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水女台男板競爭激烈 中國隊造星難社會推廣難
2019年03月11日07:39

陳若琳
陳若琳

  中國體育“夢之隊”的稱號,中國跳水隊當之無愧。

  3月9日,國際泳聯跳水系列賽北京站三個比賽日結束,中國跳水隊順利包攬賽事的全部十枚金牌,加上之前日本站的十枚金牌,中國跳水隊在國際賽場繼續展現著自己的統治力。

  不過,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時,本次擔任比賽裁判長的“跳水女神”陳若琳表示,中國跳水隊同樣面臨不小的衝擊,“主要壓力還是源於女台(女子十米台)和男板(男子三米板)。”

  而對於跳水的社會推廣,她也點出了當下項目“造星難”的原因:大眾參與度並不樂觀。

  北京站的比賽,澎湃新聞記者在裁判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就是被譽為“跳水女神”的陳若琳。

  2016年里約奧運後退役的陳若琳,在三屆奧運會獲得了5枚金牌,以最年輕的“五金王”的身份作別泳池。之後,陳若琳以國際級裁判的身份重新亮相。

  其實轉型成為裁判,並不是她退役之初就規劃好的。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時,陳若琳坦言,“剛退役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比較迷茫,所以就先去了中國人民大學上學。”

  教學樓、宿舍兩點一線的校園生活,讓迷茫中的陳若琳慢慢清晰了未來的道路。

  “上完學之後,一點點開始接觸裁判的工作,畢竟從小在這個圈子裡長大,也覺得裁判這個工作比較有意思,於是慢慢確定裁判工作就是我未來的方向。”

  因為割捨不下的泳池情結,陳若琳完成了從運動員向裁判的華麗轉身,2017年,陳若琳進入了國際泳聯跳水技術委員會,2018年,她開啟了在國際賽場上的執裁生涯。

  但這份工作,遠比她想像的要困難。

  2018年布宜諾斯艾利斯青奧會期間,陳若琳曾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做運動員的時候,管理好自己就行了,但是當裁判的話,要對場上可能出現的各種狀況做準備。”

  “比如運動員的動作跟最初報的不一樣、運動員跳的時候碰板、觀眾太吵影響運動員等等,對各種可能出現的情況都要心中有數。”

  如今,經曆了一年多的曆練,陳若琳開始欣喜地發現,自己慢慢在裁判的工作中越來越成熟。

  “現在更加熟悉裁判工作的規則,在細節的處理上,比如對於運動員技術動作的要求也更加熟悉。”

  不過她還是坦言,“但也越來越發現,做裁判比做運動員更加辛苦。”

2016年里約奧運會,陳若琳在女子雙人10米台奪冠後擁抱教練。 視覺中國 資料圖
2016年里約奧運會,陳若琳在女子雙人10米台奪冠後擁抱教練。 視覺中國 資料圖

  曾因輿論壓力影響心態

  目前,陳若琳已經是國際泳聯跳水委員會的一員,未來有機會在更多的世界系列賽等大賽中執裁。

  有觀點認為,對於跳水這樣的打分類項目,有中國裁判的力量加入到國際裁判隊伍當中,也能對未來中國運動員在世錦賽、奧運會等賽事上得到公正對待起到積極的作用。

  當然,一向在國際賽場上披荊斬棘、幾乎不會讓金牌旁落的國家跳水隊,保持實力長盛不衰的關鍵還是中國隊自身強大的實力。

  而這也是陳若琳更為看重的。對於運動員身上的壓力,她也有親身的體會。

  曾經有傳聞稱,運動員時期的陳若琳為了控製體重、保證良好的競技狀態,5年的時間沒有吃過晚飯。

  從運動員的身份退役後,陳若琳也短暫地陷入過身材發胖的煩惱,如果在搜索引擎中輸入她的名字,還會出現“發福”、“肉臉”等刺眼的關聯詞。

  甚至是現在,已經減肥成功、重新變回苗條身材的陳若琳,還向澎湃新聞記者“抱怨”還想再瘦一點,“現在主食吃得比較少,還在減肥,每晚都會稱體重,給自己設一個標準,如果體重超了,那明天就少吃一點。”

  除了減肥,陳若琳也會比較在意他人的看法,網絡上的一些聲音,曾在運動員時期給她形成了比較大的困擾。

  “里約奧運會比賽前,我上網搜自己的新聞,看到有分析說如果我拿了金牌會怎麼樣,不拿又會怎麼樣,包括網友也會評論,拿了你就是五金王,這些聲音會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心態也會受到影響。”

