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獨角獸:港鐵的護城河價值
2019年03月11日16:02

  港鐵近年都受到不同新建鐵路的工程醜聞影響,惟由於鐵路業務具壟斷性,房地產業務依附在鐵路上蓋投資價值也更高,長期投資價值從來沒有減少。即使2018年面對眾多壞消息,其業績明顯沒有太大影響,強烈顯示此股的護城河實力。

  香港近年基建開支上的提升,與政府一般營運效率較私營機構落後有關。結果,近年香港鐵路業務持續超支,香港政府‘埋單’、港鐵卻不必負責。港鐵雖然名為港鐵,但卻只是擁有鐵路的服務經營權,角色上稱之為‘項目管理人’,鐵路建造由香港政府負責。簡單來說,即是由香港政府把鐵路建造出來,然後由港鐵負責營運賺錢。

  就著這樣的經營模式,香港政府的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張炳良亦承認,香港高鐵路段超支經驗‘顯示了以“服務經營權”模式推展鐵路項目的一些問題’,為政府帶來‘深刻教訓’。

  但教訓歸教訓,高鐵工程香港段最後超支了196億元,令通車延遲了至少3年,港鐵不需要負責任。結果,港鐵2016年及2017年向政府派發了兩次特別股息, 變將手上現金交予政府支付高鐵超支的部份。這個操作又是對政府以外的股東極大的有利,因為特別股息小股東也有份,但付款支付超支項目的卻是港鐵的大股東香港政府。對於因為派發特別股息提高了港鐵的杠杆比率,作者預期是‘羊毛出自羊身上’,透過增加票價從市民身上吸取回來。

  2018年9月23日,高鐵終於開通。根據香港政府與港鐵就高鐵的收入協議,明顯又是幫助港鐵封了蝕錢門。按照協議,高鐵1年經營開支約10億港元計算,並設定11.5億港元及8.5億港元的收入上下限,由香港政府補貼虧蝕額。例如,港鐵1年高鐵收入只有7.5億元,即較8.5億元下限少1億元,香港政府會補貼這1億元的八成,即8000萬元,有關補貼金額將由香港政府全資持有的九鐵公司支付。相反,若港鐵每年的高鐵收入較預期高,如港鐵賺到12.5億元,就要把上限11.5億元多出的1億元,將其中八成即8000萬元撥予政府。

  因此,即使高鐵及沙中線超支,對其業績也沒有太大影響。港鐵2018年全年純利160.08億元,按年倒退4.9%。撇除年內投資物業價值重估,期內基本業務利潤112.63億元,按年增長7.1%,高於市場預期。經常性業務利潤90.2億元,按年增長5.1%。每股盈利2.64元,末期股息每股0.95元,全年派息1.2元,2017年同期派1.12元。

  受惠於經濟增長帶動乘客量上升以及於2018 年 9 月開通的高速鐵路(香港段),港鐵香港客運業務於 2018 年的總收入增加 7.1%至 194.90 億港元。客運服務的EBITDA毛利率及EBIT毛利率分別錄得約1個百分點的提升。

  港鐵除了一般鐵路外,也肩負香港物業供應的責任。2018年底,香港政府將未來10年公私營房屋比例調整至七三比,變相大幅減少私樓供應。2019年首份財政預算案,香港政府公佈未來5年私樓落成量平均每年1.8萬夥,可隨時動工單位約2萬夥。政府沒有公佈確實每年的供應,明顯是在短期私樓供應上又出現阻礙。

  港鐵卻可以在其物業沿線建樓,提供大量優質的一手單位。港鐵計劃未來12個月為3項合共可提供約4,500個住宅單位的物業發展項目進行招標,包括油塘通風樓、黃竹坑站第三期物業發展項目,以及何文田站第二期物業發展項目。另外,又並預計‘日出康城’第七期物業發展項目今年上半年預售。當港鐵在該年獲得物業發展的盈利時,對其業績及財政狀況都會有支持。

  另外,因為新建地鐵路線工程醜聞,未來管理層會換上歐陽伯權接替馬時亨為集團董事局主席,常務總監金澤培則升為行政總裁,接替已辭職等待到期即離任的行政總裁梁國權,相信是希望透過更換管理層增加市場對集團未來工程的信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