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十字路口”的80後作家商人
2019年03月12日07:15

  來源:新浪娛樂

  很多年以後,老去的80後們可能會回憶起自己第一次翻開《三重門》《幻城》《悲傷逆流成河》《獨唱團》《最小說》……第一次走進影院觀看《小時代》《後會無期》的那個下午。

  2010年前後是一個文化人紛紛獻身出版業理想的時代。第一期《獨唱團》,還有尚未領悟全民G點的韓寒迷妹咪蒙的身影。同為新概唸作文大賽一等獎出道,受眾和風格截然不同,韓寒和郭敬明也屢次被加以比較,掀起罵戰。

  罕見地以“作家明星化”“品牌包裝”等藝人經紀公司手法運作的最世文化,一度估值7億,最世簽約作家每年為圖書市場貢獻2億元,旗下期刊的發行量一度超過全國文學期刊的發行總量,連續8年登上中國福布斯富豪榜、登頂中國作家富豪榜榜首的郭敬明也被視為商業化最成功的作家。

郭敬明韓寒
郭敬明韓寒

  2009年時,韓寒說過:“郭敬明一個月的收入等於我一年的收入。要比他有錢對我來說很容易,但是可能要犧牲一些自由和自我,我並不願意。”2012年,韓寒推出的移動閱讀APP“ONE·一個”,展開了對以《最小說》為代表的傳統圖書出版業的攻城略地。截止去年底,其月活量保持在70萬左右,用戶畫像以年輕女性為主。

  而今,韓寒主編、只出了一期就停刊的《獨唱團》成為絕響。郭敬明旗下四大刊紛紛停刊。估值10億的咪蒙公司註銷公眾號,被全網封禁。

  當遍地報刊亭的時代逝去,同樣有著優秀商業直覺的郭敬明和韓寒轉而進軍影視市場,前者甚至早於後者。2011年出售《小時代》四部曲系列和《爵跡》影視版權,2013年親自執導的《小時代》上映,刷新首日排片率、首日觀影人次、國內2D電影市場首日票房等多項紀錄。郭敬明成為流量明星+IP模式黃金時代的第一批紅利既得者,並見證了這一時代的落幕。

  而從2014年的《後會無期》開始,韓寒則不斷在電影中抒發自己對賽車和段子的愛。電影是他們寫作風格的視覺化呈現。

  弔詭的是,十多年來,兩人私交惡劣,但作為80後青春記憶中最重要的符號,從出版業到影視業,事業版圖軌跡相似,名字始終糾葛在一起。《上海絕戀》同人文曾風靡一時。2019年初始,他們再次站在了不同的拐點上:近日,郭敬明旗下四家公司被接連註銷,或與其深陷樂視影業泥潭有關,上市夢想遙遙無期。而另一方面,韓寒成立不到四年的亭東影業獲得了第三輪融資。

  深陷樂視囹圄,“最好的商人”郭敬明遭影視資本市場滑鐵盧

  天眼查數據顯示,郭敬明直接關聯10家公司,擔任股東的有樂視影業、長江新世紀傳媒、和力辰光、千和影業。擔任法人代表的有6家,這6家當中已註銷了4家,包括上海柯艾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上海令秧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上海最線代動漫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上海雙子惠蘭文化創作室。其中柯艾文化主營《最小說》《最漫畫》,令秧文化是郭敬明和自己旗下籤約作家笛安成立的合資企業。目前他擔任法人代表的僅餘最世文化、遐邇文化傳播創作室。

郭敬明
郭敬明

  受新媒體衝擊,紙媒行業洗牌加劇普遍消亡,是這四家主營業務與紙媒相關的公司被註銷的直接原因。旗下發行量最高的四大刊全部停刊:《最漫畫》已於2015年12月休刊,《最小說》在2018年4月出版第五輯後再未上新,宣佈由月刊轉為四本主題書的《文藝風賞》在2018年出版《春之輯》後再無上新,《文藝風象》官微於去年底發佈消息稱“由於出版業斷崖式下跌的現實原因”,原定於兩月前發售的《燃》成休刊號。

文藝風象
文藝風象

  但這隻是表象。以簽約作家及其作品版權作為核心資源的最世文化,在多年的雪球效應下已經形成了較為可觀的IP庫存與粉絲經濟體量,原本足以支撐最世在紙媒大環境惡化下轉型深耕影視產業,落落、七堇年、安東尼、笛安等頭部作家微博粉絲量級均在一百多萬到幾百萬以上,有一定的商業號召力。

  最世最有優勢的影視方向是,從自己擅長的青春文學出發,打造青春片、都市愛情片等小妞電影:例如郭敬明視為接班人、曾任《文藝風象》主編的落落轉型成為導演,執導《剩者為王》《悲傷逆流成河》。若深究郭敬明徹底放棄作為IP開發儲備、影視產業鏈上遊的出版業務,這番斷臂流血的作為,則與其在影視資本市場上遭遇滑鐵盧有密切關係。其中又以與郭敬明深度綁定的樂視影業(2018年 3月27日,樂視影業更名樂創文娛,全文用樂視影業指代),帶來的連鎖反應為首。

