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她們有話想說
2019年03月08日09:04

原標題:今天,她們有話想說

作者:張尼 楊雨奇

今天是3月8日,國際勞動婦女節。

作為職場上的“半邊天”,在這個專屬節日裡,她們有什麼心願?又有哪些迫切的訴求想表達?

節日裡,讓我們聽聽她們的心聲。

受訪者供圖

“我們拒絕性別歧視”

圓圓 21歲 某高校大四學生

步入大四的我正面臨畢業季求職,但是在找工作的過程中,作為女生或多或少會遇到企業的性別歧視。

比如,前不久學校老師給我們提供招聘崗位信息,有些公司就明確標明“只限男生”,作為女生,我們覺得有些不公平。

女生在職場上與男生一同競爭,本來就需要克服更多困難,來自用人單位的歧視,有時候讓女生自己都對自己的能力產生質疑。

希望女性可以得到更多的鼓勵、包容,而不是因為性別歧視被拒之門外!

多年來,女性在就業過程中遭受用人單位的不平等對待,一直是社會關注焦點。

不久前,人社部等九部門印發通知,要求各類用人單位、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在擬定招聘計劃、發佈招聘信息、招用人員過程中,不得有限定性別(國家規定的女職工禁忌勞動範圍等情況除外)或性別優先、詢問婦女婚育情況等行為。

我們期待政策落地能為女性參與就業保駕護航。

受訪者供圖

“我希望延長產假”

Smile 29歲 職場準媽媽

作為職場準媽媽,我覺得現在最迫切的期望就是能夠延長產假。

北京雖然在國家規定的產假基礎上延長了天數,但是根據單位的實際情況,我也只能享受4個月的產假,但是對職場女性來說還是有點短。

女性要面對產後恢復、哺乳等一系列問題,很多職場媽媽休完短暫的產假就要馬上回到工作崗位,往往狀態還沒有調整好,身心疲憊。

希望今後能夠在現有基礎上再延長產假,同時希望男性陪產假也能真正落實,讓夫妻共同擔起養育孩子的責任。

目前31個省份都已延長了產假。延長後,各地產假最短的也達到了128天。但伴隨著“兩孩”政策落地,社會對於進一步延長產假的呼聲依舊很高。

未來,希望有更多職場媽媽能夠享受更優惠的產假政策。

受訪者供圖

“我們拒絕職場性騷擾”

豆豆 31歲 某企業中層管理人員

“性騷擾”這個問題可能很少會有人拿到檯面上說,但相信不少女性都曾遇到過,只不過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受害者最後選擇了沉默。

大約三年前,我入職一家企業後不久,就遭到了一位上司騷擾。他經常對我當面進行言語暗示,甚至在我回家後打電話騷擾。我當時被這個問題困擾很久,但又無處申訴,最後只能選擇離職。

女性在職場中面對的壓力和挑戰已經很多,希望能得到最基本的尊重與保護。

修改後的婦女權益保障法明確禁止對婦女實施性騷擾,受害婦女有權向單位和有關機關投訴。

2018年9月,民法典各分編草案公佈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草案規定,違背他人意願,以言語、行動或者利用從屬關係等方式對他人實施性騷擾的,受害人可以依法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用人單位應當在工作場所採取合理的預防、投訴、處置等措施,預防和製止性騷擾行為。

但如何讓女性勇敢地對騷擾說“不”,營造對性騷擾零容忍社會環境?未來還有很長路要走。

受訪者供圖

“我想休痛經假”

佳佳 29歲 成都某企業文員

對每個職場女性來說,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不想上班,那就是生理期的時候。

作為一個長年飽受生理期痛折磨的女性,我真的很希望“生理假”能盡快落地,讓我們能在“姨媽”前兩天待在家裡安安靜靜喝紅糖水。

想在生理期休假的肯定不止我一個人,我們辦公室的年輕女性,很多都會生理痛。雖然還是會打卡上班,但實際上工作效率幾乎為零。與其強製女性忍痛上班,不如讓有需要的女性好好休息。等元氣滿滿的時候,工作效率也能提高很多。

目前,全國至少十餘省份在地方性規定中明確了女性勞動者可享受“生理假”。但不少網友表示,由於政策缺乏監管,對於很多女性來說這一權益仍然停留在紙上。

政策落地難何時能破解?

受訪者供圖

“我希望全國推廣無痛分娩”

Annie 31歲 職場媽媽

2018年,我迎來了女兒降生。和很多經曆過自然分娩“10級痛”的女性一樣,我也承受過這種痛苦。

因為不符合無痛分娩的條件,我當時沒有打上“無痛”,正因為如此,我希望無痛分娩今後能夠在全國廣泛開展,讓更多女性減少痛苦。

去年,國家衛健委下發通知,提出2018—2020年在全國範圍內遴選一定數量的醫院開展分娩鎮痛診療試點工作。

希望更多醫療機構能夠通過實施分娩鎮痛,提升產婦和新生兒健康水平。

受訪者供圖

“我們需要增加女廁數量”

葉青 32歲 北京某公司白領

作為女性,平常出遊遇到的一個尷尬問題就是“如廁難”。女性衛生間的蹲位數量設置太少,導致經常排大隊。

不久前在國家大劇院看演出,中場休息期間,發現樓上樓下的女廁所門口都排著長龍。後來親眼目睹幾位年長的阿姨因為等不及,去借用男廁,結果發現男廁里並沒有“蹲位”!

周圍很多女性都有這樣的經曆,看似是件小事,其實很重要。希望今後能考慮到女性的生理特點,在設計衛生間蹲位的時候能夠更加科學合理。

早在2017年,原國家旅遊局就發佈了《全國旅遊廁所建設管理新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提出未來三年將繼續推動第三衛生間建設,提高女性廁位比例。

解決女性“如廁難”還遠嗎?

受訪者供圖

“我呼籲增加哺乳室”

康康 30歲 職場媽媽

和很多職場媽媽一樣,休完產假返回崗位,我面臨著沒有專用哺乳室的尷尬。

單位有很多女同事,但因為條件限製,公司沒有提供專門的哺乳室,我們只能借用洗手間、化妝間當做“哺乳室”,條件非常簡陋。另外,有一些公共場所也很難找到合適的哺乳室,只能攜帶哺乳巾解決問題。

希望今後企業、公共場所能更加重視女性的需求,完善配套服務,為媽媽們提供更多哺乳場所。

2012年通過的《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就已經提出,女職工比較多的用人單位應當根據女職工的需要,建立女職工衛生室、孕婦休息室、哺乳室等設施。

近年來,機場、火車站等公共場所以及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重視女性的這項需求,設立了母嬰室、哺乳室等,但仍有一些企業因為條件限製等原因,無法給職場媽媽提供這樣的場所。

未來這一現狀能否改善?我們期待!

中國女性薪酬不及男性8成?

高速上遇爆胎,老爸硬拉女兒下車!一念之差,三條人命!

“打了次網約車,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差不多的人生,其實差很多

編輯:範豐輝

責編:馬學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