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倚天屠龍記》為何熱播?男性幻想與武俠情懷的結合
2019年03月11日11:04

原標題:新《倚天屠龍記》為何熱播?男性幻想與武俠情懷的結合

曾舜晞版《倚天屠龍記》(後文簡稱新《倚天》)是一個評價分裂的作品,在已經大眾化的評分網站“豆瓣”上,它的分數最初只有4分(10分製),播放二十集後也只在5分左右徘徊,而在知識分子群體中,它的播放也沒有激起太多水花,更多人只是借此懷念起港版或蘇有朋版《倚天》,發出今不如昔的感慨。但在以男性為主的社區“虎撲”上,新《倚天》卻激起了如潮討論,在“虎撲”影視區內,對新《倚天》的討論佔據了國產劇討論的半壁江山,上一次有如此熱潮,還是馮紹峰和趙麗穎主演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而在網絡劇播放排行榜上,新《倚天》也已超過一億五千播放量(截止3月8日)的數字,高居排行榜第一。新《倚天》雖然是一部製作上有明顯瑕疵的劇,但它抓住了男性的觀劇爽點,藉著懷念金庸的熱潮,將大眾的目光再次拉回到那個快意恩仇的俠客江湖,從這個文本里,我們能看到男性幻想與武俠情懷的結合。

2019版《倚天屠龍記》海報

金庸的原著《倚天屠龍記》本就是一部非常具有少年質感的武俠小說。男性主角、收穫奇遇、成為教主、力挽狂瀾,不但幫助明教實現複興,間接促成大明王朝的誕生,還坐擁趙敏、周芷若、小昭、殷離四大美女的喜愛,和趙敏歸隱,深藏功與名。千古男性俠客夢,《倚天屠龍記》更是爽文式俠客夢的一個典範,儘管原著中也有張翠山、殷素素雙雙自盡這樣的悲劇情節,但它更多起的是情節推動作用,所占篇幅也不多,小說整體來說保持著相對明快的基調,結局也是金庸小說難得的有情人終成眷屬,相比《天龍八部》的“塞上牛羊空許約”、《射鵰英雄傳》《神雕俠侶》里的郭靖和黃蓉雙雙戰死,《倚天屠龍記》的結尾已溫馨許多,而張無忌“選哪個”的糾結,更像是男性們幸福的選擇題,當張無忌在四大美女間猶猶豫豫時,觀眾看到了自己年少時的幻想。

新《倚天》里因為過多的慢鏡頭、空鏡頭,遭到許多觀眾吐槽

金庸通過張無忌的故事展現了男性的隱秘慾望,小昭這一角色是理解這種微妙心理的一個入口。小昭在精神意義上並不是一位完整的女性,它實質上是男性幻想的一個縮影,男性渴望一個對他百依百順的美貌女性,要她的崇拜,要她的愛戀,要她的伺候,還要她在他和別的女人好上時不吃醋,小昭就是這樣一位女性,她以婢女的身份隨侍張無忌左右,氣質輕柔,善解人意,為了張無忌甘願犧牲自我,即便張無忌喜歡的是別人,她也沒有怨言,一心只要公子好。金庸在《倚天屠龍記》後記中坦承自己最喜歡的女性角色是小昭,在金庸小說中,這樣百依百順的女性形象並不少見,如《天龍八部》中江南水鄉的溫柔女子阿碧、《鹿鼎記》中性情溫純的雙兒、《連城訣》中如雪花飄舞的水笙、《笑傲江湖》中一心只要令狐衝高興的儀琳,她們都具有溫柔體貼的特點,為了自己仰慕的男性可以奉獻自我,而在這個男性主導的江湖武林中,性格是否柔軟成為左右女性命運的一個重要標準,性格過於剛烈的女性往往命運坎坷,而在男性面前放下身段,精通柔媚之術的女人更容易幸福美滿。

《倚天屠龍記》顯然是用男性的幻想來寫女性,書中的女性多是比較功能性的,她們共同補全了張無忌的甜蜜生活,為了迎合以男性為中心的敘事,女性自身的思想、反抗氣質都被削弱,且不說張無忌身邊的一眾女性,最具爭議性的一段情節,其實是“年高德薄”的楊逍對紀曉芙的所作所為。

1994年版《倚天屠龍記》對於原著最大的改編就是楊逍和紀曉芙的情感線,但在孫興的演繹下,卻成為之後多個版本的標準情節設定,甚至多年來網上一直有“逍芙CP”

