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下令停止履行《中導條約》 美俄或掀新一輪核武競賽
2019年03月06日05:36

原標題:普京下令停止履行《中導條約》 美俄或掀新一輪核武競賽

俄羅斯克里姆林宮新聞局3月4日證實,俄羅斯總統普京已在有關俄停止履行《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與美利堅合眾國關於銷毀中程和中短程導彈之條約》(以下簡稱《中導條約》)的總統令上籤字,即刻生效。這是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美國自今年2月2日起啟動退出《中導條約》之後俄方採取的應對措施。儘管普京多次表示俄羅斯無意捲入與美國的軍備競賽,但有國際分析人士指出,美俄未來一段時間內或重掀核武器競賽,核裁軍進程遭受如此挑戰很可能將導致國際軍控體系崩塌。

俄羅斯按下《中導條約》“暫停鍵”

根據俄羅斯克里姆林宮新聞局4日發佈的消息,普京在最新簽署的總統令中寫道:“我決定……停止履行1987年12月8日簽署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與美利堅合眾國關於銷毀中程和中短程導彈之條約》,直到美國修正此前其違反上述條約的行為或者待條約到期失效。”

對此,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4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解釋說,俄方暫停履行《中導條約》不過是對美國決定退出該條約的回應。他表示:“(率先)退出全球安全基礎性條約《中導條約》的是美國,而不是俄羅斯。俄總統簽署總統令,(只是)作出對等回應。”

去年10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單方面宣佈美國將退出《中導條約》,理由是俄羅斯明顯違反了該條約,且“美國需要發展這些武器”。今年2月1日,美國國務院宣佈美國自2月2日起暫停履行《中導條約》義務,啟動為期6個月的退約程序。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稱,除非俄方在6個月內重新“完全、可驗證地”履約,否則美國將在“退約”進程期滿後單方面廢止該條約。對此,俄總統普京隨即回應稱,俄羅斯將採取對等回應措施,也將暫時退出這一條約,並強硬表示俄方就裁軍問題提出的所有建議都擺在檯面上且談判大門仍然敞開,要求俄方今後不要再提議就此問題與美方舉行會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隨後也宣佈,俄羅斯不會在談判新的軍控條約問題上再採取主動立場,將等待西方對俄方早前提出的一系列軍控倡議給出答覆。

《中導條約》是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1987年12月8日訪問華盛頓時與時任美國總統里根簽署的。條約規定:美蘇均不得生產、測試和部署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陸基彈道導彈和陸基巡航導彈。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成為這一條約的履約方。然而,近年來,美俄不斷相互指責對方履約不力或違約開發、部署新式中程導彈。去年4月,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上任後不斷以“俄中導彈威脅”為由,遊說總統特朗普退出《中導條約》,並最終於去年10月促成此事。

雖然在美國宣佈退約決定後,俄羅斯政府高層多次公開譴責這是美國特朗普政府的“核訛詐企圖”,但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卻認為特朗普退出《中導條約》的決定是“送給普京的禮物”。這是因為多年來俄羅斯國內一直認為戈爾巴喬夫當年為了尋求與美歐西方緩和關係,在《中導條約》的條款中作出了巨大讓步,嚴重損害了後來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和利益,因而,視《中導條約》為不平等條約,正愁退出無門,而特朗普率先決定退約,無疑給了俄羅斯合理“廢約”的良機。

歐洲軍備競賽擔憂升溫

雖然美俄都作出了不優先部署、不首先部署或者不部署核武器的承諾,但兩國正式暫停履行《中導條約》的決定,已引發美國歐洲盟友的極大擔憂。這是因為俄羅斯退約後,很可能將重新部署此前被《中導條約》明文禁止的中短程導彈,而美國的很多歐洲盟友尤其是北約成員都在其射程範圍內。

