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員工在埃塞航墜機事故中遇難 去年出差超50次
2019年03月12日00:39

  原標題:失事客機黑匣子找到 已帶回檢測

3月11日,停在上海虹橋機場停機坪上的波音737-MAX 8客機。中國民航局要求當天18時前暫停該機型的商業運行。殷立勤(上海分社)/中新社/視覺中國
3月11日,停在上海虹橋機場停機坪上的波音737-MAX 8客機。中國民航局要求當天18時前暫停該機型的商業運行。殷立勤(上海分社)/中新社/視覺中國
金也淘在北京的工位旁邊擺滿了用於悼念的菊花。 新京報記者 倪兆中 攝
金也淘在北京的工位旁邊擺滿了用於悼念的菊花。 新京報記者 倪兆中 攝
當地時間3月11日,搜救隊繼續在埃塞俄比亞航空墜機現場進行殘骸清理和遺體搜尋工作。圖/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3月11日,搜救隊繼續在埃塞俄比亞航空墜機現場進行殘骸清理和遺體搜尋工作。圖/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3月11日,肯尼亞內羅畢,第四屆聯合國環境大會,工作人員為遇難者默哀。圖/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3月11日,肯尼亞內羅畢,第四屆聯合國環境大會,工作人員為遇難者默哀。圖/視覺中國

  8名遇難中國公民身份初步確認;民航局昨日暫停失事機型商業運行,將聯繫波音公司確認安全措施

  ■ “埃航載157人客機墜毀 機上8名中國乘客遇難”追蹤

  外交部領事保護中心官方微博昨日發佈消息,在埃塞俄比亞航空ET302航班空難中遇難8名中國公民身份初步確認,駐埃塞使館已同遇難中國公民家屬取得聯繫,為家屬處理善後提供積極協助。

  當地時間3月10日上午,一架從亞的斯亞貝巴飛往肯尼亞首都內羅畢的埃塞俄比亞航空ET302航班客機在起飛後不久發生意外事故墜毀,來自中國、美國、沙特、印度等35個國家的149名乘客及8名機組人員在此次空難中不幸罹難(新京報昨日報導)。

  此次空難是繼去年10月29日印尼獅航空難事故之後,波音737-MAX 8飛機發生的第二起空難。昨日上午,中國民用航空局發佈通知,要求國內運輸航空公司於3月11日18時前暫停該型號飛機的商業運行。民航局稱,在確認具備有效保障飛行安全的有關措施後,通知各運輸航空公司恢復該型號飛機的商業運行。“飛常準”數據顯示,當天國內航空公司256班航班更換機型執飛。

  遇難中國公民家屬已取得聯繫

  外交部領事保護中心官方微博昨日發佈消息,遇難8名中國公民身份初步確認,4人為中國公司員工,2人為聯合國系統國際職員(包括1名香港居民),另2人分別來自遼寧和浙江,為因私出行。駐埃塞使館已與埃方建立協調聯絡機製,並同遇難中國公民家屬取得聯繫,為家屬處理善後提供積極協助。

  當地時間3月10日下午6時20分,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發佈聲明稱,埃航已經與所有相關方組成小組,以調查事故原因、確認遇難者身份。

  聲明稱,埃航已經與埃塞俄比亞民航局、埃塞俄比亞交管局組成委員會,共同開展事故調查。埃航稱,他們已經與遇難者家屬取得聯繫,並通知了他們這一悲痛消息。一旦遇難者身份確認,埃航將把遺體移交給家屬。

  埃航檢測黑匣子符合國際慣例

  據央視新聞消息,前方救援人員透露,埃航失事客機黑匣子已找到,已由埃塞俄比亞航空工作人員帶回檢測。多位航空技術專家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一做法符合國際慣例。

  資深機長陳建國表示,空難優先調查權在屬地方,因此埃航拿走黑匣子沒有問題。曾調查過多起國際空難的原北京市公安局技術專家左芷津也表示,空難調查最有優先處理權的是失事地點的調查部門,所以埃航對現場的處理、飛機處理、黑匣子破譯都具有優先處理權。“埃航空難無一倖存,但是萬一有倖存者的話,第一時間就要派出大量人員去現場,所以飛機在哪個地方失事就賦予這個地方優先處置的權利。”

