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直播瀕臨破產?知情人士:已涼 有平台挖人
2019年03月07日08:24

  新京報訊(記者 白金蕾 覃澈)3月6日下午,微博認證為知名遊戲播主“直播點吧”發佈爆料稱,熊貓直播本月將申請破產。另有網友爆料的一張截圖顯示,熊貓直播人力資源管理人士在熊貓直播的員工群中稱已經幫員工安排了頭條、快手、花椒、映客等多家公司的用人需求。新京報記者就此聯繫熊貓直播公關負責人及COO張菊元,截至發稿暫未獲得回覆。

  多位直播圈內人士、平台高管向新京報證實,熊貓直播由於融資問題,基本確定“涼了”,“部分直播平台的團隊和工會都在挖主播,可惜為時已晚,大平台早已下手。”花椒直播內部員工證實,熊貓直播董事長王思聰最近曾來過花椒,商談相關事宜。熊貓直播、花椒直播均為奇虎360投資的直播平台。

  “知道熊貓涼了很意外,可商業就是這麼殘酷,創業艱辛,努力吧!”一位電競戰隊老闆在朋友圈中悼念。“二月份就知道了一直憋著,憋死我了”,微博名為二西EX的原熊貓直播女主播寫道。

  2018年年中,熊貓直播曾經傳出賣身傳聞。來自網易、鬥魚、YY的知情人士在此前告訴新京報記者,熊貓直播曾向鬥魚、虎牙、網易詢價出售,最初的價格為30億元人民幣,同時含有近10億元債務或早期投資,也就是說總價近40億元。鬥魚曾還價至20億元(外加還清10億元債務或早期投資),虎牙則持觀望態度,網易在後期介入,最終放棄。

  在“直播點吧”進一步爆料的信息和截圖中,熊貓直播的所有福利將全部取消、居住證也停辦;金華分公司全體解散,客服週一已全體離職,只剩下審核,而審核也將於15號全部離職。

  去年年中已有“賣身”跡象

  從3年前高調殺入遊戲直播,萬眾矚目的“王思聰的公司”,到今年陷入欠薪、融資困難等傳聞中,熊貓直播一直處於風口浪尖。

  2018年年中,熊貓直播曾經傳出賣身傳聞。來自網易、鬥魚、YY的知情人士在此前告訴新京報記者,熊貓直播曾向鬥魚、虎牙、網易詢價出售,最初的價格為30億元人民幣,同時含有近10億元債務或早期投資,也就是說總價近40億元,鬥魚曾還價至20億元(並還清10億元債務或早期投資),虎牙則持觀望態度,網易在後期介入,最終放棄。當時三家普遍認為熊貓直播開出的價格過高,且該平台主播也在陸續跳槽到其他平台中,不願再為基本重疊的用戶群體付費。

  “最近幾個月經常在各個地方出差、談判。在談判中也提到了併購、融資等很多可能,但最後校長(王思聰)和我們都認為公司獨立融資和上市是最好的選擇。” 熊貓直播首席運營官張菊元在其成立三週年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道,當時他還表示融資將近,並考慮在2019年衝刺上市。

  熊貓直播上線於2015年10月,其運營主體是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下稱:熊貓互娛),後者註冊時間為2015年7月,註冊資本約1.55億元,實繳資本為1.02億元,董事長為王思聰,總經理為龍飛。

  按照用戶量,熊貓直播為遊戲直播平台中月活用戶排名第三位的平台。極光大數據顯示,2018年12月,鬥魚直播移動端月活數據為3575萬(包含鬥魚極速版73萬),虎牙直播移動端月活數據為3415萬,熊貓直播為722萬,企鵝電競為672萬;滲透率方面,鬥魚直播2018年12月滲透率為4.14%(包含鬥魚極速版0.14%),虎牙直播滲透率為3.55%,企鵝電競為1.56%,熊貓直播為1.20%。

  熊貓直播此前共完成5次融資,分別是2017年5月底,由興業證券興證資本領投,漢富資本、沃肯資本、光源資本等5家跟投的10億元(人民幣,下同)B輪融資;2017年5月初,由品今控股、真格基金、博派資本完成的未披露數額的A+輪融資;2016年11月,由奇虎360完成的未披露數額的戰略投資;2016年9月完成的由樂視網、博派資本、辰海投資、奇虎360等完成的6.5億元A輪融資;2015年11月,完成的數百萬元人民幣天使輪融資。

  從股權結構上看,該公司共有19個機構和個人股東。珺娛(湖州)文化發展中心(下稱:珺娛文化)、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金明、天津珺明策文化傳播中心(有限合夥)、平潭興證創湃文化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為熊貓互娛的持股比例排名前五的股東,分別持股40.07%、19.35%、6.45%、6.19%和5.08%。其中珺娛文化為王思聰個人獨資公司,也就是說王思聰間接持有熊貓互娛40.07%的股份。

