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治擲警上訴得直 吳文遠脫普通襲擊罪
2019年03月07日03:00
吳文遠獲高院法官裁定上訴得直。

【星島日報報道】社民連主席吳文遠一六年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涉以「臭魚三文治」襲擊時任特首梁振英,卻誤中署理總督察劉泳鈞,翌年被裁定普通襲擊罪成判囚三周。吳不服定罪上訴,昨獲高院法官裁定上訴得直,定罪刑期一併撤銷。法官邱智立認為法庭無法排除劉泳鈞是因為「主動擋格」才遭擊中的可能性,因此吳文遠普通襲擊罪的裁決有失公允。邱官批評律政司明明有足夠理據檢控吳文遠襲擊梁振英,但一直只列劉泳鈞為受害人,質疑控方是否為免傳召時任特首梁振英作為控方證人,才會作出表面看來不合理的檢控決定,無疑「值得商榷」及「令人不安」。

律政司發言人回應稱,會研究判詞和檢控官的報告後決定是否需要跟進,又重申控方在起訴吳文遠襲擊劉泳鈞時,考慮了警方當時提供的調查報告及所蒐集的證據、案情、適用法律和《檢控守則》的原則後,公平公正地作出檢控和處理控罪的決定。律政司檢控人員一直恪守獨立檢控原則,並捍衛獨立檢控原則,在作出檢控決定時,不受涉案或相關人士社會階級、公職地位或其他社會地位影響。

掟「臭魚三文治」發生於一六年九月四日,吳文遠翌年被正式落案起訴,當時的律政司司長及刑事檢控專員為袁國強及楊家雄,梁振英一直未被列入控方證人名單內,直至辯方成功向法庭申請,始獲准傳召梁振英出庭作供。

吳文遠於原審時指他臨扔三文治前一刻,梁振英表現「得戚」、「笑口噬噬」和「摵眉摵眼」,吳誤解為「放馬過來」的意思遂向梁送上三文治,並無襲擊意圖。

邱官認為,無論吳涉施襲時梁振英表情如何,吳非真誠相信梁振英同意其擲三文治的行為。原審裁判官已強調,梁振英接受傳召時,在控方盤問下聲稱,他並沒有示意任何人對他投擲三文治。

邱官又質疑,吳有一定學識又與梁素未謀面,難以說服法庭吳當時真誠相信梁同意接過一塊「臭三文治」。梁振英未被擊中,但他事後感到惶恐離開現場返入室內,顯示他憂慮自己會被武力侵犯,上訴人的行為毫無疑問對梁構成普通襲擊。因此「有一點令本席大惑不解,就是為甚麼控方不直接控告吳文遠普通襲擊梁振英而選擇以署理總督察作為受襲者」。倘若律政司一方因特首身分或要遷就個人身分而作出一個不合理的檢控決定,這顯然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

至於遭殃及的署理總督察劉泳鈞,控方無法排除劉「主動擋格」的可能性。倘若劉明知三文治不會打中他,又不擔心被擊中,但他仍主動舉手「擋格」撞上三文治,針對吳普通襲擊劉的定罪便不會成立。因為案發時間短,邱官亦無法從新聞影片中判斷,劉是否因為自己揚起雙手「擋格」才導致他被三文治擊中。因此無法證明劉遭無辜殃及抑或是主動「撞上」三文治,定罪不穩妥和不安全。

邱官在判辭中同意原審裁判官採納「臉書」直播為呈堂證供。上訴方郭憬憲大律師提出案中證據,「臉書」直播中,吳揚言將「三文治」擲向梁振英時沒有展示「罪疚感」,反而氣氛輕鬆調皮,顯示吳當時的「招認」並不可靠。邱官反駁,即使原審裁判官同意片段中態度輕鬆、嬉皮笑臉和不認真,但根據直播內容裁定證據為「招認」並沒有錯,邱官又斥上訴方將「招認」和「罪疚感」拉上關連是「斷章取義」的,因為毫無悔意的心態下招認也算是招認,邱官揶揄郭大狀是「在窮途之下勉強找出個似是而非的上訴理據」。

除了沒有展示「罪疚感」,上訴方又提出,直播中吳並非在面對指控下的情況招認擲物。邱官反駁,罪犯主動對任何人講述犯案經過已構成「招認」。

案件編號:高院裁判法院上訴五九五二〇一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