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上節目假拉琴惹眾怒,何必用作假來維持完美人設
2019年03月06日20:48

原標題:偶像上節目假拉琴惹眾怒,何必用作假來維持完美人設

近日,網紅播主@TwoSetViolin雙琴俠 發佈新的視頻,指出藝人鞠婧禕和馬雪陽在湖南台某節目上的小提琴表演是假拉——從小提琴操作的角度上,有數處明顯的破綻。雖然雙琴俠指出假拉的視頻原本只是為了吐槽,但是在網絡上引起了不小的波瀾,網友們紛紛藉機表達了對長期以來的假唱假拉的無奈和憤怒。為什麼我們的電視螢屏上充斥著假拉假唱表演?誰之過?

新京報漫畫/趙斌

假演奏撕裂了偶像人設

的確,就如雙琴俠所指出的:鞠婧禕空弦的畫面居然配有揉弦的聲音,而馬雪陽的指法與聲音完全不符——這些證據足以表明現場確實是“假拉”。這種紕漏和廣為詬病的假唱對口型是同一道理,如果我們把拉琴的手位對應唱歌發音的口型,就會發現二者性質幾乎完全一致,只不過拉琴的手型對於普通人而言較難辨認。

可以理解的是,從節目製作的角度考慮,為了避免舞台意外,保證節目的最佳效果,使用事先準備好的音源確實是被行業預設的最佳保險方式。我們也並不能單純從節目錄像本身辨別出這場“假拉”的程度:小提琴配音是否為藝人本身事先錄製,或是根本就由其他渠道獲得並不得而知。但是無論如何,“假拉”事件都在多重意義上引發我們的思考與討論。

首先的問題是“假唱”和“假拉”的區別何在:為何一直以來,電視節目上的假唱被觀眾默許,而此次假拉事件卻引起了巨大反響?

鞠婧禕在節目中表演截圖。

為什麼人們對假拉小提琴的容忍度更低?也許是因為大家都明白,西洋樂器當中,小提琴以入門難度最高而著稱。且不論這個難度最高是否有爭議,熟練掌握小提琴這種樂器需要經年累月的刻苦練習,確實毋庸置疑。因此“小提琴”作為一門個人技能,顯得門檻很高,也會無形當中讓大家對“會拉小提琴的人”印象更佳。尤其在娛樂圈“偶像”身上,粉絲們往往可以從這種引申出偶像刻苦、努力、有天賦等等美德,並且進一步地因為這種獨特性而“粉”這個偶像,而非其他偶像。

假拉事件主角之一鞠婧禕曾經就讀於四川音樂學院附中,專業為小提琴——在一些關於鞠婧禕的網絡視頻當中,也曾經流出她早年練琴的片段,的確是專業附中學生的水平。但是由於偶像工業對於個人時間的完全侵占,鞠也是久不碰琴,並曾經在一些綜藝節目上表示自己因為太久沒練,不願意再將“拉琴”作為個人展示。因此,鞠婧禕會拉琴這件事是大家都知道的,而節目組試圖用完美的錄音來維持偶像完美的人設,卻在這種微妙之間成了眾矢之的。

假拉很可能是節目組的用意,但鞠和馬通過這種合成的“台上一分鍾”卻享受了“台下十年功”的稱讚待遇,的確是在敷衍觀眾。尤其是,他們並不是真的不會拉琴。當然,觀眾的憤怒並不是針對藝人,而更多的是有關盤剝藝人、拿觀眾當傻子的整個娛樂圈生態。

馬雪陽演出視頻截圖。

值得拿來對比的例子是情歌王子王力宏:作為科班出身的音樂人,王力宏曾畢業於伯克利音樂學院,也以擅長小提琴著稱。但是在許多MV當中,可以注意到他的手型並不是在拉琴,但這並不引起大家的質疑,因為在演唱會或是一些live house的場合,王力宏一直都能夠輕鬆地演奏,並且能夠用小提琴即興表演。二十年來,沒有人因為MV懷疑過王力宏會拉小提琴的真實性。

這是因為MV和電視節目的性質不同——所有人都知道MV的本質就是剪輯,歌手在錄製MV圖像的時候甚至並不知道音樂進行到哪一步;然而電視節目不同,尤其是這種個人才藝展示的環節,本身就帶有“真人秀”的性質,人們為了追尋真實而來,卻發現自己依然只能看到剪輯和擺拍,甚至在這種工業性的操作之下,無法辨別何為真實,感覺自己被當成傻子敷衍,因此在這種困惑中進一步感到了憤怒。

而不得不提的是,在娛樂圈的人設經濟下,人設是先於真人存在的“超真實”:偶像首先作為一個人設存在,而非現實中的人;因此在看到鞠婧禕之前,“鞠婧禕是小提琴天才少女”的人設就先驗地被觀眾期待。根據法國哲學家鮑德里亞的觀點,偶像人設是一種比現實更真實的“超真實”,因此,在這兩種真實之間出現縫隙的時候,人們自然會反映出強烈的幻滅情緒。

王力宏在慈善演唱會上演奏小提琴。圖/視覺中國

歸根結底,“假唱”和“假拉”二者情況是同構的,所區別的只是“假拉”更微妙地撕裂了偶像人設,因而進一步地激起觀眾對於“真實”的疑問與反思。

假唱假演奏的限度在哪裡?