  最世文化曾經備受資本市場青睞。郭敬明本人曾拒絕過海納亞洲和雲峰基金投資,因為“不缺錢”。2013年,華策曾試圖以1.8億購買最世文化26%的股權,但最終未能完成。

  早在2015年,郭敬明就購買了樂視影業500萬股股票,與孫儷、黃曉明、張藝謀、鄧超等一起成為明星股東之一。而郭敬明也確實為樂視影業帶來了可觀營收:《小時代》系列累積票房近18億。

  但該系列豆瓣評分穩定在3.9分到4.9分之間,隨著流量藝人+IP時代過去,郭敬明執導電影開始票房失靈,《爵跡》票房僅為3.82億,迷信IP的幕後資本方也逐漸遭到反噬。樂視網發佈的2018年業績快報指出:“2018年業務收入規模減小的同時,前期購置的影視版權等長期資產攤提成本逐年增加,造成了經營性虧損。”去年由於《爵跡2》受范冰冰偷稅漏稅風波影響改檔,樂視影業僅出品了一部電影,張藝謀的《影》。

  據《證劵日報》2月18日報導,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樂視影業(北京)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雖然控股股東已經變更為融創,但樂視影業仍深受樂視控股拖累。2月27日,樂視網發佈業績快報顯示,淨虧損高達20.26億元,總營收較去年下降77.40%,股票存在退市的風險。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樂視影業的雷直接波及到了郭敬明。

  除此之外,醜聞爆發、輿論壓力也造成了郭敬明個人商業價值的縮水。去年8月,作家李楓發表公開信稱自己七年前前往成都簽售活動,被郭敬明性騷擾。郭敬明將其告上法庭,因證據不足被駁回。

范冰冰
范冰冰

  種種憂患之下,對郭敬明來說唯一的好消息是范冰冰或將復出。隨著范冰冰主演的《她殺》《巴清傳》有望上映,《爵跡2》或將重新定檔,郭敬明與他身後背負資金壓力的樂視影業、和力辰光或許也鬆了一口氣。

  攜手博納,再喜提阿里:韓寒和他估值20億的亭東影業

  在郭敬明的文娛帝國水逆折戟的同時,韓寒的商業帝國一路高歌猛進:今年1月15日,阿里影業證實已戰略投資韓寒的亭東影業。而早在2017年,亭東影業即已獲得博納影業、辰海資本等3.1億元的戰略投資,當時估值為20億元。目前,阿里影業、博納影業分別以13.12%、11.25%的持股比例成為亭東影業第二大、第三大股東。

  天眼查信息顯示,韓寒關聯公司共有15家,涵蓋影視、體育、投資、餐飲、電競等領域。他的“很高興遇見你”餐廳在多個城市開設分店,一手組建的1246戰隊奪得了電競OWPS(鬥陣特攻職業系列賽)2017年冠軍。另外,他還將自身作為知名賽車手、知名作家的商業價值進行了儘可能的變現:他代言過斯巴魯汽車、上海大眾POLO、雀巢咖啡、凡客、一加手機等等。

韓寒
韓寒

  不過,投身電影市場顯然是回報更迅速巨大的方式,韓寒也早已不再是當年憤世嫉俗的公知形象,也不是為夢想押注所有的賽車手。現在的他,是一位冷靜權衡利弊、精準擊中大眾喜好的成熟商人,被華創資本合夥人吳海燕稱為“超級產品經理”。

  第一部投石問路的暑期檔小成本電影《後會無期》最終獲得6.29億票房,從第二部電影《乘風破浪》開始,韓寒轉型成為一位發揮穩定過十億的春節檔商業喜劇選手,今年的春節檔里,《飛馳人生》以17.06億票房位列第三。

  作為擁有4500多萬粉絲的微博大V,韓寒充分發揮了自己的話語影響力,使得自己微博成為自家電影宣發的主陣地。無論是《後會無期》中產出大量深入人心的金句,“喜歡才會放肆,但愛就是克製”,或是《飛馳人生》上映時與沈騰頻頻互動、用騰格爾唱歌“造梗”,其互聯網營銷思路都是一流的。雖然,其電影始終難以擺脫段子堆砌、情緒斷裂的弊病,很難稱得上是優秀作品,但對於春節檔的主流觀眾闔家歡需求來說,能夠大笑已經足夠。

  除了將韓寒個人IP發揚光大,擔任其影片主要出品方以外,亭東影業也逐步參與資本市場的掘金,成為《地球最後的夜晚》《解憂雜貨店》《殺破狼·貪狼》等多部影片的聯合出品方。

  回望韓寒與郭敬明兩大80後符號人物的商業版圖,兩人都經曆了紙媒衰落時代,各自選擇綁定了不同的民營電影巨頭,也直接導向了目前站在拐點處,各自不同的境遇。不過,故事還沒有寫到結局那一刻。東山再起?雲端跌落?……未可知也。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