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使館人員在俄羅斯“偷地雷”,一場“外交碰瓷”?
2019年03月12日10:52

原標題:美國使館人員在俄羅斯“偷地雷”,一場“外交碰瓷”?

▲圖/新京報網

3月9日清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舍列梅捷沃國際機場,一名持外交護照的美國人正在託運行李。

突然,經驗老到的俄機場安檢人員通過透視儀器發現,這名美國人託運箱包中有一可疑物品,旋即打開查看,這一看不要緊,赫然發現是一件“軍火”。

一、不是地雷是“炮彈”

據說這名美國人是一名剛剛結束在俄任期的、“和美國軍方有關係”的美國使館人員,正要搭乘莫斯科至紐約航班回國。

俄羅斯衛星新聞最初報導稱,“軍火”是一枚“安裝雷管的地雷”,一時間不同語言版本的“偷地雷的美國特務”段子不脛而走,煞是熱鬧。

不過其實俄聯邦外交部並沒有那麼“業餘”,倘若仔細看原文就會發現,最初版本的外交部聲明就稱該“地雷”是“類似迫擊炮彈的物體”。

後續報導證實,這是一枚倒空了炸藥的60或82毫米的空殼迫擊炮彈,也就是上頭一疙瘩、下頭一個小細脖兒、邊上帶幾個翅膀的玩意兒。實話說,和任何形狀的“地雷”長得都不怎麼像。

這枚空迫擊炮彈並沒有裝炸藥,但“有曾經裝過炸藥的痕跡”,也就是說,是一枚報廢的實彈或“臭彈”,但炮彈上的引信並未拆除。

這樣的一枚空殼迫擊炮彈不會對航班安全構成威脅,但因為引信本身也屬違禁品,因此俄安檢人員將它沒收也算合情合理。

二、“炮彈”雷聲大雨點小

事發之初,這枚被媒體誤傳為“地雷”的空殼迫擊炮彈伴隨著隆隆之聲,向遙遠的大西洋彼岸飄去。

俄外交部聲明稱,這名看似和美國軍方“有密切關係”的任滿外交官故意帶這麼個“軍火”闖關,“似乎意在測試俄羅斯安全系統的可靠性,這種測試不僅僅自外而內,也通過在邊境附近使用軍艦、戰機‘碰瓷’等自內而外的手段進行窺探”。

▲普京與俄聯邦安全局特種部隊隊員握手。 圖/新京報網

近期隨著烏克蘭大選投票的臨近,克里米亞半島局勢日益緊張,美國和北約盟國的軍艦、飛機也開進黑海,逼近半島和亞速海,俄羅斯自然神經緊張。

不過,美國這位離任外交官是否真有“刺探俄安保能力”的意圖,不好猜測。

此事的解決也“虎頭蛇尾”:那位被截下的美國外交官最終獲準起飛,順利返回了美國,不過他的“軍火”留在了莫斯科。

北美時間10日,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稱“被截獲的物品不會給任何乘客帶來危險”,並表示“事情業已解決”,俄外交部現在也不置可否,看來也就是個“雷聲大雨點小”,不了了之的後續了。

三、“竊聽風雲”知多少?

也難怪俄羅斯人如臨大敵,這對曆史上的冷戰頭號敵手,就曾經利用外交人員身份作掩護,在對方眼皮底下“偷來偷去”——

美國人曾在蘇/俄駐美大使館地下不惜工本挖掘地道“打埋伏”;蘇聯則是將當時最先進的竊聽裝置放在贈送給美國使館的“鷹徽”里,結果據說神不知鬼不覺連續竊聽了8年,曆經4個美國大使任期,最後才因為一次純屬偶然的事件被美國人發覺。