在新《倚天》中,楊逍與紀曉芙的結合被描繪成兩情相悅,他們的性行為也是雙方自願,但在原著中,楊逍實際上逼迫了紀曉芙和他發生性關係,所以日後在蝴蝶穀,紀曉芙說:“弟子千方百計,躲避於他,可是始終擺脫不掉,終於為他所擒。唉,弟子不幸,遇上了這個前生的冤孽……弟子不能拒,失身於他。他監視我極嚴,教弟子求死不得。如此過了數月,忽有敵人上門找他,弟子便乘機逃了出來,不久發覺身已懷孕,不敢向師父說知,只得躲著偷偷生了這個孩子。”由此可見,紀曉芙被楊逍監禁、強迫發生關係,而後才漸生感情,這樣斯德哥爾摩式的感情關係,也是男性對女性幻想中微妙的一個地方,許多以自我為中心的男性,盼望以征服者的角色出現在一段關係中,他們覺得自我有魅力,能夠通過強硬的方式讓女性就範,這種不尊重女性的做法背後,是男性霸權的幽靈浮現。

周海媚在1994年版中飾演周芷若,到了2019年版里則成了滅絕師太

當然,如果據此說金庸的文本是父權社會戀愛觀的投射,未免也言過其實。小說情節不等同於作者觀點,小說中出現百依百順的女性,不代表金庸就歌頌這樣的女性,敢愛敢恨的趙敏、氣懾豪傑的後期周芷若,代表了《倚天屠龍記》女性更豐富的面相,但總體而言,這部小說的女性書寫沒有擺脫傳統男性向武俠小說的窠臼,仍是以男性為中心的情感構建,那種單純的對少女的迷戀,折射的是諸多中國男人的內心世界——喜歡可以掌控的人和物。

所以,曆來決定《倚天屠龍記》傳播度的就是女性角色的選角。把趙敏、周芷若、小昭、殷離等女性角色的扮演者選對了,就能“一美遮百醜”,選不對,任你再怎麼在佈景、台詞上用心,也很難激起討論。賴水清版的葉童和周海媚豔壓群芳;吳啟華版因為有黎姿和佘詩曼而氣像一新;蘇有朋版則是在瓊瑤劇風味的基礎上加入了賈靜雯、高圓圓、郭妃麗、陶虹等旗幟鮮明的美女,所以十幾年過去了,仍被觀眾津津樂道。

1994年版里,馬景濤飾演張無忌,葉童飾演趙敏,周海媚飾演周芷若

2001年版里,吳啟華飾演張無忌,佘詩曼飾演周芷若,黎姿飾演趙敏

2003年版的張無忌(蘇有朋 飾)與小昭(陳秀麗 飾)和趙敏(賈靜雯 飾),該版本中高圓圓飾演周芷若

2019年版《倚天屠龍記》演員合影

同時,《倚天屠龍記》之所以深受讀者喜愛,除了提供天馬行空的想像、快意恩仇的江湖之外,也在於它滿足了人們對“幸運”的期盼。金庸在虛構的文本里打破階層隔閡,在運氣敘事中消解現實的失意,武俠用“金手指”化不可能為可能,製造奇遇讓主角力挽狂瀾,這種非比尋常的運氣,滿足了讀者的精神需求,也讓武俠成為平凡大眾的興奮劑,那些現實成不了的事,江湖中上演,踰越不了的階層,在幻想中消解,金庸小說中不乏幸運的設定,而《倚天屠龍記》里的張無忌可謂集幸運之大成。

在父母雙亡後,主角張無忌開始被幸運女神眷顧。他身中玄冥神掌而不死,掉落懸崖也不死,童年得到武林豪門武當派的照顧、武林泰鬥張三丰的指點,大難不死後又修得九陽神功,在蝴蝶穀有神醫教授醫術,在明教有秘籍教他乾坤大挪移,元末正教與明教水火不容,張無忌偏偏就有兩方的親戚,使得他同時被名門正派和明教掌門喜愛,卓越的背景加上難得的運氣,幫助張無忌走上人生巔峰,鬼使神差地就完成幾代人都無法完成的抗元偉業,如此人生,可謂一路狂開“金手指”,如若刨除金庸文筆,《倚天屠龍記》的主線故事就是不折不扣的爽文。

所以,翻拍《倚天屠龍記》其實是一個討巧的決定,它並不是一個費腦子的故事,緊扣住當下的爽劇潮流,身為導演,你只要把女性角色找對了,激起男性觀眾的“比較欲”,那麼即便你的武打是“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目標受眾也可以忍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