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假期最受歡迎電視劇,《父母愛情》的魅力在哪?
2019年03月13日10:01

原標題:成為假期最受歡迎電視劇,《父母愛情》的魅力在哪?

近日,在網上看到這樣一則新聞,統計的是過去的寒假最受歡迎的電視劇。結果不是偶像劇也不是玄幻劇,而是首播於2014年的《父母愛情》。過年回家時,很多人發現幾家不同的電視台都在重播該劇,並且收視成績都相當不錯。直到今日,仍舊有衛視在黃金檔或者白天檔播出該劇;也有網友發現,學習強國APP也上線了此劇。

《父母愛情》海報

《父母愛情》改編自劉靜的同名小說,由知名導演孔笙執導,郭濤、梅婷、劉琳、任帥等人主演。2014年作為開年大戲在央視一套首播,收視率節節升高,最高收視率突破3%,在當年就形成了“全家追劇”效應。央視一套完結之後,各大衛視就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重播,這幾年未曾斷絕。《父母愛情》的官方微博2014年之後就停止更新了,但還是有很多觀眾看完劇後到微博上留言。《父母愛情》為何能夠贏得如此多觀眾的認可?

時下還有許多觀眾去@父母愛情 官方微博底下留言。

“累積”的真實感

《父母愛情》講述的故事並也不複雜,它再現的是一段橫跨半個多世紀的愛情故事。資本家小姐安傑(梅婷 飾)經組織介紹,與根紅苗正大字不識幾個的海軍軍官江德福(郭濤 飾)相識。從1950年代的相遇相知到1960年代的相愛生子,再到1970年代留守島中患難與共、1980年代的退休回城,再到1990年代的鬢角發白,兩人相伴一生。

單看這樣的故事梗概,似乎不大容易讓年輕人感興趣,畢竟時下的都市情感劇和言情偶像劇,都是帥哥靚女、香車豪宅、紙醉金迷,風格無一例外是浪漫唯美、精緻小巧,就像一塊塊甜膩的馬卡龍。觀眾喜愛一時新鮮,會吃馬卡龍解饞,但沒有人會將馬卡龍當做正餐,一日三餐地吃。相較之下,《父母愛情》就像一碗白米飯,乍一看太普通了,你輕易就會忽略它。但它倒有一種魅力,閑來時無論從哪一集開始看起,都可以不知不覺、津津有味地看下來。

於我而言,這一魅力源於一種習焉不察的日常感和真實感。甜膩的愛情偶像劇是造夢,觀眾都知道那是夢,因為夢裡童話般的一切都與現實生活無關,觀眾找不到對應;因此,夢固然美輪美奐,但它的審美快感也必然是短暫的。《父母愛情》與夢無關,更近乎現實和生活本身,它或許並不精緻不唯美,卻是我們永遠的此時此地。江德福和安傑的愛情故事輕易就讓我聯想到我的父母——哪怕他們的愛情與劇中並不一樣。

只是日常生活的真實感該如何營造?《父母愛情》提供的一個樣本是,“累積”,種種瑣碎細節的累積。雖然這部劇是按線性的時間順序展開的,但真實感並不能單憑“開端-發展-高潮-結果”抵達,它還需要“一些平行的、互不相幹的人物,事件,場景,一些聲音,某種氣味,陽光,陽光里的灰塵,諸如此類,瑣屑,斷續,沒有邏輯,可就是這些,點點滴滴的”,以呈現出《父母愛情》中那個平凡的空間、那些平凡的人物、那些平凡的日常。

《父母愛情》中,累積起日常的,首先是某種類似陽光、氣味等瑣屑、平淡、零散的人事細節。就比如劇中的咖啡,它是安傑小資情調的體現,是她與江德福文化差距的一個體現,也是江德福愛安傑的一個見證。第一次江德福到安傑家做客,安傑把茶換成了咖啡,就是想看看江德福的窘態,江德福果然喝不習慣;後來兩人約會,江德福也是帶安傑到蘇聯咖啡館;再到後來在小島上,江德福誤會安傑與畫家夏老師的傳聞,不向客人打一聲招呼賭氣進了屋,“我買的咖啡,是給你喝的,不是什麼混賬王八蛋可以喝!”……一個咖啡細節不動聲色地貫穿全劇始終,剔除它看似並不影響故事的主線,可恰恰是類似微妙的小細節,讓兩人的愛情有了日常的質地。

江德福一開始喝不慣咖啡這玩意兒

江德福吃醋拿咖啡說事

累積起日常的,還有種種常見的矛盾。一開始是夫妻倆出身差異、文化程度懸殊導致的夫妻矛盾,後來又是姑嫂、親子、鄰里等之間的矛盾。但《父母愛情》並沒有陷入以往年代劇或家庭劇“婆媳矛盾”“姑嫂衝突”“妯娌鬥法”“兄弟反目”等惡俗狗血的窠臼,所有矛盾都是細碎的累積,它們也終究是細碎的,很快便又化解到生活中去了。

