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問埃航空難:與印尼獅航同機型 兩者是否有關聯
2019年03月11日10:31

  原標題:三問埃航空難:與印尼獅航同機型墜機是否有直接關聯性?

ET 302航班的殘骸。東方IC 圖
ET 302航班的殘骸。東方IC 圖

  3月10日,從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到肯尼亞首都內羅畢的ET 302航班在飛行途中發生墜毀,造成機上149名乘客和8名機組人員全部遇難。失事客機登記號為ET-AVJ,機型為波音737-800MAX新型客機。

  目前圍繞這起空難,仍有諸多疑問待解。

  1、身份確認:關於遇難者確切信息有多少?

  據BBC稍早前報導,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公佈了截至當時得到的機上乘客的國籍相關信息:有32名乘客來自肯尼亞,18名加拿大人,9名埃塞俄比亞人,8名中國人,8名意大利人,8名美國人,7名英國人,7名法國人,6名埃及人,5名荷蘭人,4名印度人,3名俄羅斯人,2名摩洛哥人,2名以色列人,1名比利時人,1名烏干達人,1名也門人,1名蘇丹人,1名多哥人(西非國家),1名莫桑比克人,1名挪威人,另有4名乘客持聯合國護照。

  該航空公司總裁Tewolde Gebremariam 在新聞發佈會上證實,有來自30多個國家的乘客在此次墜毀的客機上。BBC援引他的話報導稱,其他國籍還包括:5名德國人、4名斯洛伐克人、3名澳州人、3名瑞典人、1名愛爾蘭人、1名尼泊爾人、1名比利時人、1名吉布提人、1名沙特人、1名印尼人、1名塞爾維亞人等。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聲明稱,據信該航班上有149名乘客和8名機組人員。“我們正在進一步核實詳細的乘客名單及相關信息。”

  根據中國駐埃塞俄比亞大使館對中國媒體公佈的信息,遇難8名中國乘客包括5名男性和3名女性,多數是80後與90後,護照籍貫顯示,他們分別來自陝西、浙江、山東、天津和湖北等地。其中,有1名來自浙江的遊客,5名中資公司職員以及2名聯合國國際職員(其中有一名確認來自中國香港的聯合國環境署職員)。

  根據央視10日晚間公佈的一份三人名單顯示,遇難的8名中國乘客中兩人為80後,包括1981年出生的周某和1986年出生的金某,另有一名香港人士曾某。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查詢社交媒體公開信息顯示,金某系中國一家大型企業項目經理,2011年畢業於西北工業大學,碩士學曆,目前負責非洲的職業教育項目。2018年7月,在埃塞俄比亞首都內羅畢洲際酒店舉行的年度職業教育活動上,作為負責人的他正向台下觀眾推廣促進當地年輕人的技能再發展對於提高當地青年生產力水平的重要性。在校期間,他曾參加籃球、唱歌比賽,還曾在大學期間組建樂隊。

  另一名聯合國環境署職員曾某(Tsang),系聯合國環境署“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項目官員,此前三年曾常駐內羅畢,為氣候變化應對項目領導該組織的性別分析工作;此前還曾就職世界糧食計劃署,常駐羅馬;他求學於香港中文大學和倫敦大學學院。澎湃新聞在他社交媒體主頁上發現,在語言能力一欄,除了中文,曾某還會英語、法語和斯瓦希里語。他的主頁封面照片皆為他本人戴著墨鏡與幼子的合影。

  據聯合國官方網站3月10日消息,來自聯合國安全保障部以及聯合國肯尼亞辦公室的消息,共有19名聯合國工作人員在事故中喪生,其中世界糧食計劃署6人、難民署2人、國際電信聯盟2人、內羅畢辦事處5人,糧農組織、國際移民組織南蘇丹辦事處、世界銀行和駐索馬里援助團(UNSOM)各1人。

  據悉,部分工作人員搭乘此次航班可能是為了前去參加即將於明天在內羅畢召開的聯合國環境大會。

  另據英國《鏡報》報導,斯洛伐克國家黨副主席、議員Anton Hrnko10日通過他的社交媒體宣佈,自己的妻子和兩個孩子也在墜機事件中遇難。

  2、失事原因:與印尼獅航墜機是不是一回事?

