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製動畫熱潮來襲,老IP是個寶藏千萬不要毀童年
2019年03月07日13:00

原標題:重製動畫熱潮來襲,老IP是個寶藏千萬不要毀童年

前不久,自2001年完結後遲遲沒有出第二季的著名動畫《水果籃子》突然宣佈重製,讓不少粉絲激動不已。與此同時,國內經典動畫《舒克與貝塔》也在2月底宣佈要拍攝新版,兩部經典作品接連宣佈重製讓不少粉絲充滿期待。

根據今年1月動畫備案公示,《舒克和貝塔》將製作新版。圖源網絡

不得不說,近年來確實是動畫重製的熱門時期,日本有《水果籃子》《銀河英雄傳說》《美少女戰士》《魔卡少女櫻》等經典IP。中國則是許多經典國漫宣佈重製,包括前文提到的《舒克與貝塔》,還有《我為歌狂》《天書奇譚》等。美國也有許多童年時代耳熟能詳的作品進行了重製,比如《希瑞》《神偷卡門》等,都在奈飛的主導下宣佈重製。

在這一片重製熱潮中,各家目的卻不盡相同:有的是為了將原作以更新的技術進行展現,有些是為了老作品的保存,還有一些是徹頭徹尾的消費情懷的圈錢作品。動畫的重製究竟是好是壞?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重製的起源:遊戲業的現實需求

對某一作品進行重製,最早起源於日本的遊戲行業,作為一個極其依賴技術發展的行業,許多10年前被大眾奉為經典的遊戲,其畫面與玩法在10年後卻因為技術的發展而顯得極為簡陋。因此對這些老作品用當前的新技術進行重製或是高清化,不僅可以滿足老玩家對於畫面與玩法的需求,也可以在新時期擴展新的粉絲,屬於必然要走的一條路。

比如正在進行重製的《最終幻想7》與已經上市且備受好評的《生化危機2》,都是重製作品里的典型。

《生化危機2》和重置版畫面對比。圖源網絡

在遊戲行業,重製更多的是出於技術上的目的,在過去遊戲開發技術不發達的年代,開發者和製作人的很多想法都難以實現,遊戲體驗也不好,不論是廠商還有玩家都有遺憾。因此在新時期進行重製,對於廠商和玩家來說有著迫切的需求,而不僅僅是為了多賣錢。在一些遊戲論壇里,我們經常可以看到許多玩家要求相關遊戲的開發廠商推出重製版,甚至出一個適配高清設備的高清版都能讓老玩家歡欣鼓舞。多年前史克威爾·艾尼克斯的CEO在一次內部會議上曾表示,《最終幻想7》的重製版對於公司來說是最後的底牌,關係到整個公司的命運,可見遊戲業對於重製版的重視程度。

動畫重製的發展:討巧的選擇

對於動畫行業來說,新的技術雖然會對動畫的製作有著影響,但是影響遠沒有遊戲行業那樣巨大,遊戲行業里10年前可能還是滿屏幕的2D馬賽克,而10年後可能就變成了高清的CG人物建模。但是我們看10年前的動畫和現在的動畫相比,技術的進步會給畫風帶來改變,但是總歸不如遊戲行業那樣影響巨大,特別是對於一些手繪為主的2D動畫來說更是如此。

因此,過去動畫行業對於重製的需求並不迫切,更多的是選擇了高清化,比如經典動畫《高達seed》,這部2002年開播的作品在2011年的時候進行了高清修復以適應當前的高清播放設備。

而近年來的重製熱潮,不僅是遊戲的這股風颳到動畫業的結果,也有動畫行業自身的疲軟因素。

2001年的《水果籃子》(左)在2019年推出了重製版(右),畫風有了很大變化。圖源網絡

以日本動畫市場為例,雖然每年都有大量新作品播出,但是真正現象級的作品卻越來越少,甚至幾乎絕跡。動畫作品的細分程度更高,受眾卻越來越小,發達的動畫工業帶來的是高度的模式化與流水線產品。原創作品也越來越少,非常依賴輕小說與漫畫改編,這種千篇一律的情況讓粉絲也感到乏味。

與此同時,大量作品的推出也造成了市場競爭空前激烈,營銷推廣成本陡然上升,一部全新的原創作品要面臨極大的宣傳壓力,這也讓動畫公司與創作者越來越保守,缺乏開拓新IP的動力。

對於這種情況,將老IP進行重製自然是一筆穩賺不賠的生意,老IP擁有不錯的粉絲基礎,營銷成本低,會形成粉絲內的自發傳播,同時還能通過重製版獲取新的粉絲,為後面推出新版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

