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前外長:混亂“脫歐” 歐洲不能承受之重
2019年03月11日21:37

  原標題:德國前外長:混亂“脫歐”,歐洲不能承受之重

  [編者按]:

  通過現有“脫歐”協議?選擇“無協議脫歐”?推遲脫歐?距離既定的英國“脫歐日”還有不到20天,擺在英國政府面前的選項有三個,英國議會將在本週內決定。另一邊,此前對於和英國達成的“脫歐協議草案”態度強硬的歐盟是否真的準備好承受英國脫歐可能帶來的危害了呢?

  時間正在分分秒秒地邁向3月29日——也正是英國退出歐盟的日子。無論這場脫歐是“軟”或“硬”,英國都將迎來一場嚴重經濟動盪。但這個國家曾在更大的危機中倖存下來,也必定會在某個時點克服本次危機。對我來說,真正的問題在於英國脫歐對歐洲的未來意味著什麼?

  “歐洲理想”幾乎肯定會延續下去。歐盟不會在英國脫歐後分崩離析,並將克服英國脫歐帶來的經濟影響。但英國脫歐將以歐洲人目前似乎無法掌控的方式損害歐洲在世界上所扮演的角色。特朗普政府最近調低歐盟駐華盛頓代表團外交地位的決定似乎就預示著即將到來的狀況。

  英國脫歐所處的地緣政治背景不容忽視,並可能在決定其對歐盟的影響方面發揮重要作用。而其中最突出的事實莫過於世界的政治和經濟均勢正在從大西洋轉向太平洋——這一趨勢不能只歸咎於特朗普。畢竟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曾將美國稱為太平洋而非大西洋國家,而他的前任一直將美國稱為“跨大西洋”行動者。

  對此歐洲人——在此包括英國人——面臨的問題則在於我們是否(以及如何)能在這些相互對抗的新權力中心之間維持自身的主權。除了氣候政策之外,歐洲已經成為大多數全球衝突和問題的旁觀者。而在特朗普宣佈要從敘利亞撤軍之時,那些與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作戰的反對派武裝並未轉而求助歐洲,而是轉向俄羅斯和土耳其。

  在英國脫歐之後,我們可能會發現自己處於一個更危險的狀態,因為在世界眼中歐洲將變得更為弱勢。由於無法共同行動起來去界定共同利益,歐洲人也無法再讓別人相信我們的世界觀。更重要的在於在英國脫歐後,歐盟將失去一個擁有數百年外交網絡積澱,經濟發展強勁且擁有一流軍隊以及核武器的成員國。

  上述這一切都應該足以令人們在從今天到3月29日(也許可能超期)的幾週時間內尋求妥協以減少英國脫歐所造成的損失。但成功的可能性不甚樂觀。對於大多數工黨反對派而言,歐洲事務遠不如推翻現任英國首相特雷莎·梅重要。與此同時,許多執政的保守黨(不幸的是,也有一些在工黨內部)將在袖手旁觀中到達自己的脫歐終點。而組建可以通過談判實現“軟”脫歐的議會多數也看似不太可能,因為這會在談判留在單一市場的條款時將使英國的未來完全置於歐盟掌心。

  那麼歐洲人應當做些什麼呢?我們可以在事實上理直氣壯地指責正是其政治精英的行徑將英國置於這一境地。但這種立場無益於任何人。承擔英國脫歐後果的不僅是英國人,還有整個歐洲。為了達成一個儘可能使英國緊密聯繫歐盟的解決方案,所有歐洲人都必須認識到3月29日發生的事情對我們所有人都非常重要。

  更具體地說,歐洲社會民主黨應該與工黨及其領袖、歐洲懷疑論者傑里米·郝爾賓展開接觸。德國保守派和自由派以及法國總統馬克龍必須聯絡愛爾蘭政府以討論愛爾蘭與北愛爾蘭之間的物理邊界,以及島上暴力事件再度爆發等可能發生的硬脫歐後果。防止這種情況發生正是去年5月英國與歐盟退出協議的“後備方案”(backstop)的目的,但卻於1月15日遭到了英國議會的激烈反對。

  歐洲人也必須自問,我們是否能就歐盟和英國之間達成比目前更好的條約形成一致意見。或許還有其他方法可以向英國保證會有一份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後續條約,而且任何一方都不會遭到該條約的永久束縛。也許歐盟內部還能有一些針對遷徙自由的迴旋餘地。畢竟不僅英國政府,連德國市長和鎮議會都希望有更多更好的工具來減輕移民對我們社會保障體系的影響。遷徙的自由也並不能排除對這種自由的管理。

  隨著3月29日截止日期日益臨近,歐盟應該明確表示如果英國還需要多點時間,延期也可以考慮。這在國際談判中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即使是今年歐洲議會的選舉日期也不應是一個不可踰越的障礙。如今也是我們政治創造力的時候了。任何成功的機會,無論耗時多長,都必須被把握住。對於任何歐洲人來說,一場混亂的英國脫歐的代價太高了,不可能就這樣承擔下來。

  (西格瑪·加布里埃爾,曾任德國外交部長,現為德國聯邦議院議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