為了“偷地雷”,美蘇、美俄可謂機關用盡:蘇/俄曾煞費苦心地派遣在歐美長大、連口音都被當地人同化的諜報人員“臥底”,準備“要撈就撈一票大的”。

而冷戰時期的美國使領館工作人員則別出心裁地購買某些看似粗笨尋常的蘇製金屬日用品寄回國內,實際上這些“明碼實價購買”也是“偷”——這些價格低廉的“大路貨”是某些重點軍工企業的“三產”,使用的是絕密武器裝備用剩下的“邊角料”。

▲圖/視覺中國。

“碰瓷試探”也絕非沒有過:老軍迷耳熟能詳的“魯斯特事件”,發生在1987年5月28日,當時年僅19歲、總飛行時間不到40小時的西德青年馬蒂亞斯·魯斯特,駕駛一架租來的單引擎民用小飛機“塞斯納172”,從芬蘭赫爾辛基起飛,經過長時間低空飛行,闖過號稱“銅牆鐵壁、密不透風”的蘇聯防空體系,在光天化日下降落在蘇聯首都莫斯科的心臟——紅場附近。

這導致時任蘇聯國防部長索科洛夫元帥和空軍主帥科爾杜諾夫雙雙被解職,也讓美國、北約和整個西方軍事機器開始瞭解到,蘇聯軍事機器已經沒那麼嚴密。

儘管絕大多數人相信,“菜鳥魯斯特”只是個不怕事兒大的魯莽青年,而不是什麼“偷地雷的間諜”。但正如曆史學家們所言,他的這次無心之舉,卻“把看似堅固的鐵幕用小手指輕輕捅了個窟窿”。

“腦補”一下,倘若那位迄今並未透露姓名的美國外交官,真是在用空殼迫擊炮彈“碰瓷”,測試俄羅斯空港邊檢的漏洞,一旦漏洞被發現,那還了得?

四、也許不過是收藏

當然,這次“偷地雷事件”的真實目標,或許的確就是那枚倒霉的空殼迫擊炮彈;那位已經回國卻丟了收藏品的美國使館人員,或許一如他自己在機場所聲稱的,只是個買了件“軍事收藏品”的軍迷罷了。

因為曾經曆多次大戰和漫長的“全民皆兵”年代,又遭遇國家解體等一系列變故,今天俄羅斯廣袤大地堪稱軍迷“探寶盜墓”的“寶山”。

蘇聯解體之初的“邊貿”時代,包括我在內的許多軍迷,曾用電池、牙膏、半導體、二鍋頭之類的“仨瓜倆棗”,換到不少如假包換的珍貴軍事收藏品,包括琳瑯滿目的各色勳章、收藏實用兩相宜的軍用望遠鏡,以及軍用指北針、夜視儀等等。

至於更“骨灰”一點的發燒友,則能在俄找到從二戰前直到冷戰的“爺爺輩”主戰裝備,大到坦克、戰機小到槍械一應俱全。

2016年11月上映的俄羅斯戰爭電影《潘菲洛夫28勇士》,是膾炙人口的“小成本大製作”戰爭經典,尤以裝備“原汁原味”,細節考究、逼真,為各國軍迷所推許。

▲《潘菲洛夫28勇士》劇照。

而之所以能如此,一個很大原因就是得到了當地軍迷團體的幫助,許多在影片中“露臉”的裝備正是軍迷們的私人藏品——不但 “出鏡”還奉送“使用說明”。

問題在於,那些比“地雷”還刺激的玩意兒在當地玩玩無妨,想帶回家中就沒那麼容易了。

隨著俄羅斯社會秩序的穩定,如今就連較為珍貴的舊蘇聯勳章也不能隨便帶出境,類似空殼迫擊炮彈這樣的“殺器”就更不用說了。

其實在早些年,許多國家的民航航班是允許乘客在通報的情況下帶手槍之類軍火的,甚至機組人員也帶著槍以防萬一。

但今時不同往日,“偷地雷”的主人公不論動機究竟為何,他託運的那枚空殼迫擊炮彈只要被安檢發現,就註定只能被“充公”。

□陶短房(媒體人)

編輯 王言虎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