  打上王思聰和電競烙印的直播平台

  某種程度上,“國民老公”王思聰就是熊貓直播最大的IP。憑藉其他的資源和影響力,在過去的兩年當中,熊貓直播通過電競遊戲在直播江湖中實現安身立足,但隨著頭部主播跳槽頻繁,遊戲版權居高不下,賽事環境尚待成熟,接下來如何弱化個人因素,加強平台能力,完善內容生態,熊貓直播也開始走向一條漫長的“泛娛樂”的轉型之路。

  2015年10月才上線的熊貓直播,在這場直播大潮當中確實處於一個“前有強手,後有追兵”的尷尬位置。此前YY、鬥魚、一直播、映客等直播平台已經做得風聲水起,形成馬太效應,在此背景下,電競成為了王思聰的突破口。

  事實上,電競產業的發展客觀的促進了直播行業的發展。據易觀的分析報告顯示,2016年國內遊戲直播平台移動端的平均日活躍用戶第一季度為799.3萬人,第二季度為779.2萬人,第三季度為848.1萬人,第四季度為894.9萬人,這與電競產業的帶動不無關係。

  2011年,王思聰收購了瀕臨解散的CCM戰隊,並在此基礎上組建了IG電競俱樂部。同時,他還發起了國內正規的電競組織“ACE聯盟”,試圖製定中國電競圈的遊戲規則,在戰隊和解說上累積了相當的優勢。

  利用王思陪本人在電競領域的先天優勢,再加上重金挖來頭部資源,熊貓直播很快在直播領域站穩腳根。同時,王思聰本人的品牌效應也吸引了很多紅人主播,AngelaBaby、陳赫、趙麗穎都曾在熊貓直播秀出遊戲技術。每一位主播和藝人背後都存在大量的粉絲資源,這些都成為促進熊貓直播發展的隱形力量。

  2017年5月底,熊貓直播在B輪融資時官方宣佈,其月度活躍用戶規模已達8000萬,月度活躍主播數超過15萬。據易觀千帆數據,雖然數據各有不同,但熊貓直播在遊戲直播領域一直穩坐細分行業前三。

  “不管新一輪融資怎樣的股東入場,王思聰都依然會是熊貓直播的CEO。我們不會專門‘去王思聰化’”熊貓直播首席運營官張菊元在此前接受採訪時提到,目前王思聰仍在公司的戰略決策中占有重要地位。同時,熊貓直播是包括香蕉遊戲、香蕉娛樂、香蕉體育等在內的王思聰“香蕉計劃”泛娛樂版圖的重要平台。

  在張菊元看來,王思聰對熊貓的作用分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主要是個人影響力和號召力,對帶動平台流量都有重要作用。第二個階段,他最重要的作用力其實是在一些前瞻性上的考慮,以及在一些資本層面合作以及未來的轉型上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校長投資熊貓直播的初衷,是源於他的興趣和愛好。他會一直擔任熊貓直播CEO。

  轉型精品內容和秀場

  但隨著頭部主播跳槽頻繁,遊戲版權居高不下,賽事環境尚待成熟,僅憑電競遊戲直播很難做穩、做大平台。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熊貓直播開始嚐試直播綜藝,向泛娛樂直播平台轉型。

  2016年6月,熊貓直播聯合了芒果娛樂、騰訊視頻上線《Hello!女神》,希望借選秀模式打響直播綜藝首炮。 2016年12月,由王思聰親自參與的《小蔥秀》也正式開播,不僅拉上了燦星製作,也實現了與東方衛視的大屏聯動。分析認為,目前直播綜藝依然帶有強烈的實驗屬性,可以提昇平台的活躍度與知名度,但在盈利上並無成熟的商業模式。

  去年,虎牙、鬥魚等遊戲直播巨頭迎來收穫季,2018年3月8日,鬥魚直播獲得新一輪高達6.3億美元的融資,由騰訊獨家完成。同一天另一家遊戲直播平台虎牙直播也宣佈了B輪融資消息,由騰訊獨家完成4.6億美元的戰略投資。

  騰訊的兩筆投資是整個遊戲直播行業的轉折點。千播大戰進入最後的洗牌期,戰旗直播、龍珠直播等二線梯隊與一線巨頭的市場占有率差距越來越大。

  2019年8月,王思聰註冊成為LPL職業選手,並代表IG電競俱樂部出戰8月19日對戰VG的LPL夏季賽,這成為熊貓直播最後的高光時刻。比賽階段,熊貓直播位於望京soho的辦公室里每天燈火通明,從前期的宣傳推廣到中後期的直播保障等,各個部門保障7000號房間的直播順利完成。

  然而“行業老三”熊貓直播日子也並不好過。隨著風口消退,融資難成為行業的一大難題。2018年6月以後,熊貓直播相繼爆出欠薪、主播跳槽、融資未到位等問題。

  新京報記者 白金蕾 覃澈 編輯 劉曉陽 校對 何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