  左芷津進一步解釋說,對於空難調查方的一般排序為:飛機掉在什麼地方、飛機是誰的、飛機誰造的。“毫無疑問,飛機掉在埃塞俄比亞土地上,所以埃塞俄比亞具有優先調查權。另外這是埃航的飛機,因此航空公司和國家的調查可以融為一體。同時,這架飛機是美國波音公司製造的,因此美國也具有調查權,可以派出專家協助埃塞俄比亞空難調查,這是國際慣例。”

  國內昨日暫停運行失事機型

  埃塞俄比亞航空波音737-MAX 8飛機此次發生墜機空難,是繼去年10月29日印尼獅航空難事故之後,波音737-MAX 8飛機發生的第二起空難。昨日上午,中國民用航空局發佈通知,要求國內運輸航空公司於2019年3月11日18時前暫停波音737-8(即波音737-MAX 8)飛機的商業運行。

  民航局通知稱,鑒於兩起空難均為新交付不久的波音737-8飛機,且均發生在起飛階段,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本著對安全隱患零容忍、嚴控安全風險的管理原則,為確保中國民航飛行安全,通知要求國內運輸航空公司於3月11日18時前暫停波音737-8飛機的商業運行。

  民航局將聯繫美國聯邦航空局和波音公司,在確認具備有效保障飛行安全的有關措施後,通知各運輸航空公司恢復波音737-8飛機的商業運行。

  新京報記者從一家航空公司負責人處證實,中國民航局要求國內航空公司11日當天暫停運行波音737-MAX 8。

  據瞭解,目前波音737-MAX 8交付中國航空公司的數量已超60架,包括國航、東航、南航等主要航空公司。據“飛常準”數據,當天國內航空公司256班航班更換機型執飛。數據顯示,3月11日,國內航司原計劃執飛737-MAX 8航班355班,涉及航線246條,其中256班更換機型執飛(主要為737NG型號),取消29班,賸餘航班暫未確定。

  埃塞俄比亞時間3月11日上午7時8分,埃航發佈公告稱,目前事故發生原因尚未明確,埃航決定採取臨時安全防禦措施,於3月10日暫停運行所有波音737-MAX 8機型的客機,複飛時間待進一步通知。

  ■ 反應

  聯合國為遇難工作人員降半旗

  據聯合國官方微博消息,在此次空難中不幸罹難還包括至少19名聯合國工作人員,很多人參加將於3月11日至15日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舉行的第四屆聯合國環境大會。當地時間3月11日,聯合國及其相關機構降半旗,為遇難聯合國員工及所有遇難人員哀悼。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聯合國常務副秘書長阿米納·穆罕默德、第73屆聯合國大會主席埃斯皮諾薩等高級官員發表聲明,對埃塞俄比亞客機失事造成的悲劇深表悲痛,向包括聯合國工作人員在內的罹難者的家屬表示同情和聲援,並向埃塞俄比亞政府及人民致以誠摯的慰問。聯合國方面正在與各方密切合作,以獲得有關遇難聯合國工作人員的詳細信息。

  據瞭解,聯合國糧農組織、糧食計劃署、難民署、移民署、環境規劃署及國際電信聯盟、世界銀行等機構均有員工遇難。

  ■ 縱深

  埃塞航空事故遇難者的最後軌跡

  一盤壽司、一點空心粉,3月9日晚9點07分,程妮(化名)在浦東機場吃了一頓晚飯。她拍了照,發了微博,餐桌的食物剛吃了一半,護照夾著機票放在旁邊。對於即將到來的非洲之旅,她言辭之間難抑興奮。

  兩個小時後,程妮將飛往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在那裡轉機,乘坐埃塞航空的ET 302航班,前往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她和在美國讀書的男朋友約好,要一起去非洲大草原觀看動物大遷徙,那是曾被稱為“生命奇蹟”的壯麗畫面。

  地球另一端,金也淘正在收拾行囊。他是“老非洲”了,作為中航國際的駐非代表,他已經在非洲待了7年。按照行程,金也淘將前往肯尼亞開展執行職業教育項目。黃珍珍(音譯)和另外六位同事一道,又將開始馬不停蹄的一週。他們是聯合國糧食計劃署的工作人員,將前往內羅畢參加聯合國環境大會。

