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時健去世後遺孀表現震撼 與命運搏擊87年笑看生死
2019年03月09日20:37

  作者:風清

  文章來源:電商頭條

  我曾以為,《活著》裡面的福貴絕對不會真實存在,直到今天我才發覺,她就是現實中的女版“福貴”。

  她用苦難的一生告訴我們,與命運大戰三百回合後的臉,究竟是滄桑還是從容?

  近日,褚時健先生轟然辭世,緬懷之餘我忽然意識到:他還有一個87歲的遺孀,她形單影隻的餘生將如何度過?

  很快,我就發現自己杞人憂天了。

  在褚老的靈堂上,夫人馬靜芬步履穩健,神態自若。她沒有把悲傷寫在臉上,更沒有像普通人一樣嚎啕大哭,而是雙十合十地向每一個弔唁的來客作揖致謝。

  舉止投足之間,她展現出一種超出常人的淡定、持重,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有人說,人生最曼妙的風景,是經曆風雨後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而馬靜芬說:“我來這個世界是有任務的、有使命的,我受了這麼多磨煉才有今天,我想把我的這些告訴其他人。”

  那麼,她到底經受了命運的什麼磨煉?

  1

  無論從馬靜芬年輕還是老去後的照片看,她永遠散發出一種優雅的大家風範。實際上,即使生活再艱苦,遭遇的打擊再大,這種風範從未丟失過。

  她結婚後兩年,褚時健便遭遇一系列風波,身懷六甲的馬靜芬隨之被學校勸退。

  在這之前,馬家家道中落,家產全部變賣後,馬靜芬母親只能去婦聯做飯,而父親從不提及他的工作。對她來說,娘家是回不去了。

  2017年,馬靜芬和董明珠撞衫的照片走紅。人們不知道,她的披肩其實是自己一針一線織出來的,人們更不知道,日日夜夜打毛衣的本領就是她50年前走投無路時謀生的飯碗。

  她在雲南的一個小土房內,日日夜夜靠打毛衣養家餬口,一天收入3毛錢,直到女兒褚映群出生。

  如果說電影里的沈婉瑜和陳樹娟忠貞等待丈夫歸來值得敬佩,那麼馬靜芬直接去勞改農場尋找褚時健就令人膜拜了。

  農場負責人被她的執著感動,最後讓她在農場里養豬,一個大家閨秀從此又多了一重身份——豬倌。

  雖然不能和褚時健同住一個屋簷,但偶爾能看一下丈夫,一家人偶爾能團聚一下,對她來說就已足夠。

  她的堅強給了低穀中的褚時健莫大勇氣和信心。多年後,他在自己的自傳中描述:

  “她那個時候要是離開我,我也說不出什麼,我老伴兒沒有離開我,她是一個城里長大的小姐,抱著娃娃就過來了,什麼叫患難夫妻我是體會到了。”

  馬靜芬將苦日子放在爐子裡熬著。終於,1976年,北京一聲巨響,全國人民迎來了改革開放的春天。

  人們都說守得雲開見月明,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但是對馬靜芬來說,明月和後福都是幻影。等待她的又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晴天霹靂……

  2

  1995年,褚時健馬靜芬這對老夫妻的命運再次發生巨變。

  最先出事的是馬靜芬。1996年4月,她被帶走入獄。好在她經曆過足夠多的風雨,她坦然地面對著一切,命運的河流想把她帶到哪裡,她都接受。

  2000年,她終於出獄了。她永遠想不到,只是短短4年時間,外面的人和事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女兒不在了;

  70多歲的丈夫已鋃鐺入獄;

  最後,她的事業、她的財產全部清零了。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她都沉浸在悲痛之中無法自拔。她問自己,還有比這更殘酷的人生嗎?

  在王家衛的《一代宗師》里,葉問突遭變故後一無所有,他說:我見過了高山,才發現最難過的是生活。

  這句話用在馬靜芬身上同樣恰如其分。

  她開始全心禮佛,終日粗茶淡飯。為了生活,她重新撿起了棒針和毛線,她要等待丈夫歸來。

  十幾年後,她這麼回憶這段往事:

  “人生就是來經曆磨難的。磨得好,‘用佛家的話說,就是得道成佛了’;磨不好,日子還得繼續過。不要總想著大起大落,最簡單的東西里也可以找到磨煉,你必須充滿堅持和耐心。”

  3

  即使痛失愛女,即使白髮人送黑髮人,馬靜芬的苦難依然還沒有結束。

  2002年,褚時健以保外就醫的形式出獄。

  為了成全丈夫老驥伏櫪的雄心,她決定全力支持他種橙子。夫妻倆動用幾十年的人脈關係,到處借錢貸款,最後將籌到500萬全部投到了橙子上面。

  傳統的夫妻協作都是女主內男主外,而褚時健馬靜芬相反,他們是男主內女主外。褚時健主攻種植,馬靜芬負責銷售,她說:你種多少我賣多少。

  開始種橙子時並非一帆風順,由於缺少種植經驗和技術,橙子種出來口感差,成百上千噸次品扔都沒地方扔。

  後來,經過不斷的試錯與調整,橙子口味上來了,但銷路卻遲遲打不開。

  為此,馬靜芬發明了“褚橙”。

  2006年,昆明農產品展銷會,為了吸引經銷商,她拉出一條大橫幅,上面寫著“褚時健種的雲冠牌冰糖橙”。沒想到,橙子藉著褚時健的影響力一下子火了,直接賣脫銷。

  褚橙正式登上舞台。

  在這之後,馬靜芬創建了一套銷售體系,打通了果園到消費者之間的通道,哀牢山2800畝山地種出來的萬噸褚橙從此每年供不應求。

  就在人們以為勞累大半輩子的馬靜芬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時候,病魔向她動手了。

  70多歲高齡的她被檢查出了直腸癌。

  她被送進手術室,接受冰冷的金屬切開身體進入體內的折磨。她後來回憶說:

  “沒想橙子,那時候未來是什麼樣子也不清楚,老頭子麼,更不用我擔心。我自己?也沒想,也沒覺得害怕。”

  手術後,她又出現在褚橙基地裡。

  2013年,80歲高齡、從未接觸過設計的馬靜芬,親自挑梁褚橙莊園的設計和建設。她還打造了一系列褚柑、褚酒、鮮花餅、火腿月餅的“褚系產品”。至此,她終於完成了一個馬靜芬商業版圖。

馬靜芬商業版圖
馬靜芬商業版圖

  她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道:

  “人活著關鍵看心態,就算是病了也不要著急,我是癌症病人,今年快13年的病史了,現在是看不出來,用機器也檢查不出來。癌症病人多數都是被嚇死的。每個人要是都能看到自己的好,活到100歲不封頂。”

  從1955到2019年,馬靜芬與褚時健攜手走過了64個春秋。褚時健散發出巨大氣場,每到一處地方,旁人都以“褚老”敬稱。

  她則十分低調,習慣獨來獨往,總是悄悄地在人群外看著被鏡頭包圍的丈夫,她以自己的低調內斂成就了褚時健的光芒萬丈。

  在和命運搏擊87年後,馬靜芬雖然容貌蒼老,但在生活那裡學到了從容與持重,學到了淡定與優雅。

  她總是強調:“把我的一生,我這一生走的路,哪裡是坡哪裡是坎,告訴別人。”

  所以我們根本不用擔心她的餘生將如何度過,她的餘生遠比我們更精彩。

  有人說,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從這個角度理解,馬靜芬就是生活中絕對的勇士與英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