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濱海原人大主任受賄上億元 兩官員同時落馬
2019年03月10日14:19

  原標題:天津濱海新區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張家星受賄上億元

  新京報訊(記者 趙凱迪)五年受賄上億元。近日,天津市濱海新區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張家星的起訴書,在檢察院信息公開網公佈。

  起訴書顯示,2004年至2009年,張家星利用擔任天津市塘沽區區長的職務便利,為天津3家單位,在非法修建高爾夫球場、違規返還土地出讓金等事宜上,提供幫助。

  2006年至2009年,張家星直接或者通過其弟張家月,索取、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及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08100077.48元。

  “與民爭利的典型”

  張家星是天津反腐過程中,落馬的正廳級官員。

  公開資料顯示,張家星,1953年2月生,天津市人,21歲時任塘沽區新城公社武裝部幹部、團委專職副書記。此後40年,仕途從未離開過這裏。

  在塘沽區,張家星曾先後擔任組織部部長、區委副書記、區長。2009年11月,國務院正式批複濱海新區行政體製改革方案,撤銷天津市塘沽區、漢沽區、大港區,設立天津市濱海新區。此後,在塘沽區擔任區長十年之久的張家星,成為濱海新區工委副書記。

  2015年4月24日,據天津市紀委消息,張家星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其落馬時,任天津市人大常委會委員、濱海新區人大常委會主任。

  2015年9月17日,中央紀委官網通報,張家星是一個在擔任黨政機關“一把手”期間,大搞權錢交易、瘋狂斂財,支持和放任家族經商斂財牟利、與民爭利的典型。

  經天津市紀委常委會研究並報市委批準,給予張家星開除黨籍、行政開除處分,將其涉嫌違法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通報指出,張家星嚴重違紀違法問題:一是嚴重違反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組織紀律,干擾、妨礙組織審查,隱瞞不報個人有關事項;二是嚴重違反廉潔自律規定,違規收受禮品、禮金,違規默許、縱容親屬在其管轄範圍內經商辦企業;三是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頂風違紀,多次接受高檔吃喝宴請,參加民營企業老闆安排的高消費娛樂活動;四是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土地出讓、土地規劃修改、容積率提高等方面為不法私營企業主謀取利益,收受賄賂,數額特別巨大;五是濫用職權,給國家造成巨額經濟損失。

  通報指出,張家星作為黨員領導幹部,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公權私用、公利私謀,特別是黨的十八大和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後,依然故我,不收斂、不收手,影響極其惡劣,教訓十分深刻。

  受賄上億元

  日前,檢察院信息公開網公開了關於張家星和其弟弟張家月受賄案的起訴書。

  起訴書顯示,經依法審查查明:2004年至2009年,被告人張家星利用擔任天津市塘沽區區長職務上的便利,為天津某集團有限公司等3家單位,在非法修建高爾夫球場、違規返還土地出讓金等事宜上提供幫助。

  2006年至2009年,張家星直接或者通過其弟張家月索取、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及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08100077.48元。其中,張家月夥同張家星索要、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及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64928074.48元。

  其中,2004年至2005年,張家星接受天津某集團有限公司付某某的請託,為該公司非法建設天津濱海森林高爾夫球俱樂部,以及違規返還3600萬元土地出讓金提供幫助,使該公司以租賃形式獲得120萬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權。經天津市價格認證辦公室鑒定,該項目所占土地出讓金為2.1億元。2006年至2009年,張家星通過其弟張家月,收受付某某給予的天津市某混凝土攪拌有限公司全部股權及土地和房產,折合人民幣57428074.48元。

  2005年,張家星再次接受付某某的請託,為該公司獲得天津市塘沽某投資公司9.9萬平方米土地連同渤海灣餐飲廣場1萬餘平方米建築以及其中6.9萬平方米土地由商業用地變更為住宅用地提供幫助。2009年3月,張家星通過其弟弟、妹妹,以人民幣1000000元,獲得付某某給予的貽正嘉合底商6套。經鑒定,該6套底商價值人民幣43114533元。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上述向張家星行賄的付某某名叫付玉成,系天津貽成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名譽主席。

  據當地媒體報導,付玉成是塘沽民營企業的領跑者。在2013年胡潤百富榜上,他與其弟弟以75億元人民幣的身價排名第212位。

  2018年1月23日,《天津貽成集團有限公司、付玉成單位行賄一審刑事判決書》發佈。證人證言顯示,在貽成集團開發水木清華住宅和高爾夫球場項目時,張家星明知國家明令禁止新建高爾夫球場,仍批準貽成集團以建設“體育休閑園”為幌子,修建高爾夫球場。並把120萬平方米土地,以極低價格租給貽成集團用於建高爾夫球場,租期50年,使貽成集團以租代徵,低價占有120萬平方米的土地,為貽成集團節省土地徵收成本約2億元。

  付玉成為感謝張家星,把其集團旗下的貽成攪拌公司的股份和土地,分三次送給了其弟弟張家月。2014年,張家月將貽成攪拌公司賣給了一家北京的公司,賣了5000多萬元。

  兩官員同時落馬

  據判決書顯示,2015年4月6日,付玉成主動檢舉了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原黨組書記、副局長彭某,向某集團低價購買底商問題。2015年4月10日,付玉成在談話中,提供了天津市濱海新區中心商務區原黨委書記、副主任王某濫用職權、受賄問題重要線索。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上述彭某名叫彭博,王某則是王政山,兩人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和張家星一同接受組織調查。

  經查,彭博收受禮金,多次接受服務管理對象宴請,以明顯低於市場價格購房的方式,為本人謀取不正當利益;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在變更土地規劃、房地產項目審批等企業經營方面謀取利益,收受巨額賄賂。

  王政山則被天津市紀委通報為“違紀違法建造私人會所奢靡享樂的典型”。據通報,王政山在擔任原塘沽區副區長、濱海新區中心商務區主要領導期間,與不法商人結成“小圈子”,大搞權錢交易、利益輸送。

  通報提到,臨近退休,為保證退休後繼續過上安逸享樂的生活,王政山瘋狂斂財、恣意妄為,用索賄錢款訂購豪華庭院式別墅,依水建造私家花園;仿照北京奧運“水立方”,違法建造地下、地上共三層、建築面積1200餘平方米的私人會所。內設游泳池、健身房、網球場、餐廳、燒烤台、花圃,配備進口高檔紅木傢俱,奢靡享樂到了瘋狂地步。

  新京報記者 趙凱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