如果我們仔細去探究“假唱”的定義,也會發現“假唱”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一個階梯,從輕到重大致分為以下三種:

音源確為真人演唱(或演奏),播放事先的本人錄音,避免舞台突發“車禍”風險;

將本人的錄音進行技術層面的修音,將音準音色等條件人為修改到“無瑕疵”的程度,再在演出現場進行播放;

用其他人演唱(或演奏)的音源,進行對口型的表演。

我們的接受程度在哪裡呢?大概在第一種和第二種之間,可以說欺瞞性使用他人的配音在“真實秀”性質的表演當中,確實是不可容忍的;但是在對於本人的修音問題上,人們的觀念也不是一成不變,甚至隨著時代在暗中變化:2019年,偶像經濟正當紅,大眾對待藝人的態度,逐漸向偶像經濟下的“粉絲文化”靠攏——這一點也將進一步地引發人們對“真實性”問題的思考。

“超真實”下,真實還有存在必要嗎

實際上,“假唱”作為技術的曆史,可以從錄音技術最初應用於現場表演的曆史開始講起。荷李活最著名的歌舞片之一、上映於1952年的《雨中曲》,就講述了從默片向有聲電影轉折過程中的一段“假唱”故事:由吉恩·凱利飾演的男主角唐,是荷李活著名的男演員,他和女明星琳娜是大眾心目中的黃金拍檔,二人演繹了無數膾炙人口的默片。

但在他們正當紅時,荷李活出現了一場技術革命——幾家電影公司都在研製創作有聲電影,而顯然,有聲電影和默片的區別遠遠不只有無台詞。電影當中,整體的藝術表現形式都面臨著媒介革命:琳娜誇張的肢體語言顯得不合時宜,尤其她刺耳的嗓音更讓所有工作人員都無計可施。而唐通過自己進入荷李活之前豐富的舞台現場歌舞經驗,靈機一動,想到可以利用有聲電影的特點,製作一種新的電影類型——歌舞片。

唐找來能歌善舞的女孩凱西作為琳娜的配音,製作了轟動荷李活的歌舞電影;然而琳娜擅自奪取了凱西的功勞,最終琳娜在電影放映儀式上暴露了自己的聲音,在觀眾面前露餡,失去了觀眾的喜愛,而凱西最終也因為她的才能得到了她應有的一切。

在近一個世紀以前,當錄音技術最初被用在“配音”工作上時,人們歡呼雀躍,因為新技術帶來了更多的真實,錄音使得真正才藝的展示成為可能——有才能的人終會嶄露頭角。但是在修音技術過度發達的今天,人們卻不禁困惑,到處都是被塑造成完美的“超真實”,那麼真實的才藝還有存在的必要嗎?在雙琴俠的吐槽當中,我們也可以感受到堅持刻苦練琴的人的無奈,就如他們接受電話採訪時所透露的那樣——一開始因為節目中小提琴無瑕疵的演奏而被吸引了目光,抱著一絲讚賞學習的態度來看,但立刻就發現演奏是假的,這多少讓人感到不公平,如果一切都可以被“加工”,那麼認真努力的意義又在哪裡?

技術的隱憂:帶來不公平

實際上,假唱或者假拉的現象也並不只存在於中國的娛樂圈:今年奧斯卡獎獲獎影片《綠皮書》裡面,爵士音樂家彈鋼琴的片段是特效製作,“假彈”在電影製作當中的出現無可厚非;但是更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修音技術甚至入侵了傳統的古典音樂界。

豆瓣網友chaconne曾經撰文探討修音與小提琴比賽的內幕:chaconne發現許多水平一般的琴童居然可以進入國際大賽的複試,困惑之中,進一步調查青少年小提琴比賽的情況,卻發現當今有這樣一條荒謬的潛規則——比賽初試往往是選手錄製演奏的錄像,再上傳給比賽組委會,那麼也就意味著存在錄音修音的空間:甚至許多小提琴教師以此牟利,對修音工程進行明碼標價。

凡是練習過小提琴的人都知道,絕對的音準在小提琴上的實現是如何的不可能,更遑論在密集的音符樂句當中,可能摻雜著雜音或是表現上輕微的不足呢?但是只要經過專業的修音,保證個個孩子聽起來都像知名小提琴家哈恩一樣毫無瑕疵。對於絕大多數並非天才的孩子而言,選擇誠實即意味著在起跑線上放棄了比賽。而這一潛規則不僅適用於國際比賽,在各種夏令營和大學錄取初選當中也發揮著作用。

在一切皆可編輯的今天,身懷絕技的人是否還會像《雨中曲》里老實女孩凱西那樣,被不公的演藝潛規則奪走了自己的聲音,而販賣人設的人卻最終依靠技術手段的作弊名利雙收?選擇誠實的代價是否意味著要被“劣幣驅逐良幣”?我們呼籲人們對真實性與公平性的反思與警醒:假如大環境和人才選拔製度不加以改善,有什麼辦法能讓孩子們選擇真實,像雙琴俠在視頻結尾所建議的那樣踏踏實實,好好練琴呢?

□小R(樂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陸愛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