  好在陳若琳最終頂住壓力,順利加冕了“五金王”。如今,壓力和責任又來到了後輩們的肩上。

戴利等海外名將對中國跳水隊發起了衝擊。
戴利等海外名將對中國跳水隊發起了衝擊。

  女台、男板競爭激烈

  作為裁判,陳若琳一直很關注國家跳水隊的表現,偶有的幾次金牌失手,她也是看在眼裡。

  里約奧運會,男子三米板項目的金牌曾經被英國組合拉夫爾、米爾斯獲得,打破中國隊長達12年的壟斷;

  布達佩斯世錦賽,同樣是男子三米板項目,俄羅斯組合紮哈囉夫、庫茲涅索夫逆轉中國選手獲勝……

  相比於乒乓球、羽毛球項目,中國跳水隊在國際賽場上同樣面臨較大的衝擊,其中,女子十米跳台和男子三米板項目尤甚。

  陳若琳向澎湃新聞記者分析道,“女台的更新換代比較快,因為女孩的年紀處在生長髮育期,發育之前的狀態和發育之後的狀態是完全不一樣的。”

  “男板是因為大家實力都很強,國外選手的技術水平也很好,人家全都是抱著來衝擊中國隊的心態,而中國選手因為過往那些輝煌的成績,心理的壓力其實更大。”

  尤其是對於自己擅長的10米跳台項目,陳若琳也有不少體驗。

  “過去我們是以老帶新的形式,有新人加入,我可以帶著她一起,但是里約奧運會後我退役了,等於完全是兩個新人在承擔,懸念會大一點。”

  泳協主席周繼紅也在北京站比賽結束之後,再次強調了中國隊的危機感,“新賽季大家一開始比賽都會有點緊,後面幾站的競爭會更激烈。”

  “接連包攬日本站和北京站全部冠軍,‘開門紅’對隊伍來說是鼓勵。大家總是看結果,但我注重的是過程。”

如今的“跳水一姐”、國家跳水隊的領軍人施廷懋。 視覺中國 圖
如今的“跳水一姐”、國家跳水隊的領軍人施廷懋。 視覺中國 圖

  國家跳水隊的“造星”難題

  隨著郭晶晶、吳敏霞、陳若琳等一代“跳水女神”退役,國家跳水隊的關注度相比從前略有下降。

  如今的“跳水一姐”、國家跳水隊的領軍人施廷懋,在泳迷的印象中較為低調。

  在陳若琳的眼中,“施廷懋本身就是一個低調的人,可能基本都是在默默關注自己的訓練狀態、生活,她是不太喜歡把自己所有的狀態鋪在大眾視野下吧。”

  而相比於其他項目的運動員可以在綜藝節目中“圈粉”,“跳水隊的運動員年紀都偏小,沒有別的運動員那麼有綜藝感,可能陳艾森和練俊傑他們可以往這方面發展一下。”

  跳水隊的“造星”問題,曾經讓周繼紅感慨“不太容易”:“我當然期待更多的跳水選手成為明星,讓大眾喜歡他們,人氣變得更旺。但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們會努力,幫助我們的運動員更加優秀。”

  中國跳水隊的實力毋庸置疑,“造星”難題或許與該項目的大眾參與度有關。

  陳若琳表示,“跳水運動比較小眾,沒有那麼市場化。”

  “觀眾喜歡看是一方面,但是真的到參與度方面,參與的人會比較少,所以只能說是儘量多拿冠軍,讓大家多關注國家跳水隊吧。”

  有數據統計表明,僅就游泳大項而言,國內會正規游泳的人數不到20%,而該數字在美國是50%,游泳運動在中國民間的普及,遠遠落後於發達國家。

  由此縮小到跳水項目,這個數字更加難以想像,如何在更大範圍內推廣運動項目,這就需要更多的社會力量支持。

  本次北京站的第二個比賽日,國際泳聯、農夫山泉就與體奧動力在北京水立方舉行了簽約發佈會,農夫山泉正式成為FINA國際泳聯全球官方合作夥伴。

  農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鍾曉曉表示,未來要“幫助游泳運動在中國的進一步普及,讓更多的百姓接觸、學會、並最終享受游泳運動帶來的快樂和健康。”

  社會力量的注入,終歸還是會讓運動項目本身受益。在優異的成績和各界的助推之下,國家跳水隊的“造星”難題或許不會持續太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