德國外長馬斯稍早前表示,《中導條約》關係到歐洲的核心利益,德國將竭盡全力維持該條約,並遊說美俄繼續留在條約框架內。德國之所以如此緊張是因為該國處於美俄兩國對抗的最前線,一旦美俄雙雙退出《中導條約》,過去30多年歐洲艱難維持的安全和戰略平衡很可能將被打破,德國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安全威脅。

與德國一樣,法國也一直強烈反對美俄退出《中導條約》。法國總統馬克龍曾表示,廢除《中導條約》是“歐洲的噩夢”,呼籲美俄雙方解決這一問題的出路是重新談判協議,而不是廢棄條約,警告稱如果缺乏對武器的有效控製,歐洲將重新被軍備競賽所困擾。

事實上,在美國啟動退約程序之後,德國也已開始採取行動。據德新社2月14日報導,德國政府眼下正在考慮在本國部署更多核武器,包括中程核導彈,以應對俄羅斯的導彈威脅。未來,由美俄“廢約”引發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很可能還將在歐洲進一步發酵。

對此,俄羅斯駐美國大使阿納托利·安東諾夫3月4日警告說,如果美國在歐洲部署導彈,那俄羅斯也將部署導彈使之覆蓋整個歐洲。安東諾夫當天在華盛頓發表講話說:“我們非常擔心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可能在歐洲部署導彈,我們將被迫部署我們的導彈予以回應,(屆時)歐洲全境將被覆蓋……我們應避免這一情況發生。”他同時也呼籲美俄重啟兩國國防部長與外交部長的“2+2”對話,為相關問題尋找出路。

同一天,俄羅斯聯邦委員會國際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弗拉基米爾·賈巴羅夫也向媒體表示,俄方在停止履行《中導條約》後不打算在邊境地區部署受該條約限製的導彈,但“如果歐洲部署這類導彈,我方也會立即在國內進行相同部署”。賈巴羅夫還稱美國眼下比俄羅斯更需要《中導條約》,因為“現在我們不再受到任何限製”。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3月4日也表示,任何核訛詐企圖都只會加劇國際緊張局勢,“美國將其所有(核)武器撤回本土,那麼各方都將會更加感到安寧。美國定期在北約國家舉行的核打擊軍演首先是給其成員國帶來不必要的憂慮。莫斯科希望歐洲和平、穩定,當然,我們也會與北約成員國保持對話。”梅德韋傑夫稱,俄羅斯正在努力發展最為現代化的高精度武器,但這隻是用來作為一種威懾力量,是俄羅斯國家安全的保障,“俄羅斯無意對任何國家發動攻擊,也無意與任何人開戰”。

國際軍控體系面臨風險

美俄相繼正式停止履行《中導條約》也已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擔憂,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此前在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裁軍談判會議上警告說,國際武器控製系統的關鍵要素正在“崩塌”,《中導條約》一旦被廢止將會導致世界更加不安全、更加不穩定。

古特雷斯表示:“我們不能容忍回到冷戰最昏暗時期無節製的核競賽中,希望《中導條約》各方就提出來的不同問題進行誠懇對話,避免新的核武器競賽。”

事實上,美俄近年來在核武器現代化、反導防禦系統和網絡戰領域,早已悄然開始軍備競賽,只是因為俄方與美國的差距還不足以引發關注。但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上個月已下令研發兩套新的陸基導彈發射系統,以回應美方退出《中導條約》、開發新導彈系統,預計新系統將於2020年年底完成,2021年正式啟用。

對此,複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俄羅斯問題專家馮玉軍指出,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的理由表面上是俄羅斯違約,但事實上這背後最根本的原因,是冷戰時期美蘇雙方達成的一系列軍控條約和協定越來越不符合自身利益,急需作出調整。

德國國際問題專家馬蒂亞斯·登賓斯基也表示,美俄應該就此問題展開談判以尋找合適的解決方案,這期間美歐也需要考慮俄羅斯的訴求,要以某種方式給予回應。否則一旦《中導條約》被廢,歐洲就可能成為美俄中短程導彈的競技場。

本報北京3月5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陳小茹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3月06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