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寶暴斃?羅永浩下一站是
2019年03月06日20:17

  來源:中國經營報

  聊天寶一度被視為羅永浩寄望於社交的一場“翻身仗”。而如今聊天寶卻被曝出就地解散。

  據36氪報導,近日,多位接近聊天寶(原子彈短信)及其內部人士證實,昨日(3月5日)下午,聊天寶團隊宣佈就地解散,原來大約兩百人的團隊,“只保留二三十人”,或將回流到錘子科技。

  據一位接近聊天寶的人士透露,該團隊“最初的小幾十人”都來源於錘子科技,而後隨著外部資金注入以及業務擴張,巔峰時期曾一度發展到近200人,其中除了部分錘子員工的後續補給之外,大多數為社招人員,“今天被解散的人中,也包括了從錘子過來的。”

  關於後續補償,有內部員工表示,“說是有補償的,但現在(公司)沒錢。”

  一位錘子內部人士提供了一個細節:聊天寶之前仍可以1元提現,但至昨日晚間,“提現金額已經提到100元了”。

  曾經是羅永浩的“希望”

  聊天寶一度被視為羅永浩寄望於社交的一場“翻身仗”。

  今年1月15日,聊天寶正式露面。當天羅永浩大張旗鼓在水立方舉辦發佈會,向外界介紹聊天寶的團隊。

  聊天寶的前身是子彈短信。去年8月,子彈短信風靡一時,多次位列App Store社交免費排行榜第一。上線僅7天,子彈短信獲得1.5億元A輪融資。羅永浩還透露,五十多家投資機構,他才見了不到十分之一。

  自羅永浩正式發佈了子彈短信的升級版本“聊天寶”以來,相比原來的子彈短信新增了熟人圈、好東西、領錢等玩法。

  但升級後的聊天寶,與子彈短信相比“俗”了很多。聊天寶的新logo,是一個金元寶,主要玩法是通過聊天給用戶發錢,簽到給錢、聊天給錢,看新聞給錢。這種金幣玩法是互聯網公司慣用的送錢方式。當時甚至有質疑認為,羅永浩把把子彈短信變成了拚多多。

  但聊天寶出師不利。1月15日誕生當天,聊天寶就被微信等渠道封殺。2月1日,聊天寶、多閃和馬桶MT、微信均被國家網信辦約談,要求他們必須要完善軟件中存在的漏洞。

  聊天寶本身也出現了bug,聊天寶系統出錯派發數量龐大的金幣,這些金幣可以兌換現金。對此聊天寶不得不關閉“搖錢樹”遊戲功能及用戶現金提現功能,這也受到用戶的詬病。

  春節期間,多閃派發過億元紅包做了拉新推廣,聊天寶已經杳無音訊。

  “生於拉新,死於留存”

  在獲得首輪融資過後,聊天寶的主體公司快如科技並無後續資本的注入。據愛範兒報導,如果快如科技無法獲得新一輪的融資,2~3周後可能會申請破產保護,屆時用戶將不能再從聊天寶進行提現。

  目前,聊天寶的提現門檻已大幅提升至100元。至於員工的補償問題,有員工表示,儘管快如科技給出了N+1的裁員補償,但因為公司資金問題,現在被裁的員工還拿不到錢。

  有網友評價聊天寶為“生於拉新,死於留存”。

  子彈短信暴露出留存問題後,聊天寶的轉型就瞄準了如何解決“把用戶留在App里”這一問題。聊天、買東西、玩遊戲、完成任務,都可以賺“金幣”,然後金幣可以轉換成現金。儘管這樣的賺錢方法已被趣頭條證實可行,但如此簡單粗暴的玩法令不少錘粉高呼“這太不錘子了”。

  從社交軟件的本質上來說,無論是子彈短信還是聊天寶,都沒有為用戶構建高效社交的場景。羅永浩在8月的發佈會上就反複表示了軟件簡潔、操作方便、能用兩步操作代替七八步操作等等,但社交的方便並不僅僅是“操作方便”。子彈短信和聊天寶都沒法解決用戶的社交需求:讓TA加到TA想加的人,給TA們提供正確高效的社交場景。

  而當時羅永浩所說的“完美解決關係鏈遷移”,亦沒有答案——無法從微信平移社交鏈,無從談論“打敗微信”。

  離開聊天寶 老羅奔赴下一個產品了

  其實,聊天寶團隊解散的消息早有先兆。啟信寶數據顯示,2019年2月,羅永浩先後退出天津雲上漫步科技合夥企業、天津雲上暢遊科技合夥企業股東行列,兩家公司實控人變為王威。

  而羅永浩的新去處,據說是電子煙。

  此前原錘子科技 001 號員工朱蕭木已經入局電子煙領域,並創立了名為 FLOW 福祿的電子煙品牌,而在此前聊天寶發佈會上,羅永浩也曾為其做過一次宣傳。

  但有內部知情員工透露,羅永浩和朱蕭木似乎就電子煙項目產生了矛盾,目前羅永浩更傾向於自己帶團隊單獨做一個。“現在做電子煙的成本很低,軟件成本基本沒有,硬件都是代工廠現成的,主要就是市場運營那邊,而且現在市場也處於風口,對他來說更容易拿到融資。”這名員工補充道。3 月 1 日新浪科技也有報導稱,有網友曝光了羅永浩在深圳尋找電子煙代工廠的照片,這或許也進一步佐證,羅永浩會親自入局電子煙領域進行創業。

  綜合經濟觀察網、虎嗅、鈦媒體、36氪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