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女孩埃航空難遇難 起飛前微信好友:等我回來
2019年03月12日10:27

  原標題:浙江大四女孩埃航空難中遇難,起飛前微信好友“等我回來”

小陳發在自己微博里的照片。錢江晚報 圖
小陳發在自己微博里的照片。錢江晚報 圖

  她相信這次起飛,她將見到長頸鹿、大象和獅子。清晨拉開窗簾,長頸鹿正在窗邊凝視著她,早餐桌旁,她一邊將手心裡的飼料喂給長頸鹿,一邊享用著內羅畢特色早餐。他們還將看到動物大遷徙,每年,百萬頭角馬、數十萬隻斑馬、羚羊將組成聲勢浩大的隊伍,從坦桑尼亞的塞倫蓋蒂保護區北上,跋涉3000多公里,抵達肯尼亞馬賽馬拉國家公園。

  有人說,這是一生必須見證一次的奇觀。

  這個夢在頃刻間支離破碎。

  錢江晚報記者從浙江萬里學院確認,埃塞航空遇難的浙江女大學生,是該校新聞專業大四學生小陳,金華蘭溪人,今年六月即將畢業。

  朋友們昵稱她叫“小鳥”

  小陳是家中獨女。得到消息,父母失聲痛哭。她的一位親屬接受採訪時說,大學畢業後,小陳曾想去日本留學,但媽媽不放心她一個人到那麼遠的地方。

  目前,蘭溪當地有關部門已為小陳的家屬開啟出境“綠色通道”,讓家屬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完成全部辦證流程,盡快前往事發地辦理後事。

  從微博上看,小陳的生活,是大多數這個年紀的女孩羨慕的樣子。她經常曬出自拍照:大眼睛,下巴精緻,鼻樑高挺,妝容服飾洋氣。

  她的微博背景圖,是一隻紮著兔耳朵蝴蝶結的小貓。截至出事前,她一共發出124條微博。

  和這個年紀的大多數女孩一樣,她愛美,買了新口紅、梳了新髮型,要錄一段視頻分享;住了家高級的酒店、做了一頓很棒的飯、吃了頓火鍋、喝到一杯好喝的“一點點”奶茶、啃著鴨爪子追《知否》、體重突破了80斤,也要發條微博“嘚瑟”一下;她害怕大雨、討厭冬天,喜歡雷佳音和周杰倫,喜歡和同齡的女孩們紮堆,一直很愛旅行,微博上常常曬出新的定位:紹興、杭州、溫州、台灣……她還說:“初雪要和喜歡的人在一起。”

  朋友們給她取了個昵稱,叫“小鳥”。去年4月,是她的22歲生日,她對著一隻小豬佩奇的翻糖蛋糕許願,生活正要展開。今年1月,大四的她參加了答辯。

  在她的微博下,很多網友都在悼念。她的最後一條微博,定位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出事後,網友在後面留言,“千萬別上那架飛機”。

  一位網友寫道,“你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如果有機會是不是可以邀請你來成都看大熊貓,長頸鹿好多地方都可以看,我也喜歡野生動物,我們同歲,說不定有很多話可以聊,所以別上那趟飛機了好不好。”

  一位自稱是她同學的網友說,“初三一段時間我是你前桌,我換到你前桌的時候,你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萱姐罩你。”

  “剛認識她的時候,覺得她的名字就和小說女主角一樣好聽,那時她還跟我說起,畢業後要幹什麼,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她是一個很陽光的女孩。”她的一個朋友說。

  她要和男朋友去非洲

  青春好像永遠不會散場。

  另一個朋友記得,在重慶過生日那天,他們都喝醉了,她舉著酒杯問他,他們是不是一輩子朋友兄弟,他回答得並不堅定,“因為時間太漫長了,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讓人聚散分離。”直到事發當天晚飯時分,他收到信息,覺得這不可能,“一直在查這個航班,(覺得)不可能的,每一天每一個小時每一分鍾有那麼多趟航班,怎麼可能碰巧是她。”

  前些日子,他還和她一起吃串串。當時,小陳說,要和男朋友去非洲,走之前還得打黃熱病的預防針,得半個月。

  “她是在看男朋友的路上,非洲是他們的目的地之一,”另一個朋友證實。這段旅程從3月9日開始,將在3月17日結束。按照計劃,男朋友將從美國起飛,和她在非洲會合。

  愛情,是這個年輕女孩生活的重要議題。

  有時,她會在微博上“撒狗糧”:“為什麼我從來沒有碰到過難纏的前女友、男朋友身邊轉不停的小蜜蜂、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好妹妹等等狗血的事兒,愛情一點兒都不精彩。”

  但異地戀的日子總是苦甜參半,小陳曾經給一條微博點讚,“喜歡異地戀,因為可以和你煲電話粥,也可以數著和你相約的日子,喜歡久久未見你跑向我緊緊抱著我的時刻。”她還告訴同學,和男朋友間的時差令人崩潰。

  “我永遠也等不到你了”

  傷心和惋惜的情緒,在她的眾多好友與同學間蔓延,很多人都在社交網絡上發了悼念的話。記者也聯繫到了她的大學與高中同學朋友,其中一些人說,目前不便再多說有關小陳的情況,“失去她我們都很難過,也不想再多談有關她的事情,畢竟人已經不幸遇難,而且她家裡也很悲傷,不希望在這個時候,再傷害到她的身邊所有人。”

  而另一些認識她的人,則不吝給她美好的評價。

  “漂亮,有禮貌,”她的同班同學小趙(化名)對錢報記者說,“她是學校廣播台的,也擔任過晚會主持人,真的人美聲甜,生活作風也很好,即便很漂亮,也沒聽過什麼關於她的緋聞。”他們在同一個學習小組,小陳擔任組長,“安排任務特別負責用心,”有一次,小趙他們還在寢室玩遊戲,接到小陳的電話,“別玩了,趕緊做作業!”小陳很努力,還參加了公務員考試。

  “你說你要去肯尼亞看長頸鹿了,你說你一個人坐飛機好害怕,起飛前你給我發微信說姐妹我好想你,你說等我回來,可我永遠也等不到你了。”她的好友在微博上寫道。她和小陳同名,平時也總是形影不離。而起飛當天下午,小陳和好友說的最後一句話是,“飛了飛了,想你。”

  “你永遠在雲裡穿梭,你永遠都是那麼美麗的年紀。”一位與她素昧平生的網友說,真不願意以這樣的方式認識她。他們相信,她會在另一個世界起飛。

  來源:錢江晚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