姑嫂衝突

因此,雖然安傑與小姑子江德華一開始隔三差五也會有一場小衝突,但它給觀眾能帶來的不是“家鬥劇”的緊張和憤怒,而是我們日常所見的因為觀念和生活習慣不同引發的矛盾,它讓人左右為難又哭笑不得,但底子都是愛,最終又讓人釋然。就像孔笙導演自己說的,“這個家庭樣樣都有,誰也不能要求他們免俗,但再怎麼樣,那都是人民內部的矛盾,本劇的重點不在這些‘家鬥’,而是非常好玩的這麼一家人,如何吵著、笑著、欣欣向榮地度過了幾十年。”

愛的教育

日常感和真實感是觀眾接受一部劇的前提,在此基礎上劇集表達的意圖才得以可能。《父母愛情》打動人的,是劇中的父母愛情。

愛情是影視劇中最熱門的主題之一了。只是影視劇中的愛情,要麼是造夢式的愛情,就像現在熱播劇《都挺好》中的蘇明玉與石天冬這一對,一個內心有創傷的都市女性,有一個帥氣、溫暖、體貼、善良的白馬王子守護她身旁,以溫暖治癒她。微博上已經有無數網友在為楊祐寧這個角色癡狂了。另外一種愛情是造孽式的愛情,它體現的是愛情的雞零狗碎、千瘡百孔以及巴別塔困境,無論是蘇父蘇母,還是蘇明哲夫妻、蘇明成夫妻,只會讓觀眾徒增對婚姻的恐懼。

這是影視劇中通行的兩種愛情模式,它於大部分觀眾而言,都是“不及物”的;因為大多數人的愛情,其實是在二者中間,它沒有那麼好,也沒有那麼差。傑出的現實主義作品,不應是讓觀眾的情緒走向某個極端,誤導他們對於愛情的認知,提高他們的愛情閾值或者增添他們對愛情的恐懼;而是能夠引導他們,哪怕是平凡普通的人,是否也有贏得美好愛情的可能?

《父母愛情》沒有將父母的愛情唯美化了,甚至一開始父母的愛情是殘缺的。像安傑和江德福,都不是完美的人。在那個年代,安傑是出身不佳的資本家小姐;江德福雖然擁有良好的社會地位,但他文化水平不高,形像一般,還離過婚。兩人結婚時,江德福是出於愛意,安傑並不盡然。喜歡浪漫、具有文藝情懷的她,起初看不上大老粗的江德福;她選擇江德福,或多或少也有一種功利需求,通過婚姻幫助整個家族擺脫資本家的身份,給安家帶來社會地位的改變。

安傑的身份讓她備受歧視

只是完美的愛情,並不是因為它有一個完美的開端,不是因為愛情中的兩個人是完美的,而是兩個人因為愛對方,一點一點地成為對方需要的更完美的人。《父母愛情》的難能可貴和真正動人之處在於,它為觀眾呈現了這一過程,呈現了一個原本並不完美的愛情,是如何在兩個人的共同努力之下,慢慢變成完美愛情的。

像組織一開始礙於安傑的身份,並不同意江德福的婚事,但江德福為了與安傑結婚寧願脫下軍裝回農村老家種地,也不惜放棄晉陞的機遇;婚後他努力遵循安傑的生活習慣,乖乖地當起了“三洗丈夫”……而安傑雖然是資本家小姐,但傲而不驕,在嫁給江德福之後,種種家務活得幹得乾淨利索,很快就適應了妻子和母親的角色;為了江德福來到偏遠荒涼的海島並適應了艱苦的海島生活……他們一點點地改造對方,一點點地適應對方,最後一點點地成為對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江德福非娶安傑不可

很多人或許都有這樣一種感覺,我們這個時代是一個愛慾氾濫卻又普遍愛無能的時代。你看市面上種種甜寵劇或者廣告宣傳,為我們呈現的都是一種完美愛情的態勢,一見鍾情、天雷勾動地火,然後就是愛得死去活來、非你不可,寵溺的細節則體現在男方為女方的各種買買買上。因此,經常在彈幕上看到說,“這部劇又激起了我的少女心”,每個人都少男心少女心氾濫,都在期待著那種百分百匹配的愛情,一勞永逸地地老天荒了。

就在這一過程中,我們不知不覺不約而同地愛無能了,我們在根本上忘卻了:愛情從來都是需要經營的,平凡的生活也需要用心經營;那種嚴絲合縫的完美愛情並不存在,想要完美就需要我們進行種種修修補補,這裏我們為對方讓一步,那裡對方為我們改一點。但我們在失去經營的能力,失去為愛改變、為愛行動的能力,我們要麼在焦急等待中感慨真愛難覓、幸福難尋,要麼成為婚姻圍城里的困獸,覺得婚姻真是一座墳墓。

這就是《父母愛情》打動觀眾的奧秘——它是送給所有普通人的一堂關於愛情和婚姻的平實教育課,它打破我們對於父輩愛情的誤解,促使我們反思偶像劇愛情觀,教我們洞悉美好愛情的奧秘,撫慰我們內心深處的愛情焦慮,緩解我們對於婚姻圍城的恐懼……從這部劇中我們收穫的是擁抱生活和熱愛生活的勇氣,激起的是對真善美的追求。也因此它常看常新,百看不厭。

祝福有情人都能白頭到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