  命運在這裏發生致命交錯。當地時間3月10日8時38分,埃塞航空ET 302航班起飛6分鍾後,在亞的斯亞貝巴南部約50千米處失事。埃塞航空公司稱,機上149名乘客及8名機組人員全部遇難。

  10日晚,金也淘的微博下多了48條評論,有人說,“多想提前告訴你,這趟飛機不能坐”。

  “這是咱們的同胞”

  “飛機受損非常嚴重,都散了,沒有完整的”。

  王光輝眼前的一幕堪稱慘烈:地面被砸出一個深坑,直徑約50米、深10米,巨坑裡面滿是飛機的殘骸碎片,遍及周邊一萬平方米區域,地面還散落著遇難者的衣服、鞋子等物品。

  這是劇烈撞擊之後的現場。

  王光輝是中鐵七局埃塞俄比亞公司的負責人,他的工地就在距離亞的斯亞貝巴不遠的比紹夫圖鎮。墜機發生後,他帶著一支20人的救援隊伍和機械設備,在當地時間下午3點30分到達現場。

  進入現場的道路非常難走。墜機點附近沒有硬化道路,需要先走十幾公里的鄉間小道。而要運送大型救援設備,則更加困難。

  王光輝一眼就看到,在面前燒黑的土地上,有一本中國護照的封皮。“看到的時候我非常難過,因為這是咱們的同胞”。

  實際上,失事的埃塞俄比亞航空ET 302航班上,149名乘客來自35個國家,其中有19名聯合國僱員,持有國際護照。

  “大家都很悲痛,竭盡所能盡企業的責任,盡我們個人的責任。”機翼已經挖掘出來,王光輝說,自己將配合埃塞航空,盡快挖出失事飛機機頭,找到黑匣子。

  在另一邊,事發後,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成立了乘客信息中心,為失事航班乘客的親友提供諮詢服務。

  目前可以確認的是,有8名中國乘客在事故中罹難,其中包括5名男性和3名女性。除了兩名因私出行的遊客外,另有4人是中資公司員工,兩人是聯合國職員。

  程妮是一名的中國籍遊客。她今年22歲,正在浙江一所院校新聞系讀大四。眼下,她的畢業答辯已經完成,6月份就能領到畢業證。

  在學校里,程妮是“風雲人物”,她是廣播台的主播,多次擔任學校晚會主持,“15屆和16屆的學生幾乎沒有人不認識她的”。平時,程妮還是學習小組組長,每次作業,她會把每個人的任務都安排得井井有條,組里的男生愛躲在宿舍玩遊戲,程妮就挨個打電話,督促他們完成作業。這樣,最終呈現效果往往不錯。

  長得漂亮,學習努力,對同學熱情。身邊人說起她,從來不吝溢美之詞。

  這次,程妮和在美國讀書的男友約好,分別從上海和美國起飛,到非洲旅行。埃塞俄比亞原本只是一個中轉站。

  她沒有等到這趟旅行。

  “老非洲”

  對於金也淘來說,這似乎是一場稀鬆平常的出差。2011年,從西北工業大學機電學院航空宇航製造工程專業畢業後,金也淘入職中航國際。這是一家航空背景的央企,有不少海外業務。

  入職不到兩年,金也淘就被派往南蘇丹常駐。這是他與古老遙遠的非洲大陸第一次產生聯繫。從南蘇丹回來後,他被調到項目四部,主要負責東非區域以及職業教育方面工作。

  對於這種生活,周圓再熟悉不過。作為中國電子科技集團職工,工作五年來,他一直身處一線。

  “常駐代表”是中資企業在非洲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個以年輕人為主的群體,擔負著中企“走出去”,以及代表國家形象的重任。

  艱辛可想而知。僅2018年,金也淘累計出差就超過50次,達到260天,足跡遍佈30多個國家。

  這一次,他是前往肯尼亞、烏干達、加蓬3國開展執行職業教育項目。這是一個踐行“一帶一路”倡議,旨在為沿線國家實現工業化願景服務,為青年職業技能提升服務的工程。

  下個月月底,程妮將迎來22歲生日。這個家中獨女愛玩,經常在微博曬出旅行的照片。

  2月26日,程妮在微博中說,“下一站長頸鹿、大象、獅子”,並配了一張長頸鹿的照片,還有一張航班信息表。

  按照預定的行程,她將在9日從上海出發,抵達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10日再次起飛,乘坐ET 302航班飛往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在內羅畢停留7天后,於3月16日返回亞的斯亞貝巴,再轉機返回上海。

