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抬頭 還是吃
2019年03月12日05:21

原標題:龍抬頭 還是吃

插畫:王雲逸

“龍抬頭”也算個節吧。有一段相聲《節日遊戲》,演員分成兩撥找節日,一撥找單月裡的節日,一撥找雙月的。找雙月的人二月找的是“二月二,龍抬頭”。找單月的演員就問“什麼節”?答“抬頭節”。“沒聽說過,沒有這個節”。然後,以找錯了為由,用扇子啪啪啪打腦袋。相聲用名字裡有沒有節這個字,作為是不是一個節日的標準,沒有這個字就不算。這也不禁琢磨。畢竟龍抬頭有固定的祭祀、習慣、吃食,肯定算個節。

龍抬頭祭什麼神?祭土神。傳說這一天是土地真君的生日。當天除祭祀,還要“熏蟲兒”。中國曆來是農曆陽曆合用,“二月二,龍抬頭”是農曆,與它日期相近的“驚蟄”是陽曆。不論是現在用的驚蟄還是更古的啟蟄,從字面上看都是蟲子萌動的意思。地裡蟲子開始活動,對農事和人的生活都有影響,如果驚蟄是通知一聲蟲來了,龍抬頭就要採取具體動作——“熏蟲兒”了。怎麼操作呢?就是吃啊,吃油煎餅,把元旦(春節)祭祀剩下的餅煎了吃。這麼做了就能夠引龍出,而壓製百蟲使之不出。至於為什麼人吃了餅,龍就來了,殊不可解。現而今,節日原本的祭祀和神性都淡了,唯有過節必須吃點什麼這件事,總能完好保存下來。

龍抬頭吃油煎餅,上面已經說了。但龍抬頭的吃食,可不只有油煎餅。就拿北京說吧,大概北方地區也都差不多。北京的老吃主兒唐魯孫先生說,北京人有三大主食,餃子、烙餅、面。北京人過節的吃食,也總在這三樣里打轉轉。老話怎麼說,“初一餃子、初二面、初三烙餅攤雞蛋”。要說春節把這三樣吃全了得三天,龍抬頭一天就行。《北平風俗類徵》引《京都風俗誌》,“此日飯食,皆以龍名,如餅謂之龍鱗,飯謂之龍子,條面為龍鬚,扁食為龍牙之類”(北京話裡扁食就是餃子)。一起吃三樣,還饒一碗米飯。有民俗著作說,這天還要吃油炸糕,圓滾滾的是吃龍膽。本來龍抬頭,要請龍幫忙鬥蟲子,當天連針線活都不能做,防止紮了龍眼。可這一頓吃,龍都零碎了,還把人家孩子也一併吃掉,怎麼讓人幫忙。看來有的吃,幫忙不幫忙的都不是事兒。

也有說龍抬頭吃豬頭。這個習俗,我沒查到起源,但可能也有點道理。自古祭祀以三牲(豬牛羊),豬頭是祭祀的主力。不論祭土地還是龍王都用得上。上供人吃,也是古禮。這個習俗大概龍王會讚同。

我想世界上最會吃豬頭的就是中國人了,這腦袋上什麼都不糟踐。豬耳朵是好東西,可以炒耳絲,也能做臘味。有多少妖怪提著八戒的耳朵流口水。豬腦是四川火鍋絕配。要做醬貨、滷味,鼻子部分是拱嘴,舌頭也能醬,有的地方上牙堂也單是一吃,一棱一棱的叫做“天梯”。老北京賣豬頭肉的人叫紅櫃子,一個人背著紅漆小櫃走街賣,但吆喝都是“熏魚”。可要真買熏魚,除了農曆三月黃花魚下來的時候,其他時候沒有,只有豬頭肉、下水、滷雞蛋。這是過去一種避諱。

要說豬頭做得講究,自然還屬江南。清代袁枚在《隨園食單》里便詳細講解了豬頭的做法。現在揚州菜有三頭的說法,拆燴鰱魚頭、扒燒整豬頭、蟹粉獅子頭。除了獅子頭,都講究拆骨。去年某著名飲食紀錄片,展現淮揚菜大師拆鰱魚頭的功夫,100多塊骨頭拆下來,魚頭仍舊不散。豬頭如是,要一個整字,細細剔除骨頭,幾個小時燜燉後上桌,紅光亮的豬頭,不僅不碎,一張臉麵糰團還在對你笑。龍抬頭吃豬頭這個風俗,大概南方不講究,至今我還沒看到有“二月二,請你到揚州吃豬頭”的宣傳。

說回相聲,我要是那個找雙月裡節日的人,就不說龍抬頭,我會說二月初一“中和節”。這是唐代的節日,祭祀太陽神。具體說要吃印著小公雞的太陽糕。得,還是吃。

辛酉生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3月12日 1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