校與皖新傳媒、皖新金智沒有合作關係,高達投資向皖新傳媒、皖新金智轉讓股權涉嫌侵犯成都七中相關權益。此外,成都七中沒有與任何單位合作舉辦“成都七中實驗樹人教育網絡學校”、“眉山冠城七中實驗學校”,相關責任方必須立即停止對成都七中的侵權。同時,成都七中已就成都冠城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四川達冠文化投資有限公司、眉山冠城七中實驗學校的侵權行為提起了訴訟,已就高達投資的違約、侵權行為提起了訴訟,已就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的侵權行為提起了訴訟。

  對賭三年結餘總額不低於3.09億

  進一步來看,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瞭解到,高達投資對成都七中品牌享有付款使用權,使用期限20年,使用期限到期日2023年,高達投資曆年按照約定向成都七中支付了委託管理費。

  2005年3月,高達投資又與成都七中籤訂《合作協議》,由高達投資委託成都七中在自2003年8月1日起至2023年7月31日止的二十年合作期內對實驗學校進行教學管理。目前,該校有在職教職員工800餘名,含成都七中目前派遣的2名管理幹部及5名教師。

  在教學質量層面,成都七中實驗學校披露,其畢業生在中、高考、海外大學入學考試均取得理想成績,每年都有多名學生考入北大、清華、劍橋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等海內外名校。在“高考成績”這一硬指標上,該校2016年高考本科上線率93%,一本率61%,位列成都市前列。

  多年以來,匹配著較為優異的教學成績,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的經營數據自然十分靚麗。從財務數據上看,2016年高達投資及子公司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營業收入為1.93億元,實現淨利潤8673萬元;2017年1~3月,此次交易標的資產營收為4803萬元,利潤2026萬元。

  據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章程顯示,七中實驗是一所自願從事教育活動的民辦非企業單位,出資人不要求取得合理回報。但在當年皖新傳媒收購公告顯示,七中實驗不僅存在盈利要求,還有對賭上市條款。高達投資原股東做出承諾,成都七中實驗學校三年累計結餘總額應不低於3.09億元。具體細分為,2018年結餘不低於9800萬元、2019年結餘不低於1.03億元、2020年結餘不低於1.08億元。

  根據2017年9月1日實行的新版《民辦教育促進法》中規定,義務教育階段不得設立營利性學校。目前,成都七中實驗的小學部、初中部均屬於義務教育階段的學校,該校也一直是舉辦者不要求合理回報的非營利性的教育機構。

  對於未來盈利模式,皖新傳媒曾公告,依託七中實驗的辦學模式及品牌影響力,加大辦學規模獲得合理的投資收益;整合七中實驗辦學模式對外輸出。有行業人士指出,這實際上投資方可以靠後勤住宿和夥食費來賺錢合理利潤,後勤管理自然是重點增利突破口。

  後勤外包公司服務學生10萬人

  據公開的資料顯示,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的食堂是由四川德羽提供外包服務,這也是此次事件的主角。

  天眼查數據顯示,四川德羽成立於2015年4月20日,註冊資本2000萬元,實繳資本1000萬元,法人代表兼總經理吳春雷,吳春雷作為大股東持股85%,吳攀持股15%。另外,四川德羽2017年12月25日認繳100萬,占股100%,成立四川德雅後勤管理服務有限公司,吳攀任法人代表。

  值得注意的還有,吳春雷還曾在四川眾呈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眾呈)任職並參股,眾呈投資法人代表王明東。根據四川的變更記錄可以發現,李勇曾經是四川德羽股東,2018年11月15日退出股東。據天眼查數據還顯示,李勇目前擔任四川宏學教育後勤管理服務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曾擔任四川弘學教育後勤管理服務有限公司(吊銷)法人代表。

  根據數據透視,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發現了吳春雷、吳攀、李勇、王明東之間有股權或合作關係,在這張關係網的本後是一個產業集群,都是做的學校後勤服務外包業務。

  實際上,學校後勤服務外包是近幾年的新興模式,在這個過程有不少積極的經驗,也有不少深刻的教訓。

  2017年11月,成都商報報導,“四川省教育廳日前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學校後勤保障服務工作的通知》,強調要堅決杜絕不符合質量標準的校服和‘黑心棉’進入校園。此外,要求各義務教育階段的學校食堂由學校自主經營,不得對外承包”。顯然,這又是一起有令不行,有法不依的案例。

  根據四川德羽後勤微信公眾號披露,該公司創建於2009年,前身是“四川眾呈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四川宏學教育後勤管理服務有限公司”,於2015年4月合併重組為現在的四川德羽。該公司是專業從事學校後勤管理服務的一個集團組織,在四川率先推行學校後勤社會化、集團化、公司化服務模式,現在服務的學校和企業單位共有30餘所,服務學生10萬餘人。

  四川德羽官方數據顯示,目前服務的學校還包括成都樹德中學、成都七中、廣元中學等20多所中學名校。並在2016年新年獻詞中表示,四川德羽的業務範圍“從川東北的華鎣、蓬安,到川南的興文;從川北廣元到川中簡陽,再到雲貴高原,一個個項目星羅棋布,應運而生!”

記者觀察
記者觀察

  食品安全一直就是社會最關心的話題,而學校食堂的食品完全問題更是牽動每一個家長的心,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學生食堂的食品安全絕對不是一件小事。

  學校後勤社會化是我國目前廣泛推行的一種管理模式,學校後勤社會化已經從高校延伸到中小學的食堂。學校將食堂服務外包給企業以後,誰來監管服務的質量?資本總是逐利的,在經濟利益面前,食品安全的天平往往是失衡的。

  學校食堂的食品安全問題一直一來就被忽視,作為教育部門,把學校的後勤服務外包給企業了就萬事大吉、高枕無憂了?可以一心只教聖賢書了?在逐利的資本面前,在不法的商家的運作下,事情怕是不會如想像一般完美。誰來監管學校的食品安全?誰來保衛學校孩子飲食衛生的底線?

  目前,教育監管部門已經介入處理,相關涉事食材送權威部門檢測,希望能吃一塹長一智,在學校後勤社會化改革的路上,要多總結正方兩方面的經驗,為學校的食品安全築起一道長城。又是一年315,要大張旗鼓保護消費者的權益,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孩子的食品安全更是重中之重。

  企業在追求利益的時候,不要讓食品安全的天平失去平衡,監管部門要做好社會的執劍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