  19名聯合國工作人員登上了這趟航班,其中6人來自世界糧食計劃署、2人來自難民署、2人來自國際電信聯盟、5人來自內羅畢辦事處,糧農組織、國際移民組織南蘇丹辦事處、世界銀行和駐索馬里援助團各有1人。

  3月11日,聯合國環境大會將在內羅畢召開,他們要去參會。

  黃珍珍是其中一員。從2014年11月到2017年5月,她一直在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菲律賓辦公室工作。工作努力,永遠滿臉笑容的她,被同事們起了一個親昵的綽號:ZZ。

  當地時間3月11日,聯合國及其相關機構降半旗以示哀悼。“我們會想你的。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永世難忘。”事故發生後,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發文說。

  “願你安息”

  3月11日上午,中航國際總部,金也淘的工位上,被擺上了菊花。面對著金也淘的照片,很多同事紅了眼眶。

  這個32歲的年輕人,在罹難後被中航國際稱為“至愛夥伴”“不朽傳奇”。他學的是航空製造,最終在空難中喪生。金也淘的母校西北工業大學說,“我們失去了一位年輕的校友,中航國際失去了一位優秀的員工,國家失去了一位勤奮報國的青年。”

  在駐非期間,金也淘曾經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來南蘇丹的第一天,隔壁院里保安就被槍殺。“那時候我還沒從這個環境里走出來,當時都有點快崩潰了。”在一段視頻中,憶及此事,金也淘雙手握著放在腹部,眉頭皺了皺。

  在南蘇丹時,他趕上了一次政變。坦克轟隆隆地在街上前進,槍林彈雨中,金也淘最終死裡逃生。領導打賭說,他一定在這兒待不了三個月。可金也淘頑強地待了下來。作為中航國際駐南蘇丹的唯一代表,金也淘執行參與了南蘇丹40所社區醫院項目等工作。

  這次,幸運女神沒有再眷顧他。

  空難發生的原因,目前尚不得而知。外媒稱,失事飛機在飛行過程中,發生了不正常的爬升與下降,並伴有飛行速度超速。

  埃塞航空CEO Tewolde GebreMariam表示,將盡快調查事故原因,“常規檢查和維護中從未發現飛機存在問題,這是2018年11月引進的全新的飛機”。

  從服役時間來說,涉事機型確實可以稱得上“全新”。這是波音公司新世紀以來第一種新型客機,首飛於2016年,2017年5月投入商用。

  波音公司稱,失事的波音737 MAX飛機是“波音曆史上銷售最快的機型,迄今已獲得來自全球100家客戶的超過4700架承諾訂單。其中,737 MAX 8的最大座位數為210,航程為3550海里(6570千米)。”

  而僅僅在事故之前半年的2018年10月,印尼獅子航空公司一架波音 737 MAX客機墜機,事故造成189人喪生。這起事故,也是波音737客機家族曆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

  失事的波音737-MAX 8 客機從去年11月中旬交付至今,總飛行時間僅為1200小時,最近一次維護在2019年2月4日。

  執飛的高級機長,累計飛行時間超過8000小時。GebreMariam表示,失事之前,機長曾向塔台表示,“遇到困境希望返航”,塔台隨後立即予以批準。

  這並沒有能挽救飛機失事的厄運。

  事發後,浙江蘭溪外事辦主任蔣新慶稱,程妮的父親及一位親屬還沒有護照,外事部門將開設綠色通道幫助其出國處理後事;而中航工業也表示,將“傾力扶助金也淘的親人”共渡艱難。

  金也淘微博的最後一條消息,停留在2018年5月5日。這是一張生日動態,照片里的他抿著嘴笑。10日晚,微博下多了48條評論,是網友的自發悼念,“願你安息”。

  A14-A15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王煜 王洪春 吳婷婷 周世玲 張彤 吳榮奎 謝蓮 黃鍾方辰 倪兆中 潘聞博 實習生 王佳珺 樊子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