  目前有關事故原因仍不得而知,相關權威信息尚未發佈。

  但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首席執行官Tewolde Gebremariam10日在新聞發佈會上稱,飛機在起飛後不久,“機長想要回頭”。

  “去年(印尼獅航)的墜機事件也發生了機組人員發出了要求‘允許返回機場’的信號。”《紐約時報》10日報導寫道。

  據BBC3月1日援引埃航公司消息報導稱,此次航班飛行員已經確定是資深機長Yared Getachew,擁有“ 優秀的飛行表現”——超過8000小時的安全飛行記錄;副駕駛是Ahmed Nur Mohammod Nur,有200小時的飛行時間。

  總部位於瑞典的飛行跟蹤組織Flightradar24 ADS-B在其推特上表示:“數據顯示,起飛後垂直速度不穩定。”

  “這架飛機從南非出發抵達亞的斯亞貝巴後在博樂國際機場地面停留超過三個小時,停留期間工作人員沒有做出任何發現該架飛機有故障問題的備註。”航空國內公司首席執行官Tewolde說。

  “事件高度可疑,”CNN 航空分析員、美國交通部前官員Mary Schiavo說,“一年內一款嶄新的機型兩次墜毀。這給航空業敲響了警鍾。”

  這架全新的飛機於去年11月剛剛交付給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

  根據波音公司官網的介紹,波音737 MAX飛機配備最新的LEAP-1B發動機,“正在幫助重新定義未來的高效環保的飛行”。此外,波音公司的介紹頁面還強調了新機型的可靠性,稱737 MAX“無與倫比的可靠性”將使得更多航班準時起飛,延誤時間更短,該機型提供了更多跨越大洋與大陸的航線。

  但就是這款波音新型飛機同樣在去年10月發生了“印尼獅航墜機事件”。去年10月29日,一架載有189名乘客和機組人員的印尼獅航公司波音737 MAX客機,在起飛後13分鍾與地面失聯,隨後被證實墜入距雅加達東北海岸約15公里的爪哇海海域,機上189人全部遇難。

  印尼獅航事故發生後,調查人員指出,在客機失事前一天的10月28日從峇里島飛往雅加達的途中就曾出現過與第二天導致事故相同的技術故障,當時執飛的飛行員選擇關閉飛機的防失速系統後繼續飛往雅加達。事故發生後,獅航方面與波音公司相互推卸責任打起了“嘴仗”。

  不過,截至目前,尚無證據表明最新這起發生在非洲的墜機事件和之前的慘劇存在直接的關聯性。

  但兩架波音737 MAX客機在不到5個月的時間內相繼墜毀,使人們對這一波音公司主打的新機型的安全性產生了巨大疑問。

  此前印尼和美國航空部門對印尼獅航墜機的調查認為,飛機機頭突然下沉可能是由於更新波音軟件造成的,原本這一設置旨在防止飛機失速(stall),但一旦輸入計算機控製系統的飛行高度和角度信息不正確,卻可能導致航班出現致命性的下降。

  “飛行控製系統的變化——在MAX模式下優先於飛行員手動操作——卻沒有給飛行員們解釋,”《紐約時報》3月10日援引一些美國飛行員聯盟的話報導稱。

  2018年11月7日,在波音公司評估的基礎上,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針對事故中暴露出來的737MAX機型在迎角傳感器(AOA)數據錯誤的條件下,飛行控製系統存在反複發出錯誤水平安定面(機頭向下)配平指令的風險,頒發了緊急適航指令AD2018-23-51,要求波音737-8/9(MAX)機型的運營人/所有人在收到適航指令的3天內,修訂飛機飛行手冊(AFM)的指定內容,以在運行程序和機型限製方面給予機組人員明確的指導。

  根據波音公司官網顯示,波音737 MAX已收到了來自全球100多個客戶的近4700架飛機訂單,成為波音公司曆史上銷售速度最快的機型。

  3、事後處置:遇難者家屬事發8小時仍在等消息?

  在全世界都為這場空難感到悲傷之際,據路透社報導,在內羅畢機場,許多遇難者的親友被置於機場出口數小時於不顧,根本無從從機場部門獲得任何信息。

  報導稱,他們中的一些人甚至主要從記者口中瞭解情況。加拿大46歲男子Robert Mutanda在機場等待接機,但直至飛機失蹤3個多小時,“我們沒有看到任何航空公司或機場的人(來解釋情況),”他說,“沒人告訴我們任何信息,我們只能站在這裏祈禱最好的結果。”

  報導稱,直到當天下午1點半,即客機墜毀5個多小時後,(目的地)肯尼亞的官員才抵達機場。肯尼亞交通運輸、基礎設施、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部長James Macharia說他也是通過社交媒體聽聞此事。

  遇難者家屬隨後被安排到內羅畢喜來登酒店,但他們表示直到事發後8小時仍然在等待從航空公司口中獲取信息。

  根據國際規則,領銜事故調查的責任主要在埃塞俄比亞,但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也將參與,因為該飛機設計和製造都在美國。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在10日下午6點20份發佈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已經逐一聯繫受害者家屬,告知這起悲慘事故。

  “埃航將與飛機製造商波音公司、埃塞俄比亞民航局,以及其他國際組織等利益攸關方緊密合作,調查事故原因。”聲明寫道。

  埃航公司首席執行官Tewolde在事發後迅速趕往了墜機現場,他說,當時煙霧仍然在燃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