而美國動畫市場的情況與日本不盡相同,對於美國來說,動畫行業仍屬於藍海。每年的作品數量與總集數都不如日本多(2017年美國共播出動畫230部左右,日本共播出動畫534部左右),這其中還有大量的幼兒動畫作品,針對少年、青年、成年等市場的動畫作品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1985年的《希瑞》和2018年重製版海報。圖源網絡

在美國這輪動畫重製風潮里,主導公司是著名流媒體供應商奈飛。對於奈飛來說,經典作品的重製是其進軍二次元行業兩手抓的重要一環,旨在通過經典作品的重製打開市場,特別是歐美國家的動畫市場。從奈飛選擇進行重製的作品就能發現這個小心思,不論是重製的“聖鬥士”系列、“哥斯拉”系列,還是《希瑞》《神偷卡門》這些作品,都是在歐美地區有著極高的知名度的,且這些作品的粉絲目前都有著極強的消費能力。奈飛希望通過重製老作品重啟粉絲們的熱情,然後順勢推出大量原創作品,為新作的推廣鋪平道路。

國漫重製熱潮:圈錢與情懷並行

近幾年國漫的重製就複雜多了,如果我們梳理一下近年的重製作品與最後的結果,會發現一些經典國漫的重製大概會分為三個目的:圈錢與消費情懷、老IP翻新、保護。

比如大家童年里非常喜歡的《葫蘆兄弟》,重製之後的質量非常低劣,又完全面對低幼市場,導致口碑與票房雙雙崩盤,被粉絲直斥為消費情懷的騙錢作品。同樣情況的還有新版的《阿凡提》,不僅票房崩盤,其三觀也被批評有嚴重問題,阿凡提居然和地主巴依老爺混在一起,讓許多粉絲大呼不能接受,豆瓣4分的評分也充分說明了其低劣的質量。

1986年《葫蘆兄弟》和2016年《新葫蘆兄弟》劇照對比。圖源網絡

類似的作品還有不少,比如新版《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和《海爾兄弟》,前者劇情令人崩潰,後者充滿了粗製濫造的感覺。在國漫快速發展的現在,不免有人對這些經典作品動起了歪腦筋,試圖利用經典IP的名頭騙錢,然而這種行為到最後只是一次又一次在消費粉絲們對於國漫的好感和愛,對於國漫的發展百害而無一利。

第二種屬於對一些老IP的翻新,比如馬上要播出的重製版《我為歌狂》。這部在2001年播出的動畫曾是一代人心中的經典,但是礙於當年技術上的不足,無論是畫面還是人物畫風都不盡如人意,相對於同時期日本成熟的動畫製作技術,當年國漫的整體技術水平確實非常低。

因此粉絲們對於重製版的《我為歌狂》的期待值非常高,不僅是新的畫面新的人物形象,也希望能夠藉著這次重製重啟整個IP,為大家帶來新的故事。

2001年的動畫片《我為歌狂》和2019年重置版的畫風對比。圖源網絡

第三種則是對於一些老作品的保護性修復,比如《天書奇譚》就很有代表性。作為一部1983年就上映的動畫作品,重新修復不僅是將作品以一個新的面貌呈現給觀眾,也是為了能夠更好地保存這部作品,讓它能夠流傳到後世。

以修復過程中電影的配樂為例,由於當年技術所限,音軌無法分離,加上部分原來的樂譜丟失,因此重製版不僅要補全原來的樂譜,還要在新的技術條件下,對原有的音樂進行增補與改編,讓它更適合當下的技術條件與觀眾審美。與此同時,老膠卷的保護與修復,新畫面的創作等等,都為這部35年前的作品賦予了新的生命力,這也是重製《天書奇譚》最大的意義所在。

未來前瞻:重製熱潮仍將持續

目前來看,這股重製熱潮仍然將持續下去。對於業界來說,這些老IP可以說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藏,只要運作得當,不論是從市場受眾的角度來看,還是從老作品保護的角度來看,未嚐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但是我們也要認識到,老的動畫作品大量重製本身也是創作能力不足的表現,即使是這些作品確實有著深厚的群眾基礎,對於重製有著極高的需求,但是一旦出現毀原作的現象,對於熱愛該系列的粉絲的傷害也是不可逆的。

因此,對於當下這股重製版的熱潮,我們仍然要冷靜看待。

□袁蕾(動漫評論者)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